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彩蛋”是宋甄为小貂起的名字。宋甄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对捡回来这只貂非常满意,安静的时候它的叫声可以当曲,饿了它能抓鱼,困了自行解决,生理问题没有一样用宋甄操心的。

     嬷嬷对它倒是极好,伺候周全,参考衣食住行方面。比一般动物的待遇好的多。

     “奶奶,它就是只动物,它困了自己能找到地方休息,用不着还让三爷给它打个笼子,它过的不好让它自己走”。动物哪来的这么矫情,倒是捡回来一个麻烦。

     “这你不懂了,动物可是有灵性的东西,你对它好,它就喜欢你”。陈宋氏知道小孙女觉得她对这只小动物太上心了,她对这只小貂好,小貂还是只爱跟着小孙女。这样挺好挺好。

     “彩蛋,哀家饿了,去抓鱼”。小貂唧唧,往后退了一步,作防备的动作,又胡崩乱跳的走了飞快跑了出去。

     哀家怎么捡了只这么傻的东西回来,扶额叹息。

     宋甄身穿一袭浅粉红又似浅白色石榴裙,裙摆修了寒梅,三尺身高,头发随意扎成了两个丸子。宋甄的表情多数时候都是威严的。

     “娘,我们回来了,肉饼快过来叫祖母”看着屋子里的陈设,又比以往多了不少物件,连厨房上方都挂满了肉,想必这一趟铁定收获颇丰。

     认了个孙女都传到另一个村,穿戴都快赶上官家儿女了。想来小姑子给了不少闲钱。

     陈宋氏刚收拾厨房想坐下来休息会,看到意外来客,她心里真的是想骂娘。

     儿媳妇和已经去世的儿子成婚十年,未有生子。后又因犯了七出之条,与人私通,儿子念她是一个妇人之家,没有告官选择把事情闹大,有心放她一码,与她合离就是,自从儿媳妇同意后收拾好行李搬回娘家,没过几天就听说找到了下家没过一个月又办起了婚礼。这些陈宋氏也没怨过她儿媳妇什么,只当是命。本来以为没有交集没有想到,逢儿子去世后,每年都来上一两次,搜刮不少东西,不管能用的不能用的。

     陈宋氏只当挣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可当不得这声祖母的尊称,你上门来有什么事,就算有事你找的地方不对吧”。陈宋氏放下话来,决心不能在放纵一个与自己没有关系的外人。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肉饼会伤心的”。要不是小姑子现在的身份不同以往了,请她过来她也是不会来的。

     “说话看明点,我跟你赖氏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何况有你这个娘他不会开心到哪里去”。陈宋氏一点都不想与她这个儿媳妇纠缠。

     肉饼是一个八九岁年纪的小孩,还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只有对与错,他看着受到委屈的母亲,自然觉得是受到了欺负,积攒起怒气,看到老人面前,一推。

     陈宋氏虽然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平常经常下田,身体还算灵活矫健,躲过了赖氏儿子肉饼的攻击。肉饼没有撞击到陈宋氏,自己却摔在地上。

     “娘,你说话怎么这么狠心呢,我们肉饼也是出于好意过来关心关心你,心疼你一个人想体贴你,您不领情好歹也不能这么对我们啊”赖氏看到儿子的动作后先发制人向陈宋氏抱怨苛责。看到摔在摔在地上的儿子,赖氏尤其心疼,手掌已经摔破了皮,膝盖已经青紫,眼泪忍不住刷刷的流,也有一些可怜之态。倒恨不得摔的是这个老太,都半身入土的了怎么还跟孩子计较。

     “奶奶,她们是谁,真像书中所说的穷亲戚上门打秋风吃大户,一哭三闹,可我们家又不是大户”。赖氏说话不过分句句气人,宋甄堂堂一个太后,听不出来也算是白活了。

     “我不需要你们的关心,就算死也没有让你赖氏磕头的由头,你不来倒也不会脏了我的地方,甄甄别理睬她们,不过是一个不贞不忠之人罢”。陈宋氏坐在凳子上,想起自己去世的儿子,真心不该花了大把价钱娶了个不喜欢的人回来,如果那时候依了他,许便也不会走的如此的快。都怪她啊!

     “野丫头不许你这么说我娘,这是我祖母的家你出去,我不准你呆在这里”。肉饼常听娘说,这里的东西以后都是他的,这个野丫头专门来抢他东西还对他说这么过分的话,一点眼色都不会看。等他占领这里了有她好看的。

     宋甄白了叫肉饼的孩子一眼已经懒得说话了。

     “请吧,我们家不欢迎你,以后就不要再上门来了”。陈宋氏已经冷静下来了,想起儿子的她眼眶的泪水止不住。

     “娘,今年肉饼新衣服还没有着落,你看这小丫头穿的都能抵肉饼穿一年的布料钱了,你给我们点银两吧,要不你把肉饼认去做亲孙子也行,保证他以后给你送终”。赖氏觉得已经便宜老太了,送终是一件大事,老太是一定会答应的,毕竟她没有儿子。

     “你出去不出去,在不出去我喊村里的人评评理,让大家都看看你赖氏是多么无耻”。陈宋氏心累憔悴。

     赖氏听说陈宋氏要找村上的人来心虚的不行,她怎么能毁掉自己的名声,村里的人都知道她是过来关心前任婆婆,那名声谁不说她好,平时也拿了不少东西回去,现在的夫家也是支持的,若是被发现和陈宋氏关系不好,她也过不下去了。谁叫这小姑子命好呢。得了只潜力股。

     赖氏也不闹了,拉着儿子就走了出去,到门口时回头对陈宋氏说“娘下次我们再来看你”。

     陈宋氏眼睛现在还是红红的,还有明显的泪痕。

     “奶奶,别担心以后我给你送终”。宋甄会尽到自己的义务,不会让这个老人孤独终老。

     “我还没到那天,那个妇人拎不清什么话都说天天整这些胡说八道,你别瞎参合”。

     宋甄脑子要短路了。眼睛眼睁睁呆楞楞。一手托腮,哀家只想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