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甄甄,我娘明天要带我们去闹市,你有什么东西想要我带给你回来吗”?宋晨英本来想问要一起吗?想起婆婆的说嘱咐不要带她离开太远的地方,不能把她弄丢了,她只有一个孙女。宋晨英眼睛逃避摸样,跟对不起宋甄似的。

     “你给我带一个小玩意吧,一个小风铃,挑一个声音清脆的,钱到时候给你”。宋甄趟在一只长长的椅子,像极了懒猫,阳光撒在脸上,她闭上眼睛,偶尔还有风吹过,把她的头发吹的乱舞。

     “风铃?放心吧,我给你挑一个最好的”。晨英拍了拍胸脯。

     宋甄眼神迷成一条缝犀利望向远方,她要让人听见铃声就想到她,铃声会成为她的标志物。

     “你想不想学画画”?她当年琴棋书画都是顶尖的女子,来到这个村遇到一个能看的上的也是缘分,她的琴艺最好最想问宋晨英想学琴吗,可一个民间普通孩子学琴有何用?能当饭吃?

     “画画?学画画可是要请夫子”?难道婆婆要给甄甄请一个夫子回来?宋晨英从小也想过当一个有才情的女子,以前她娘爹商量过请女夫子的事,她爹却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她的一番渴望早已熄灭。

     宋甄摇了摇头“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她是也没有过多时间教导她,不管学什么最终还是要靠悟性和坚持,宋甄也只能说一些技巧的问题。

     “不了,我哪有这些功夫,听说你要去京城,你是京都的人吗?京城那边有什么好玩好吃的”。晨英期待的眼光看着宋甄,村长爹爹说京城是最繁华的地方,比镇上闹市不知道大多少倍,吃的鱼翅燕虾,用的绫罗绸缎。京城里的官家小姐出门还要带上几个侍卫仆从,丫怀婆子,那场面那叫一个壮观,让人羡慕。

     “京都的十里长街,高楼林立一片繁华,吃的玩的可多了,我也就十多面前和哥哥偷偷出去玩过,现在不知道变成什么样”。

     宋晨英心里低估着“怎么总说胡话”。

     “甄甄,晨英你们在这里玩什么”?芙梅老远就看见这两个人了,话说她们差不多年纪应该有共同语言才是,不过宋晨英仗着自己爹是村长才不把她放眼里。如果不是她爹竞选的时候输给他爹,她能有什么脸在她面前摆。还有宋甄被婆婆捡来野孩子对她那么好,平时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穿的也不知比她好多少倍,世间对她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晒太阳,要一起吗”?宋甄对眼前笑容灿烂的女孩子,从她眼里折射出来的不甘和野心,就跟她一样。

     宋甄换了一个姿势,嘴边的自信的微笑就料到她会坐下来一样。“好啊,你们都在聊什么”。

     晨英想不到宋甄为什么会邀请芙梅,也让出了一个位置。

     “明天我去闹市,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芙梅想到家里的自己偷偷存下的几文钱“那你给我带五文钱的唇脂,用粉色的”芙梅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唇脂,忍着心痛花出去了存了好几年的钱,心跳比以往更快些。

     “嗯好,到时候给你带回来”。晨英在桌子上倒了三杯水,三个人女孩子此时无言。

     “甄甄,我先回去了”。晨英受不了现在莫名的气氛。倒不如回家带宋京辉强。

     “路上小心”。宋甄没有强行要挽留她,你看,世上总有一个人会先走。

     “你呢,这么坐着你能受的了”?宋甄对还没有要走的芙梅,在她面前,宋甄突然笑了起来,她只是个孩子,懂什么。

     “我平时一个人干活一干就是这么一天”?这算什么,芙梅喝了一口水,伸了个懒腰。

     宋甄坐直了身体,勾住了芙梅的下吧,端详她的容貌,普通,普通还是普通。一字一句呼出来的口气道“你的容貌如此普通,你翻不了盘”。

     “你瞎说什么,我听不懂”。芙梅最恨的便是她的容貌不美,她掩饰心中怒气,抓着杯子的手却出卖了她。

     宋甄真心觉得芙梅极适合培养成为她的人,只是就怕反噬了去。得不偿失啊!

     “没什么,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宋甄太阳也晒的差不多了,她微微整理衣裳。

     “小心脚下”。这人比她更讨厌,芙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又喝了口水。

     “如果想通了来找我,跟在我身边帮我做事,你想得到的都会得到,只有一点,别背叛我,不然会死的很难看”。宋甄清音幽幽没有一点波澜,她相信这个孩子会抓住机会的,毕竟和哀家是同一种人呢!

     “该喝药了”。陈宋氏看着这个小孙女自那晚开始沉默了一日,一点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宋甄坐在桌子边上。接过来碗,放到嘴边,一口气就把药吃了下去。

     宋甄看到嬷嬷欲言又止模样,最终还是决定说“嬷嬷别担心我不走,就在村里陪着你”。

     陈宋氏叹了叹气“姑娘啊,我不是不让你走,你要走也要等你长大了在走,我也好放心”。

     宋甄把喝光的碗放在桌子上,对陈宋氏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