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宋家村外迎来可不同寻常百姓装饰华贵一辆马车,车夫提醒道“掌柜的,我们到了”先下车的一年轻男子和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

     “嬷嬷,这里就是宋家村了,我们到了”上头的交代他去会会要承诺的人,务必把对方的底细打听清楚。傅琛此行觉得任务深重,心思倒是极重。

     “恩,老奴在宫里待了几十年,没有看过外面的山水,没想到这个小村跟个水画一般,瞧着有诗意”话说她在宫里侍候过的贵人,每天过的提心吊胆的生活,出来后整个心都放下来了,就连走路都轻快不少,年轻不少岁一般。

     傅琛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找到那天的小姑娘所说的地址。他到了门口后发现一个女子在画画。

     宋甄画好了衣裳样式,又做了一副牡丹仕女图,她的画工精湛,上了颜色后,更是栩栩如生,宋甄还是不满意,改来改去揉作一团扔了出去。

     傅琛把那一团已经搓着球的纸张拿了起来,打开一看心中惊叹,没有想到小小年纪姑娘画功如此了得。

     “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不要乱翻看东西”。宋甄瞧着这几个人觉得眼生,应该不是村里的人。

     “此言差矣,纸团已经被小姑娘你丢弃,在下不过是目睹一番,请勿见怪,不过姑娘画的倒是极好”。傅琛手拿扇子,双手紧握一个见谅的动作,风度翩翩。

     “可是游客”?宋甄倒了几杯茶水,傅琛几人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我们来找一个叫宋甄的姑娘”。傅琛喝了一口茶水,眼神却注视宋甄。

     “我是宋甄。不知几位如何称呼”?没有想到这那些人办事这么快就把人给带来了。她还以为还要些日子。

     “在下姓傅,可称呼我傅掌柜,小姑娘要的承诺是从哪里得来,我们头特地让在下前来一问,请小姑娘解答”。傅琛本来想一步一步的套话,可是面前的小姑娘不像是能套出话来的人,倒不如直接直白的问。

     “你们的头贵人多忘事,十五年前你们的头可是向顾老将军承诺下来的,我一年前曾偶遇过顾小将军,他得了我的恩惠,身上没有可回报的东西,他便把你们欠的承诺给了我许”。

     傅琛半信半疑,是真是假找到顾小将军调查一番就知道了。不过“顾小将军已经隐世多年,究竟是真是假我们到无从取证,嬷嬷已经给你带来”傅琛深深觉得顾小将军的两个承诺就这样给这小姑娘是浪费。

     本坐着的霓嬷嬷站了起来“宋姑娘,老奴姓霓”。霓嬷嬷在宋甄看她的时候她也在观察着她,她在皇宫几十年,既然猜不出来这个孩童想什么,还能感到在。宫里面对妃嫔的压力。她的心又提了起来。

     “霓嬷嬷”宋甄把眼睛咪成一条缝,眼中丝毫笑意都没有。

     那小姑娘自称眼前的宋甄出自京城,可不知出自京城那一家?“宋姑娘,听你的小丫头自称说你出自京城宋家,不知家父名谁,在下也是京城人士,到时可以拜访一二”。傅琛观察到眼前的姑娘气质端庄,身上还略带上位者的气息,想来家中显赫,不然顾小将军也不会将这么重的承诺轻易转许她。

     “家父不过京里的一户人家,家境普通的很,遗憾于一年前不幸去世”。宋甄边作画边搭话。

     傅琛扯了嘴角形成弧度,普通人家姑娘此通身气派,会作画,那感觉像极一个寡淡多年的人一般。“不知姑娘的画技师从何处”?渊黎?作画的手法像极了女国手渊黎细微作画习惯,据他若知,渊黎只承认前大擎朝太后一个徒弟,前朝太后作画虽然无缘能见,也都一一相传她拥有出神入化的,比她师傅渊黎技高一筹。而大擎朝的太后,十年之前被赐死。

     “我师傅是一位隐身高人,她的名号不希望被他人所知道,傅公子见谅”。宋甄想起不是她的师傅的人,那个对她极其严厉的女子,那个说着她敢入宫后表示永远不是她徒弟,便消失无踪的女子,渊黎。宋甄神情恍惚了一下。而又神情专注的画笔下的水墨。

     霓嬷嬷心跳极快,这傅画的作法像极了挂在皇后房中的那一副挂面。没有想到,一个没有听说过的小姑娘有如此精湛画技。若是有一天。嬷嬷眼中冒起了精光打算。?

     傅琛眼神跟着宋甄下笔的动作,浑然天成,行云流水。最后一笔更是点睛之笔。“姑娘这画可否出售,我想买来挂到我们酒楼大堂位置,供大家共赏,不会蒙尘了好画,姑娘觉得如何”?傅琛痴迷的眼神在画中流转。让人讨厌起来。

     “这画我是打算出售”。宋甄顿了又顿,“可画你买不起”她要为上京准备好钱财,有钱能使鬼推磨。她还指望能出售大价钱。

     这小姑娘的口气真是大,他开了二十年马车遇到头一人。“这是酒楼的掌柜,可支配的钱财是这个数”马夫骄傲的说。

     宋甄看了眼那个男子伸出的三只手指,她笑了一声“可以支配可钱不是他的,总归买不起”。

     “不知宋姑娘出的什么价钱”?这画他势在必得。“或者姑娘可否让在下把取回去观赏几天,让我们头决定买或不买”。

     “可以,你别把画弄脏了,要想买我的画,六百万两银子,一分都不能少”。宋甄对自己的画极有自信,决定要不要买是他们的事。

     车夫和霓嬷嬷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听到提出巨额交易也只是微微惊了一下。只是霓嬷嬷的眼睛越发的亮,并心中认为请她来是为人前的姑娘为教养嬷嬷。一种满意的东西自然流露。

     得了宋甄的应答傅琛马上提了画回程,他把画放在桌子上摊开,又卷成了一卷。“小二,找人给这副画上最好的框”。

     “好咧,二巷子口那一家叉路口专注做框有十来个年头了,听说做工极好,放上个两三百年不成问题”。店小二看了眼傅琛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