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婆婆,在吗”。鸿福手里拿着天鲜楼点心,眼睛扑闪扑闪心想姐姐一定会喜欢吃。

     宋甄正在为陈宋氏绣一件衣服,听见门外一个男孩子叫声,她放下手中的还没有成衣料子,走了出去。

     他皮肤微白童子,开心的笑着,穿着不像一般农家孩子,有一种贵公子的即使感。

     “婆婆出去了,晚上才能回来”。宋甄告诉他,意思是让他先回去晚些在过来。

     鸿福来到宋甄面前,把手中的点心递过来给她,原来,这就是小姐姐。

     “小姐姐,我是过来找你的,我叫鸿福,很早之前就想来找你了,学院没有放假。这个是我在闹市专门给你带回来的,你拿出来尝尝看,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鸿福跟着宋甄后面进到屋子里,好在他们年纪尚浅,不用男女相防。

     “哦,谢谢,你在什么学院进学,可都看过那些典集?我觉得《续资治通鉴》值得一看”。宋甄为了表示感谢,向他推荐一部好的书籍,倒也算还他点心之礼。

     宋甄给鸿福倒了一杯茶,冒着浓浓的热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点心配茶会更好吃哦”。这是她以前吃出来的经验。她喝了一口,把点心放在盘中,两个都可以够的到的位置。

     “姐姐可要放过我罢,学院倒不容易放一次假”。鸿福作表怕情,先喝了口茶后吃点心,又捏了捏太阳穴。

     问题学生?宋甄本意想指教他一番,毕竟她闲时可看不少典集名著,她也恨为何在生不是男儿,若是男儿岂不是更容易出人头地些。

     “若是不喜学院不如找来一个师傅,授你武艺,学习兵法领兵打战,若是武艺高强,建立了功章,也能在朝廷上有一番建树也未尝不去可”。宋甄心下奇怪,大擎没有一位男子不爱书集,多少人借书籍脱颖而出,拔得状元头筹,成为最闪亮的那颗星,从此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美娇娘等大事。随后又焕然大悟,终该年纪不大。

     鸿福不明白来这趟可对,他心累,带兵打仗一不小心便下了九泉,他爹娘只他一个,连个妹妹都没有,夫子常说忠孝不能两全,他爹娘只有一个,这小姐姐就是一个小笨蛋啊。他坏坏的笑了起来

     鸿福看了眼宋甄,喝了口茶,又看一眼宋甄。

     宋甄被他笑的奇怪,看的奇怪。

     “小姐姐,我下次再来看你”。鸿福本以为她是一个有意思的姐姐。

     宋甄也不留他,只道人生自有它的安排。宋甄又忙活那件给嬷嬷穿的未完成的衣裳,可赶好时间做好才好。

     “鸿福你回来了”。带宋京辉的晨英美英看到了鸿福从中路过,便打了招呼。

     鸿福看见两个玩伴开心的小跑到两面前。

     “晨英美英,你们两在这里干嘛”?鸿福奇怪的不行,小溪旁有什么好呆的,身边又带着京辉,也不知道危险。

     “等会你就知道了”。晨英故作神秘,相信鸿福一定会被吓一跳的。

     “猫”宋京辉指着河边告诉鸿福。

     “小京,都跟你说多少次了那不叫猫,鸿福,我看你这方向你从甄甄家过来的,你去甄甄那边了”?晨英手里捏捏宋京辉的脸蛋。

     “嗯,很早之前就想过来看看她了,刚刚从小姐姐家过来,就遇上了你们,那是什么东西”?鸿福以为自己眼花了,那一坨毛从小溪跳上岸,嘴里咬着一跳大鱼。它的爪子还挥动着。

     “这是甄甄家的彩蛋,可厉害了,走我们一起过去”。晨英骄傲的向鸿福介绍小貂,那模样就像彩蛋是她家似的。

     几个孩子来到了彩蛋身边,彩蛋把嘴里的鱼放了下来,爪子指着鱼,又指着晨英。晨英就明白了。

     “它什么意思”。鸿福觉得有意思极了,他蹲下来想用手触碰小貂,不料小貂速度犹如闪电跑离好几米。

     “彩蛋快回来,你还要你的鱼吗,一条不够,你得在在抓两条大的”?晨英现在习惯了奴役彩蛋,在她的世界观里能者多劳。

     小彩蛋貌似听懂了,唧唧唧唧,又挥动爪子,指了小溪,又指了晨英手中的鱼。最后慢悠悠的又下了水。

     鸿福睁大了双眼,对晨英他们说“妖怪”?

     “胆小鬼”宋京辉补刀鸿福。引的晨英美英两人发笑。

     一个背着箩筐,身穿粗布,脚上两只旧的发亮的鞋子破了洞的女童走了过来。

     美英远远的看着向这边走来的芙梅。说起来美英是一个低调又听话的孩子,从也不惹是非,但是她却唯独对这一个人讨厌至极。

     村里的人对她好评如潮,都说来旺家大女儿小小年纪,懂事,听话,勤快,聪慧。恨不得好词都用在她的身上。

     芙梅远远的就看见了这边人多,虽然村上的人对她多有夸赞,并不知她在村上无一个玩伴。唯一对她好的人就是鸿福,只不过他比自己小了那么几岁。她算好学院放学的时间,又听村里人咧咧知道他回了家中。她借出来找柴火的原由,也正好遇上。

     “晨英妹妹,你们在这边玩什么,鸿福你回来了啊”?芙梅一脸灿烂的笑容。

     鸿福被笑容感染,笑着对芙梅说“芙梅姐姐,你又去山里吗?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鸿福说着拿起了那只彩蛋抓的鱼,递过去给芙梅。

     芙梅脚上有些红烫,她接过了鱼。问“这会不会不太好”?

     鸿福一脸轻松的说“没事,给你就拿着”。

     美英想说那是我们的鱼,你怎么随便把我们的鱼给她呢?自己又想到和鸿福要好的交情,张开了嘴巴又闭了回去,晨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笑笑,眼睛里的讽刺能看出也不是一点也不在意。

     “我和芙梅先走了,你们先玩,别忘了给我也留一条鱼啊”。鸿福走前还不忘交待。

     美英气的要命,这货要的理所当然,说送就送。可惜了一条大鱼。

     宋甄从鸿福出去后心里愁然若失失望至极,整个人失去了光彩一般。她把没有完成的衣裳放在篮子里挂在一旁。她倒在了床上。

     陈宋氏回来看见那个小人儿在床上,像睡着了一般。

     陈宋氏只当孙女睡着了。陈宋氏从闹市带回来了包子。想叫醒床上睡着的人,甄甄,一声没有反应只当是睡的沉,两声没有反应,心下觉得不对,当她触摸孙女的手,烫的像火一样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