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我答应你,你帮我得到我想要的”。芙梅坚定眼神告诉自己必须要赌一次。

     宋甄语气郑重道“想得到什么,取决你能付出多少,有些人生来就拥有很多东西,有些人努力一辈子也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宋甄实在太清楚前方的路遥崎岖,没有给芙梅思考的时间又道“说不好还会一不小心掉了命,你可是想清楚了”。宋甄对芙梅报不了多大的期望要不是无人可用。这个空有野心目前什么都不懂的人她也不想用。

     芙梅脸色变了变“你让我做什么”?用命换想要得到的东西到底值得自己去做吗?如果命没了什么都没了。她心中有一丝迟疑。

     “当我的丫怀”宋甄轻轻吐出这几个字,看了一眼芙梅的反应,芙梅果然没有惊诧又道“你别看是我的丫怀,听着身份低微,可是”,宋甄又停顿了一秒后又道“丫怀也可以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只要你能活下来”。

     芙梅心跳跳的极快,心要崩出来似的,她的野心此刻已经被唤醒“你确定你能做到,那我做你的丫怀”?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这有什么,当官的还不是要跪拜圣上。

     “这个来日方长,起码你现在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相信我”。宋甄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不过唬住一个小孩子对她来说轻而易举,不试过怎么知道呢。她最想要的还是后位,全天下最珍贵的女人,她绝不会在重复上辈子的耻辱。而后宋甄又转过头来对芙梅说“我喜欢听话的丫怀,心思重些倒也没什么,不过在村里,我们现在还是不要这么高调才好,你要过来找我,有人问起你就说我们在一起学刺绣,懂”?村里的人性情虽然多是淳朴的,可说起闲话却是另一回事了。

     “是”芙梅心里虽气,不过她既然答应做丫怀就有丫怀的样子,只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才好。

     “那你先回去吧”!宋甄本想给她讲讲以前皇宫中各妃子间阴私的事情,可事情哪里又急的来,她可不想培养的人和她不同一条心,那不是闹了大笑话。

     芙梅已经确定了心中的答案,对未来所要面对的事情做好了准备。在她走出门口的时候,宋甄突然叫住了她,芙梅回头,只听见宋甄说

     “下周我会为你请个嬷嬷,我给你三年的时间,学会和运用你所学,三年后你回来,到时进京就是我的第一步”。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三年达不到要求宋甄是不打算用她的。

     宋甄记得爹爹和她说过,那个神秘的组织能满足她两个要求,她在山里系的绳子找到了离她最近一个窝点,她打算几天后出发去一趟,为芙梅请个嬷嬷,希望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宋甄手中拿着铃铛摇晃发出的声响,听在芙梅耳朵心中发出冷颤了。

     芙梅在宋甄目视下离开了。可真讨厌,又安静了下来。宋甄双手拖着腮,圆鼓鼓的眼睛会发光的眼神,嘟起嘴来表示她的不满,谁会想到那放下话安排的人是她。

     那个组织靠谱也不靠谱,若是本事夸大了说没半点本事,她又该上那去给芙梅那个孩童找个像样的教养嬷嬷。

     宋甄也学的一手好厨艺,今天嬷嬷又背了一把锄子出去摆弄菜,看着天外日落了,还是没有看到嬷嬷回来的身影,宋甄走出厨房,在这段日子里,耳濡目染下已经学会了生火,把米掏放锅里洗净,放了足够的水放到锅里再把锅放灶台上煮。

     家里不远处的一小块菜地里,小菜地里种满了小青菜,长势鲜嫩绿油油的。

     宋甄心情愉悦的闭上眼睛,任由风抚摸她的脸,她睁开眼睛时瞧见了绿色的玛瑙攀附在青菜边,心中大喜,上天果然眷顾哀家,想什么来什么,只要把这个拿到当铺当了去,可还会担心没钱使,看看这颜色,这质地,皇宫也找不出几个。

     宋甄望着周围,远处的身影像极了嬷嬷,宋甄兴奋的对远处的陈宋氏露出激动的笑容,比一般时候还要更灿烂些。

     宋甄近在咫尺的玛瑙伸手去拿,触感中冰凉中还带柔软,等宋甄反应手上的痛感提醒她的想法是有多愚蠢。

     陈宋氏远远的就看见了小孙女对她笑,又突然湾下腰,起来时双手摔着青色的东西,随后又听到了大喊

     “嬷嬷,蛇,我好痛”。蛇这种毒物果然伪装的极好,使哀家一不小心着了道。宋甄觉得身体在每个部位又酸又痛,使她坐到了地上。

     陈宋氏跑到宋甄身边时,小孙女已经晕的不省人事。她的手中的两颗牙印,长铁曾告诫大家,有毒的蛇两个牙印,首先要在咬伤处放血。

     陈宋氏拿起宋甄的手顾不得其他,用随身砍柴的刀狠心一戈,留出了紫黑色的血,把带在身上还没有喝光的水清洗了伤口。

     陈宋氏做好了这些向长铁家跑去,好在也不远。没一会就到了长铁家门口。“长铁侄子,你快去救救我家孙女”。陈宋氏心担心宋甄到了极点,她真害怕有个什么万一。

     宋长铁在家里研究医术,听见了老婶子的叫喊声,他起身出了门,看见门外的人满是泪痕,手脚慌张抖动。“婶子,慢慢说,宋甄可是出了什么事”。至上次婶子认的孙女生病好了之后也复诊了好几次也不见身体有何异常,也不知道婶子这是为何。

     “长铁侄子,我那孙女顽劣,也不知道何故惹了毒蛇,被咬了一口,我已经给她放过血,洗了伤口,却不见醒,你快救救她”。陈宋氏泪水模糊双眼,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个侄子身上。

     宋长铁在药箱里拿了几种药,放在里药罐一一碾碎形成了药粉又往倒了水,水是青色的,觉得差不多了装在容器里,跟在陈宋氏去到了菜地里。

     长铁到宋甄身边先是给她把了把脉,又用手打开宋甄闭上的眼睛,之后又拿出已经磨好的药,打开了宋甄的嘴巴,把药灌下。

     宋甄呛到喉咙发出咳嗽声,昏昏沉沉的只有痛感极其强烈。宋甄喝完药后也不知道是晕过去还是睡了过去。

     “长铁侄子,我孙女可还好”陈宋氏此时心已经定下了一半如果小孙女出了事,她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婶子,放心吧只是好些日子不能下床了,静养吧,到时候去我家在拿些药吃上半个月,也就好了”。宋长铁心下也跟着庆幸好在放了血已经处理的极好。不然后果极难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