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宋甄伸出一只小手指戳戳貂的小肚子,它用圆鼓鼓的眼睛和宋甄对视。一只爪子提起来放到宋甄的食指上,全身软软窝在香蕉树下。

     宋甄少女心顿时爆棚,想把它抱起来爱抚一番。又怕吓着小玩意。

     宋甄只好慢慢的把手放过去,轻轻把它抱了起来。抱它在怀里的那一刻,宋甄心里内心,异常感觉到,这畜是个蛊惑人心的东西。哀家比它漂亮更迷人,一只动物而已,岂能扰乱了心智。

     “猫,猫”宋京辉满脸向往走路还不算平稳向宋甄走来,不,像猫走来。

     晨英和美英瞬间也被吸引到了,她们来到貂的身边,眼睛里差点冒出了星星,这点让宋甄坚定的认为,果然。惑魅之相。

     “弟弟,这只不是猫它叫貂”。宋甄想把貂想放在宋京辉怀中,貂却用爪子抓紧了宋甄的衣裳,不愿松开。

     宋甄一个白眼,这货简直了。不饿上它三五天,看它还愿意抓她不放。多数人都不能共贫穷只能同富贵。她对这货真没抱多大的自信。

     “猫,猫”宋京辉这个小男孩还是认为这是只猫。

     “甄甄,这貂能不能摸摸”这会还没清醒过来的晨英傻乎乎的问。伸出的手还在半空。

     宋甄无语了,把住晨英的手放在貂的背上。

     由于捡到了貂的原因,大家已经没有兴趣上山去摘木熟子了,在宋甄看来,来这一趟都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完全没有经过脑子里想过,还因为身高的原因,怎么也都可能会白费功夫,还不如在家中睡个懒觉。

     晨英背着宋京辉,美英跟在宋甄身后,整个人已经要贴在貂的身上。

     貂好奇的挣着大眼睛,乖乖的趟在宋甄怀里。

     这牲畜,上辈子积攒了多少的福气,被哀家抱着,它跟个小祖宗没什么两样。

     宋甄走的累了,一把坐在地上。把貂一扔,不料貂的爪子紧紧抓着衣裳,想甩也没法甩的出去,宋甄气恼的不行。

     “甄甄你别欺负它啊,它还这么小”美英化身为迷妹。

     宋甄觉得和他们这群人说不通了。这小小东西如此这点就懂迷惑人心,想告诉她们危险,她们也不见得会信。

     宋甄把貂一路抱回家中。

     回到村里已经是午时,晨英家人寻她们三人回去吃午饭。

     “甄甄,去我们家吃饭”晨英邀请宋甄,把貂带回自己家里怎么想都是个不错的买卖。

     晨英美英期待的看宋甄。宋甄没有想的太多。

     “奶奶回来了,我要回去吃饭了”。宋甄说完了往自己家方向走。

     “那等会我们过去玩啊”美英大声的告诉宋甄。

     宋甄已经走远了,美英只能看到宋甄的背影,宋甄没有回答。心直呼他们是一群小屁孩,跟她们呆一起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宋甄回到家里,桌上已经炒好鸡蛋野菜汤。酸笋炒辣椒,腊肉和葱,菜的香气溢满整间屋子。

     宋甄发现厨房里有动静。陈宋氏想必是在里面,宋甄走去厨房。

     陈宋氏在升火,还有热好饭就可以吃饭了。

     厨房烟味浓重,依稀看到被烟笼罩的陈宋氏,被烟刺激出的泪光。

     “嬷嬷”宋甄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老人,她的双手碰过有些脏,她走到水缸用勺子舀出水来洗手。

     “回来了,真听话,吃饭不用叫”。陈宋氏摸摸宋甄的脸,洗过的手没有干,摸在宋甄脸上,脸上冰冷冰冷。

     “嬷嬷,脸不能摸”哀家的脸可不能被人乱摸,总被摸脸,哀家还要怎么保持威严。

     陈宋氏笑笑,轻轻的捏了捏宋甄的脸。

     陈宋氏手拿着热好的饭锅,宋甄跟在后面。放到角落里。

     宋甄坐在桌子边上,陈宋氏拿下碗来盛饭。宋甄也拿自己的碗,走到饭锅,陈宋氏舀好饭后要宋甄递过碗去。

     宋甄和嬷嬷坐到围桌上,宋甄荚了一个炒蜡肉葱片,好吃,味道真好,口感真好。宋甄眼睛迷了成了一条缝,整个人显的迷人起来。前世不论在宫里还是闺阁中,家中做到不曾有过这样的做法,虽然有听说过,又因为肉蜡着,嫌弃不新鲜所以从没有在桌子上见过。

     “嬷嬷,下午你要去哪里啊”宋甄真心觉得跟着这些孩子,还不如跟着嬷嬷。

     “你之前是叫我奶奶的”陈宋氏诚心想逗逗小宋甄,其实她叫她什么都好。

     “奶奶,下午你去哪里我跟着你”。叫是可以的,条件是要带着哀家,哀家真的不要和小孩子玩。

     陈宋氏看她这小孙女满脸认真样,带小孩子去,她要怎么工作。

     “你跟我干嘛,我要去田里,把你弄脏了,还要给你洗衣服,你又不动还要背你,你在家,听话”。陈宋氏觉得女孩子没有男孩子糙,男孩子不需要娇养,女孩子不能随意下田,她以后会安排好孙女的生活,可不能受了委屈。

     “奶奶,我不下田,我在旁边瞧着就行”。哀家要不是在家无人陪她聊天她也不会要想去,这会还真的有些想那个曾经给她解闷的奶娘,还有她的宫俾春桃。

     “你这孩子,行吧,你别捣乱就行”。

     “唧唧,唧唧”在床上的貂叫了起来。

     “我怎么听见老鼠的声音”陈宋氏被吓站了起来寻个究竟。

     “那不是老鼠是貂,可能是我长的好看所以赖着我不走了”。宋甄对自己的容貌极其有自信,所以不论是什么原因,这只动物赖着她都是可耻的。

     貂闻着香味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了宋甄脚下,它的爪子拍打着宋甄鞋面。宋甄把脚一提。

     陈宋氏指着这小东西,貂转过方向,跑到陈宋氏脚下,又看着宋甄,嘴里唧唧唧唧,光亮的眼睛里怎么看都像得意,欠揍的很。

     宋甄气的嘴里吃满了饭,脸两边都鼓鼓的。

     貂趴在陈宋氏脚上挠“真是个有灵性的东西”。说完还不忘给貂喂了一块腊肉。貂咀嚼着腊肉的动作很快,奈何嘴巴不大。

     “奶奶,你别喂它,饿了让它走”。你家有一个吃白饭的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