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你要是没有地方去不嫌弃嬷嬷家里,你就安心住下来,把这里当自己家都成”。她中年丧夫丧子,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一个人,想找一个活的动物都没有,晚年老天看她可怜,给她送了一女孩,最好留下来不要走才好。

     住下来?顾简楞了一下。本以为这个老人问她来历的意思是让她早点离开,百姓的口粮珍贵,若是叫她离开,她没有赖在这里的道理。

     “嬷嬷,你真的愿意要我吗,在你家白吃白喝”要哀家一个废人,难道她不知道一个孩子是累赘?

     “你叫什么名字,你留下来想要白吃白喝那你得当我孙女,要是你只是暂时住这里那你就跟我一起下田种菜”老人笑笑不语,小姑娘一个,她能干的了什么,还是给她当孙女那那都合适,一种满意的眼神在顾简身上流连。

     哀家才不要下地种田,她当姑娘随她娘就去过庄上,做活的人都是一把泥土,满面汗水,泡在地里不说,还有恶心的虫子,想到那只黄黄黑黑又长的虫子附在皮肤上吸食她的血,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打死哀家都不要。

     最后顾简决定先认下这个老人,暂且做她的孙女。考虑到自己身体宋甄的年纪,也不能独自上京。她是太后,给她当孙女也是她的福气。

     “那行,你乐意要一个白吃白喝的孙女,我依你”老人不嫌弃她,现在她也是孤身一人,那就给她当孙女又如何。

     “真乖”。

     老人告诉说顾简她姓陈?夫家姓宋,和身体的姑娘一个姓,也巧的很。老人给顾简说她还有一个女儿,说她有眼光,帮她选了个好夫婿,姑爷那时候还是个秀才,就让她早早许了女儿去。在又说考取功名又得了前三甲,701在吴还是个小国的时候,已经做到三品,说最近升到二品大员了呢。

     老人说到这满脸骄傲。顾简却听傻了。

     “嬷嬷,今年是多少年啊”。她死前大擎魏国吴国鼎力。大擎亡了可能有她的关系,那魏国呢?魏国兵力强盛,怎么会这么轻易覆灭?她想到了那个不断问她话的那个人,不断问她“简儿,是不是大擎亡了,你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那时候她对说这话的人发自内心蔑视。没想到他做到了。这样也好,也没有白死,起码让赵帝知道,动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现在是666年,是吴国改年号为圆治的第八年”。

     陈宋氏望着她新认下的孙女,看着也不像傻的样子,举手投足间体现更不会是简单的乡下孩子,怎么能这些大事也不知道。

     666年?天,这是要刺激哀家的神经吗?在这地方深山水远,想打探点消息实在也不容易,何况,这些年发生过什么事她具不清楚。恐怕,以后想回到那个位置更不容易了。

     “嬷嬷,当今皇上是谁啊,可有皇子,年纪多大了”。

     老人头发苍白,眼里贼亮说“皇上已经30有七,据说身体健朗,皇子到也有几个适婚的,你这小姑娘打听这些做什么,出去可不要乱说话,免得官兵把你误抓起来,想出来也不能”。

     陈宋氏不太愿意和顾简细说外边的事,又和她们无关,老百姓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编排这么多做甚,免不好落的个说闲事的名声,这要不得。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只能安分的在这个村落生活。

     晚上,家里只有一张床,所以顾简和老人睡在一起。老人睡前跟顾简详细的聊了她跟女儿的事。陈宋氏的女儿是个孝顺的人,老人在村子也用不上钱,她女儿也不管这些,每年一把银票的往家里送。

     其余的每每各几个月就写上一封信来,让人寄回来,老人不识字,就把信带到隔壁书院让先生念着听,又让其代笔回了信,又给上二两银子,那先生乐意的很,一看陈宋氏来了就笑脸相迎。

     老人说她女儿怕她苦了去,衣服成衣的拿回来,料子也是华贵的,老人也不爱穿,她说,干粗活的糟蹋了好料子,很多衣服都攒了下来,放在床底的柜子里压着。

     她说女儿年纪也大了,已经好久没有回家看过她了,夫家的事也离不开她,她的外孙子孙女小时候见过一面,听说这会也到该娶亲了的年纪,但是没有消息传来。

     这是在睡觉时老人跟顾简说的。她能理解老人一个人的孤单,她听着最后已经睡着了。

     陈宋氏见身边的人没有了动静,她安静下来,把被子盖好,小姑娘的脚似乎嫌弃被子太热,脚总外拐。她把小姑娘的脚又重新放回辈子里,害怕她着凉,没一会又把脚伸出去。

     老人无奈,把脚又给她放回被子里。

     “嬷嬷,你手艺真好”。嬷嬷今天做了好大一桌子菜,请了村长一家做来见证,

     说要庆祝认了个孙女,还不忘修书一封告知她女儿。此时书信寄出已经一天,估计三天后到达。

     “我做了好几十年了饭菜,就算是盐我都可以做出一道好汤,你慢慢学着点”。

     村长很乐意做这种不为难的喜事,带着家眷早早的就来了,顾简叫了一声村长,笔直的坐在一旁。

     陈宋氏没一会就把菜全端了出来,这会才能有功夫和村长家寒暄一翻,村长家有三个小孩子在倒也热闹。

     两个女孩稍长男孩三岁,手里拿着一块麦芽糖,走路已经有小大人的样子了,鼻子间留着一个鼻涕。宋甄看了一眼转过了头。

     村长家大孙女瞧见自家弟弟被人嫌弃,眼睛一转,手就拉小男孩走到了宋甄面前说

     “你要叫我姐姐,不准你嫌弃我弟弟这个给你吃”宋晨英提起手来伸向宋甄白嫩的脸上捏了一下。另一只手拿出用纸包着的点心。

     宋甄一个闪躲,她的脸怎么能让人随意摸呢,从凳子上跳了下来,小男孩呵呵开心的笑,伸手扑向了宋甄怀里,他嘴里“姐姐姐姐”的叫着。

     宋甄被小男孩抱,吓了一跳,看着小小个人她也不敢用力挣脱,只带着哭腔脱口而出“奶奶奶奶,你快把这团抱走”

     宋晨英捂嘴笑出了声,忙把小男孩抱着,嘴里说着“乖啊,小姐姐是个胆小的,咱别吓她哭,我们坐过去吃东西”。

     宋甄高冷往凳子上一坐,懒得跟孩子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