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陈宋氏的女儿在书信的一个星期后就有了回信,信中表答了她对多了个侄女的问题表示支持,又表达了她不能陪在陈宋氏身边的歉疚与心中挂念。宋甄能够替她承欢膝下,她心里微微好受些。她说府上日子多有富余,寄了一百两说要添置什么尽管添置,可不能委屈了宋家的女儿。另又寄了两匹布料,对百姓人家来说,价格和料子已经不菲。

     宋甄自从认识了宋晨英一个星期,她每天来她家中报道,另还带着她的一个弟弟妹妹,宋甄本不想理着三人,不过今天这三人又按时定点来到了宋甄身边。宋晨英的妹妹叫宋美英,弟弟叫宋京辉。

     宋晨英三人长的像轮廓相似,都是西瓜脸型,大长圆,宋甄称这为有福气的长相。

     “宋甄,赶紧起床了,等会我们还要去摘木熟子呢”宋晨英一边叫唤手上的动作快速的掀开被子,宋美英小跑到厨房打了一盘水进来,宋京辉这个小孩子摸了摸宋甄的脸,宋甄早就醒了,也由着她们。

     宋美英把布扭干递给晨英,晨英虽然比宋甄大了一岁,力气还是不小的,刷刷的把布放到宋甄脸上擦拭,宋甄睁开眼,黑悠悠的眼圈看着晨英,晨英揉揉宋甄的头发,宋甄不高兴的神情直接忽略了到太平洋。

     宋甄擦好了脚后就自己起床更衣了,美英和宋甄同岁,在宋甄看来她性格比较像小妹妹。

     “晨英,你们可有用餐”?宋甄看了屋里的餐桌上有一小锅陈宋氏大早上做好的香菇粥。

     宋晨英是个吃货,对陈宋氏的手艺爱不释手,在看到锅里还冒着热气的奶白色的粥时,嘴里就已经冒出了口水。

     “还没吃呢,美英拿碗,宋甄一个人吃不香,我们一起吃”四个人坐在桌子边上。

     宋甄脸上微微抽出,想当初哀家的食物就算吃不香也没人说要分一杯虞,谁人敢对她这样大不敬的以下犯上的人,早化成一杯黄土。算了,哀家不会和小孩计较。

     “你该好好学学美英了,一点都不会客气”。宋甄吃着一口香菇粥,口感滑嫩,香香的,加上温度刚刚好,粥米软软的也都入了味,那滋味要吃了才知道那叫一个好,宋甄想到了这,她宫中多年,什么好吃的没吃过。也不能把这粥夸太过了,免的嬷嬷心里骄傲。

     “咱两谁跟谁啊,讲那套虚不虚”。晨英昂起头说完后又对碗里喝了一口香菇粥,发出嘘嘘的声音。完了还发出呵呵的笑声。

     宋甄无奈的摇了摇头,加快了喝粥的速度,几个人一个比一个快,大家又都盛了半碗粥,小锅见了底。大家交换了眼神似乎说怎么快没有了。

     大家一致保持沉默,又把最后半碗吃完后呶了弩嘴巴,因为是吃的小碗肚子也像样的三分饱。

     “好吃吃吃”宋京辉这个小男孩吃的最难,是最后一个吃完。

     宋京辉吃完了后美英就把碗给收拾了洗好放到碗柜。

     宋甄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木熟子是个什么东西”宋甄听说这东西要去山里摘,也不知道是何用处。

     晨英用诧异的眼神嘴巴微张的看宋甄,问“他们都说你是从山里出来的,你怎么这个果子都不知道”。

     “圣人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我知道可多了”。她在宫里吃的是橘,樱桃,还有那个叫什么猕猴的,不知跑多少只战马快递进宫,吃的都是珍贵玩意,寻常百姓人家怕是没有见过。

     “他们都说你从山里出来的,大家都知道木熟子你这都不认识你是笨蛋甄哦”美英心中对宋甄从山里出来的这个说法充满了质疑。

     “他们胡说你也相信,没想到你这么好忽悠”。宋甄的鄙视不失可爱。

     “那现在我们去,等会我告诉你木熟子是什么”。晨英蹲下来宋京辉这个小男孩就知道趴在背上,抓紧脖子。

     宋甄很佩服宋晨英,没想到如此瘦小的身体能有这么好的体力。

     几个人把门一关,慢悠悠的走在长满了草的小道上。

     “姐姐你快看,香蕉已经长成了”美英兴奋的拉扯着晨英,晨英顺着目光望了过去,果然,香蕉树那一朵花鼓一串香蕉。

     宋甄顺着眼睛往头上看去,香蕉花鼓上系着两个黑色和白色的布条。

     这不是?她犹记得在位期间,爹爹凝重嘱咐,“太后遇上为难的事,可以去找一个叫的组织,无论太后是要杀人放火,他们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们每个据点放有两条白色和黑色布条,若有何所求,在记号你写香樟两字,届时便会有人找,不过,代价极大太后慎重”。

     爹爹的话让宋甄一笑而过,她是太后,天下的子民都是天家的,区区一个组织能有多大本事。

     两条布条颜色渐浅,能看出来已经放上去的时间绝对不短,宋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心中思绪万千。

     “姐,在高点”。还差一点就能够到了。

     宋甄看去。

     只见晨英手拿竹子,对着香蕉花鼓乱晃一通,人小力量有限,没一会就累的个气喘吁吁,也无法够到香蕉。

     “你太小,这香蕉我们不打了”急在心里的宋甄强迫症犯。半天都够不到,香蕉树能爬还好,没有哪里见的能上去?

     “哼,乖啊,等姐姐几年我们长高了,连棍子也不用,拿着刀子,一刀一落香蕉提回去”。晨英头上冒着汗,唰唰的留下了脸。像极小大人。

     “噢,过几年我们可以吃到香蕉了”。宋京辉发出呵呵的笑声。

     美英摸了摸宋京辉的毛发对着宋甄问“我弟弟是不是傻,这都能高兴”。难怪古人常说孩子就是一张白纸。

     “二姐也傻”宋京辉一脸笑意,两眼咪咪,如果不是一个孩子,宋甄怀疑是故意的,也确实不像个傻的。

     晨英大笑,亲了一口宋京辉的脸。

     宋甄累坐在地面上。等等,那是什么东西?见香蕉树下那一只,长满了毛毛有灰色白色,小小的一只。

     宋甄走了过去,原来是一只,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