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宋甄知道芙梅今天出发去闹市里,为她这一行充满担心。

     宋甄身上的酸痛有所缓解,家中无人,在床上呆的厌烦,便设法下了床,一瘸一拐走出房门的散步。

     门外一个10岁的男孩在门外左看又瞧瞧四周,形迹可疑。宋甄仔细看又发现来人又有些眼熟。猛然想起这是叫肉饼的一个人!她远远的看着他,如果他过来要对她怎么样,她双腿行走不走不便她一点反击能力都没有。定局就是落的就是下乘。她想走进屋内。肉饼却比她更快,小步跑到她面前拦住了她。她心中一慌,摔在地上。

     “瘸子”上一次见面这么凶悍的一个女人,在相见弄成这样让人大跌眼镜。

     宋甄努力想站起来,却不想脚麻木的酸痛感悄然袭来。试着站起来的双腿又坐到地上。宋甄盯着肉饼,其实肉饼长长相极其端正,脸上和肉饼一丝也关联不起来。她的眼睛好大好圆,就算跌在地上还是这么凶。“你能不能站起来”?

     宋甄睁着大眼睛防备看着他,就算关心人的话语都说这么恶劣。“你走开”不是想躲她哀家怎么会摔到,此时她又恨这脚如此不中用。

     肉饼看着眼前防备着他的人儿“老鼠”没错,跟偷吃了大米的老鼠一样受到惊吓后理直气壮。

     宋甄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以哀家的眼光来看,以后她怎么看必须长成亭亭玉立,秀丽端壮的女子,怎能和老鼠相提并论。果然讨厌的人眼光是没有眼光的。宋甄转过头也不在看肉饼。

     肉饼本来是想过来看被她娘念叨的老人,她娘说他命不好,若是赶在往十年出生,得了姑父关照,听说城里很多的大官都给他几分面子。他的以后想要什么没有。何必现在想要什么都没有。现在还有一个外来的女孩子,不管什么好事更轮不上他了。虽然,看着她并没有那么讨厌。他突然上前的动作。

     宋甄被他突然上前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扶着她的手后才明白他的意思。宋甄抗拒,肉饼坚持。两个都是一样的年纪,宋甄的重量却不轻,肉饼扶了一会就已经精疲力尽。

     陈宋氏因为担心小孙女在出了什么事,这几天中午提早回家来。距离家门口越近,以为家里又来了孩童,陪孙女解闷玩。走进一看,正看到赖氏家的小儿子,坐在地上的人不是她孙女吗。

     陈宋氏把身上背的箩筐一扔,跑到两人面前推开了想要准备扶宋甄的肉饼。陈宋氏紧张的检查宋甄身上,看到没有外伤,心放下了一半。

     宋甄看看紧张她的老人,在看看被嬷嬷推出三米远的肉饼,叫了一声“嬷嬷”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肉饼被推的一下,头晕眼花怎么都没有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有些委屈,手上的伤流出来血珠,他费力站了起来,心里不服气,拍掉身上的脏污。脸上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来。

     陈宋氏把宋甄抱起来抱回屋中,宋甄把看向摔倒的男孩的目光收了回来。陈宋氏把宋甄放到床上。

     宋甄被放到床上,双脚渐渐缓和过来。陈宋氏给宋甄倒了一杯水。

     “你脚还没好,这几天不要下床了,也不急这么几天”陈宋氏为刚刚推了一把肉饼懊恼,也不由的想自己太冲动了些。

     宋甄喝了陈宋氏给她到的水,知道嬷嬷担心自己也没说什么。又想哀家都在床上躺了几天了,想出去看看阳光,也没能想到体力不支。

     他发誓他会用自己的力量,做到像姑父一样的大官,让大家都对他另眼相看。就算谁都不靠,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做到的。肉饼带着一番心事和壮志凌云回到家中。

     赖氏抓过肉饼的手“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受伤了,那弄的”赖氏脸上纠成一块,儿子不过是出去一会。

     “摔的”肉饼倔强不想多说,男子汉流血不算什么“娘,我想去边关”。他想要的自己会得到。

     儿子的话让赖氏的依赖都坍塌了,好像儿子去了不会回来似的呆住了,她以为她在做梦,晕晕坐到了床上,找到了一些支撑,才回过神来。“你去边关作什么,那可是会死人的,你知道十年前哪里死了多少人吗,满地都是尸体,肉饼,咱不求什么,平平安安就好,咱好好种地,就是去学堂也成”。赖氏边说边留着泪。

     肉饼看到这个平时疼爱自己的女人哭,心中就像被刮了一块肉一样痛。心中决定却不会因此改变“娘我要去,我是男子汉,必须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说的好,是我儿子,肉饼你决定什么时候去。你放心去,挣个前程回来哈哈哈,到时候爹可跟着你享福了”。

     陈宋氏听到这个男人说的这话擦了泪水又流的更快更多,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有多么错误。“他是你儿子”赖氏泣不成声,想让这个男人知道,肉饼是他儿子。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家里总要有人挣荣华富贵,肉饼去了也好,本来我是想让大儿去的,之前没有跟你说过”

     如果肉饼出息了,他这当爹脸上也有光,今天晚上可要多喝酒,希望肉饼挣个大官回来才好。

     肉饼抓紧了拳头,眼前的无赖的男人虽然可恶可就是他爹。肉饼怕在和这个叫为爹的呆在一起,怕自己会做些什么事。

     “肉饼”赖氏想叫住跑了出去的儿子。赖氏看看门口,在看看无动于衷的男人,她心凉的快要透不过气来。只能放声大哭,来发泄她不同意。

     肉饼跑出来后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他心中燃气的熊熊大火,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爹,他跳入河中,他潜下水,他身上此时充满的暴动分子,他双手狂躁拍打水面,他突然冷静下来。看向远方的眼睛越发的亮了“这是自己选择的,不管怎么样他会去的”。就像他爹说的,不为家人也为自己挣一个富贵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