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芙梅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也知道是宋甄防了自己一把。酒楼中所有的宾客忽略了她,好像她不存在一样。想来这事也办不成了,她失望的走下台。

     “你跟我来,我们掌柜的要见你”店小二不明白掌柜要见这个孩童是什么意思,却知道孩童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想的也不深,毕竟一个乡下女孩能有什么事。

     芙梅心中本以为这趟铁定是白来了,也已经做好了被宋甄放弃的准备,她也可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店小二的话语对她来说不易于天籁之音。

     芙梅跟着店小二上了三楼,一个书香书气的一个客间里。一个俊逸的男人,坐在书桌上,敲打算盘,想来他就是掌柜了。

     “掌柜,人已经带到了”店小二低了低头禀告还在打着算盘的人。

     还在敲打算盘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店小二说“你先下去忙吧”,他可不希望把没有必要的事情让旁人知道的道理。

     店小二知道掌柜的不想透露知道他们谈话,非常的识相的离开了。

     “你说你想要见我,你叫什么名字”傅琛双手放于桌面,犀利的眼睛盯在芙梅身上。

     芙梅是一个十来岁的女孩,从小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她此刻心中被眼前的人虎住。又故作镇定,她想到了宋甄说的,她的人,态度绝对不能放低。此时掌柜的既然接见了她,她自然也不能丢了宋甄的人。

     “我是你们贵客的丫怀,你们欠我们小姐的承诺,我们小姐有事交代”芙梅也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也没有别的说法。

     “你们小姐什么人,可有信物证明有两个承诺”傅琛挑了挑眉头,他的双手交叉,把背靠在椅子上。

     “喜都的美好回忆,我们小姐是京里的贵人”。宋甄给她说两句话,虽然芙梅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照说给眼前男子听就是了。

     京里的贵人?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说京里的小姐出来体恤民情,下乡找了这么寒酸的丫怀。傅琛把头低下看着桌面,像是思考什么。“你不会说两句话就能证明我们欠你的承诺,总要拿些凭证出来,我也好向上面交代”。

     凭证?芙梅此刻急了,宋甄哪里有给她什么凭证。她脑子灵光一现“看来你们打算要赖掉了,既然我对的上话你们欠我们的小姐的承诺也是有的可是?我来这一趟也算开眼了,待我回去便跟我们小姐说,你们不认。到时候传了出去也是你们没脸”。

     傅琛没有想到一个村里的孩童说话叼人,如果闹了出去,他上面也不好看,他一步一步走上来可不容易,他想先把事情报了上去,由上头决定。傅琛一会道“你家小姐有事什么交代”

     芙梅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她提起桑音说“我们小姐想要一个宫里出来的嬷嬷,最好是有资历的”。

     宫里出来的老人,这也不是说难办或者简单的事情,要一个资历深切又能安全身退的人何其难办,有点眼色的人早被各宫相继纳入宫中,没有些本事还是真的找不到好的又心甘情愿跟随。不管事情如何看来还是要请示上头。“你们小姐在哪里?有事的时候我们方便通知她”。

     芙梅眼睛转了转,看来宋甄还真有些本事“我们小姐住在宋家村,到时你们办好了事或者有什么到哪里来找我们便好”。芙梅回去的路上还一直在想,这一趟有一些不真实。

     芙梅走出去后傅琛立即拿起毛笔,休书一封,又叫人快马加鞭往城里送去。

     太阳西落,芙梅回到了宋家村,来到了宋甄床前。“你回来了,事情可还顺利”宋甄躺在床上,却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假使这趟没有办成,她在想别的办法也是一样的。

     芙梅挺起了胸膛,眼里闪过一丝得意“自然完成,掌柜的说要过些日子就会有消息”特别想起高台上虽多被难为。不过最后还是被接见。

     “好,这趟你虽然任务算是完成了,你就先回去等他们消息吧,等到他们把嬷嬷找来你会学的更多”。宋甄帮芙梅找嬷嬷,自然是不想亲自提点她。宋甄脑子转了好几弯,芙梅这趟顺利完成了任务说明爹爹所说的承诺还是是有效的。想要找一个宫里放出来好的嬷嬷,确实是要些日子,这样想的话确实不是敷衍。

     “行,宋甄我先走了”。芙梅没有得到宋甄的夸奖,心中有些失望。

     宋甄想到中午掉地上讨厌的人,叫住了芙梅说“等等,明天你帮我去看看隔壁村叫肉饼的那一个人,找些治伤药的给他送过去”肉饼出了什么事,可少不了嬷嬷的麻烦,嬷嬷可也是为了她。希望肉饼可别出了什么事才好。

     肉饼居然能让宋甄这么关心,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呢?“是,不过小姐关心他作甚,他家不是好人”肉饼那一家风评是最不好的,几个村中谁家都恨不得离的远些,芙梅不想宋甄和那家扯上关系,惹出麻烦。

     宋甄看着芙梅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此刻她迫切的希望那些人快些事情办好,嬷嬷来可教导一二。一个丫怀,是不需要质疑主子的决定的。

     没有得到宋甄的回答,郁闷的芙梅想不明白,自己已经告诉宋甄,宋甄没有要改变意思的想法。真是不识好人心。芙梅带着怨气的离开了宋甄家中。

     宋甄窝在小山村里,信息闭塞。可就是回到京里,她也不能确定京里还有多少可用之人。在想到京都挥金如土,她身无分文,想要在城里立足,目前看来只可借姑父的权势。

     “刚刚芙梅来看你了,怎么不多留她一会”陈宋氏对芙梅这小姑娘印象还挺好的,勤快的没有话说,见人了也是笑咪咪的,就是长的磕碜点,倒也还行,不招摇。

     “她家里有事我就让她先回去了,嬷嬷,姑姑又给家里寄东西来吗”。老人手中的一个粉色的,一个黑色的,看颜色,明显比上次寄来好的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