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短发女人
    当初ZF察觉到病毒爆发时发布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将各大城市通往城外的所有公路都封闭。并且调派军队介入,直接让军车护送平民出城,想要最大限度的拯救瘫痪的交通,因此除了各种用于疏散平民的车辆,以及装载物资的军用卡车,其余车辆一律不准出城。

     可是,ZF低估了病毒引起的恐慌,几乎在下达封城让军队介入有序疏散平民之前,陷入病毒恐慌的各大城市就开始了“大溃逃”!

     每个城市出城路口堵上数以十万百万的汽车,拥挤在出城路口以及高公路的入口前,排列成长达数十公里的连绵长龙。其中绝大多数以私人轿车为主,奥迪、奔驰、宝马、大众等等……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汽车品牌,都能在这里找到对应的符号。

     然而就因为这样,各大城市的出入口被彻底堵死,军人进不来,民众出不去,而病毒又在极速扩散。再加上还有不少病毒携带者也在撤离的队伍中,很快,骚乱,先从堵塞的公路开始——

     一时间,城里城外都成了病毒的重灾区,这些企图开车出城的人发现骚乱四起,纷纷弃车而逃。就这样,只要是大型城市,出城口以及绕城公路、绕城高速等路线,皆被废弃的车辆堵死。

     走这些路线,唯一的办法就是步行。

     罗飞见前方的公路被堵死,便下车,点了只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虽然他还没从失去战友的悲痛中走出来,但他作为一个军人,知道自己肩上还有重担!瞧见张硕和唐柔走了过来,罗飞问:“张兄弟,来一支吗?”

     张硕摇头:“我不抽烟。最多两个小时就要天黑了,C城外围的夜晚比白天更危险,我们必须先找了落脚处,等天亮了再出发。”

     “没问题,都听你的。”

     张硕点头:“趁着身上的气味还没消散,我们看看附近有没有民房,先躲一晚上再说。”

     “好。”

     此时公路两旁还有不少行尸,但从张硕三人下车走了这么长距离还没被行尸“发现”来看,张硕判断身上的“红色气味液体”还能维持一两个小时,因此倒不急于使用新的药剂。毕竟再过两个小时天也就要黑了,如果身上还保留着白天种的气味,就算喷了夜行种的“绿色气味液体”也很有可能压不住白天种的味道,如此一来很容易将夜行种引来。

     夜晚正面面对夜行种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张硕并不打算延长“红色气味液体”的时间。

     三人顺着公路一路朝前走,张硕一边走,还会顺便把一些废弃车辆上的食物搜集起来。虽然病毒爆发前大部分逃亡的人都没想到食物这个环节,但也有不少人意识到这种情况,因此有些车辆上不仅有大量的零食,还有的车辆上甚至有大米、罐头等等食物。

     张硕以前还是“流浪者”的时候,就跟着组织去深渊区周边搜集资源很长时间,像深渊区外围这种地方虽然没有城市里面危险,但公路上的行尸数量也不少,并且这些行尸还不能用枪打,因为枪声只会引来更多的行尸。所以通常只有两种人会到深渊区附近来搜索资源,一种就是擅长利用各种气味液体“隐匿”自己的“流浪者”,另一种就是“军队”。

     但自从沿海的“南海基地”在一次进入ZJ深渊区外围寻找食物,和大量的尸潮交火,一不小心将城内的x3类异变种引出来导致一个部队全灭后,类似的情况出现了多次,军队也就很少会在深渊区去寻找资源。因此就算过了五年,在这些堵在城市周围的车辆上,依然不乏大量的资源。

     这也是为什么张硕在资源告急时,首先会想到离庄园最近的C市深渊区。至于这些食物的“保质期”根本不用担心,我大天朝的食物保质期动辄十年八年,有些罐头甚至能放二十年之久。在末世之前,就算这些食物保质期到了,很有可能也是收回去重新换个包装再拿出来销售,ZG人的抵抗能力早就达到保质期免疫的级别。更何况在末世,吃坏肚子也比饿死强!

     不过张硕现在不是搜集资源回庄园,而是护送唐柔去“希望基地”以补充自己告急的弹药,因此一路上搜集的食物都以便携包装的小型食物为主,至于大米、粮油等等资源,他在脑子里记下了位置,准备从“希望基地”回来后开辆车来搬。在此之前,还得先回庄园制作更多的“气味药剂”才行。

     “张兄弟,前面有个休息区,我们去看看?”罗飞指着前方公路旁的一个休息区问。

     张硕正准备答应,忽然看到休息区外靠近停靠车辆的位置,有三只行尸的“行走轨迹”非常奇怪,等到走近一瞧,却见这三只行尸的双腿都被绳子摔在汽车上,只能在固定的范围内移动。

     张硕心里暗道:“圈养行尸?”

     不仅时“圈养行尸”,在这个休息区外围还有三根铁网将休息区团团围住,在这些铁网上挂了很多内脏,不少苍蝇围着这些内脏飞舞,再加上时间可能有些长了,这些内脏发出刺鼻的臭味。

     “难道有人在里面?”张硕觉得这些手法很“眼熟”,很像“流浪者”最早使用的几种低于行尸的方法,难道——这休息区里有人?还是“流浪者”?

     虽然休息区里很可能有自己的“同伴”,但张硕依旧没有掉以轻心,拉住罗飞对他摇了摇头,从腰间取出一面镜子,然后以反射光扫了一圈休息区黑漆漆的窗户,确认没有人躲在那里,这才让罗飞和唐柔跟着自己,小心翼翼的从休息区侧面的墙角,一步步朝着大门位置移动。

     “张兄弟,有情况?”罗飞压低声音问。

     张硕回答:“里面可能有人。”

     “那我先进去,你掩护我!”

     “好。”

     在张硕应了一声后,罗飞一个闪身闪到门内,躲在墙角位置,掏出战术手电筒,扫过一些阴暗的角落,一方面确认有没有人躲着,另一方面则是预防有更危险的夜行种躲在这里。

     就在罗飞正准备有下一步动作时,忽然感觉到腰间被一个硬物顶着,接着一个冰冷的女声在他耳旁响起:“别动!”

     “你也别动!”

     几乎在这个女声响起的同时,张硕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你们——”

     罗飞回过头,却见一个年龄不到三十岁的短发女人靠着墙站在排柜后面,他本以为这排排柜紧贴着墙,进来时就没去检查,怎么也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能躲进一个人的缝隙。

     罗飞说:“别紧张,我是军人,只是路过这里想住宿一晚!”

     短发女人这才慢慢放下枪,但当她放下枪后,身后的男人却没有放下枪的打算,不悦道:“我已经放下枪了,你难道不该有所表示吗?”

     张硕毫无所动,一手持枪依旧抵着短发女人,一手伸到她面前:“把枪给我!”

     “喂!你别太过分!”

     “我数到三!一……二……”

     “好好好!拿去!”短发女人气愤的将枪塞到张硕手里。

     张硕又道:“还有你右腰的武器!”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一把枪!”

     “拿出来!”

     “哼!”短发女人冷哼一声掏出枪放到张硕手上,冷冷道:“你们不是军人吗?难道现在军人已经沦落到欺负小老百姓了?”

     罗飞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张兄弟不是这个意思,咱们有话好好说!”

     “原来你们不是一伙?怎么,你也是被他俘虏的?”短发女人挑眉问。

     “不不,我们是结伴去希望基地的。”

     “希望基地?就是C市北边的希望基地?”

     “对。我是希望基地北战团四营营长罗飞。”

     短发女人淡淡道:“没想到还是基地的军人。”

     张硕问:“你们这有多少人?外面圈养行尸和铁网是谁布置的?”

     短发女人皱了皱眉:“这里就我一个人,外面是我布置的,怎么了?”

     “你?”张硕道:“虽然铁网中央的内脏已经有三五天了,但左右两侧的内脏是新挂上去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如果是你挂的,哪怕你已经清洗过了,我也能从你身上闻到味道。但你手上不仅没有一丝行尸的气味,却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所以那些内脏根本不是你布置的!”

     “呵,没想到还是个内行!”短发女人回过头,这才看清全副武装的张硕和他身后一个看上去很冷艳的女人。然后当她回过头,顿时觉得刺鼻的味道更浓郁了,根本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发出来的。原本她还以为是这两天天气有些闷热导致外面行尸尸体和内脏的恶臭味传了进来,但现在才发现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但他明明是个人类,怎么会有这么刺鼻的行尸味?

     难道——

     “你是流浪者?”短发女人问,声音略显激动。

     “你知道流浪者?”张硕反问。

     短发女人点点头:“当然知道,我们头儿说,当初就是‘流浪者’教会她这些抵御行尸的技巧的!”

     “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