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她的双眼被一片黑笼罩,她的双手双脚被禁锢,她确定她已经死了,她心下绝望,到死还被困着,还有什么意思?

     “放开我,爹爹,娘求命啊”小孩的哭声,一个姑娘哭,两个,还有男孩的,这是什么地方?

     “砰”一个颠簸,顾简像被推了身体往后缀,

     “哭什么哭,在哭丢你们在野外喂狼”

     还有男子叫骂声。

     顾简后倾得身体,压着一团软乎乎的肉。她又被推了开,打了踉跄。

     谁推哀家,本哀家靠着是她的福气,心火上头,大喊“放肆”她早就忘记她不是太后。

     顾简的眼罩被掀开,光线刺她眼睛生疼。挣开,闭眼,睁开。

     一车的孩子,唯独她的手脚被绳索禁锢,几个孩子中,你看我,我看你,皆是陌生。

     马车被强势停下来。一个男子把顾简抱下马车。

     “小姐,属下完成老爷的命令救你出来,如今护你平安度过这一劫,今后我老李也算报了恩典,咱们就此别过吧”。

     “等等,车上的孩子”顾简心里的疑问越发深,脸上表情沉重,报恩?她们顾氏一族上上下下百十口人,不说能一一叫来名字,相处十多年下人面孔也是能熟记心里,不,眼前作江湖打扮的男子说姓宋。姓宋和她什么关系?

     “请小姐不要追究,我老李从官差手上截出你来已是犯了灭九族的大罪,区区几个孩子,是一些富商预定的女儿,我们这些兄弟都是流寇粗汉,自然也是血肉之身,总要温饱的”

     流寇?救她,听他话中的意思是和她认识的某个人有瓜葛。

     “你日后在外万不可以真姓名视人,且要记住你姓宋,名甄,就此别过,保重!”

     宋甄?竟这么耳熟,可会是?

     她记得大擎699年,那个握着她弱点的朝臣,遇巧抓流寇又立了小功,本应大行封赏。可竟无半分眼色在群臣前要挟她不得不为那个刚出生那会跟个猫似的孩子取名字,她发通脾气,六宫上下都恨不得夹起尾巴。封赏之事也不想提,只赐他爱女为甄字。距她薨逝那小女年纪不大。想到了这竟有些可笑。

     打开了禁锢的绳索,流寇又返回马车,也不给顾简留下半分银子就啪打马儿屁股,马儿跑的个没影。顾简望着深山野林,周围难找果腹之物,她是大擎的太后,可是要她啃树皮?若大擎的太后是被饿死的说出去那些庶民拿来谣传,她到成了千古笑料了。

     打猎?她没出嫁前是大家闺秀,做这种下作的活跌份的很,世人传言被兽吃掉甚不在少数,她怎么能不惜命。

     顾简矮小的身体没走几步就气嘘喘喘,怒,她一把坐下草地,吓跑了正在睡觉的兔子。

     顾简回头看见此物,心里直呼“神来之兔”顾简上前一扑,兔子跳的极快,跑了。

     顾简捡了小石头随手一扔,力气不大。兔子没影了安危也得到了保障。

     “大哥,那小姑娘到底活的出去吗”不是他说,他们坐马车上也要好些时辰才能人家,到底救了人也不救到底,真想不明白老大到底想什么?

     “大虎,你傻你闭嘴,咱大哥做什么需要你有异议,人小姑娘跟这咱们身边安置在哪里,万一被发现了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大哥偷她出来冒了多大的风险,咱们兄弟的命可不是贱命”。

     李肇看了这些跟着自己这几个兄弟,不聪明的有义气,聪明的有能力,混江湖多年安然无恙,心里与有荣焉。

     “大虎,猴崽说的没错,咱们把她弄出来就仁至义尽了,能不能活下来看她自己的了,若是咱们被抓给误当了反贼,可被连累了家中八十老母”。

     “大哥,那咱们干啥去揽这事,亏本的买卖”。

     “这说起来也是一笔旧账,我有个哥哥曾犯了偷窃罪,得罪了望门子弟,本该活不出来,却得了他父亲宋岚照顾,有幸活着走出牢里,也免我走这一着,得了得了,不说这事,把马赶快些,剩的又遇上官兵”。

     顾简翻了一坐山,辛亏鞋子质量不错,不过脱出鞋子一看,小指丫起了不少水泡。刚开始很痛,忍着忍着没了直觉。

     她就这么走着走了三天,灰头土脸,像是好几个月不洗澡一般,不说话就看不出性别。

     途中也遇到一个老伯,却因为语塞,生生错过了去,顾简腼腼嘴巴,她黝黑的眼球,看起来还有些可怜。

     睡梦中她梦到桌子上山珍海味,还没有来的急吃,就被蚊子叮醒。

     “天下之大,连哀家的容身之处都没有”顾简躺在草地上想了一圈,她最后决定去自己熟悉的地方京都。

     声音?在前方有脚步声。顾简激动的从草地坐了起来,生怕又错过什么。

     近了,近了,在快一会,在顾简的期盼中出现了一个嗷嗷白头的老太太,她穿着粗布衣裳,弯曲肩上还陀着一捆柴火。

     她将是顾简的救赎。

     顾简就这样看着老人一步一步走向她。

     “嬷嬷我饿”顾简伸出手,两眼无害。

     老人年逾古稀,也被这女孩的举动吓浑然失色。差误以为阎王爷差阴间小鬼来索命,自己命不长了。

     老人视而不见,那么兴许能在多活个几年。这小鬼晕倒了地上。

     老人越过,一步,两步,三步,八步。想着这地方荒野的野草比人都高,没有孩子。二十步,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团还是倒下前的身姿一动不动。

     她又慢慢走了回去,拿出那条探路的棍棒,用棍棒往顾简左手撮,见没有反应,又把棍棒摇了摇她的脸,还是没有反应。

     老人蹲下身躯,伸出手,在顾简鼻子探,有气这下放心下来。

     顾简心里已经没有了希望,她累,本想着睡一觉就好了。在等下一个,都不知道需要多久。没曾想到老人去而复返,她高兴的晕过去。

     老人一扔,柴火就散了架。

     老人把顾简放背上,想不到这么小个人重量不轻,待她在老个几年,就是有轮子,她想拉也拉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