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专业的
    张硕开着一辆灰色的皮卡车在山路上行驶着。

     他打算去距离蓝湖村不远的南州镇寻找些补给,顺道捕捉几只行尸回来补充东边菜地的“岗位”空缺。之所以没有去蓝湖村捕捉行尸,一是以为蓝湖村的补给已经被搜刮的干干净净,张硕喜欢做事半功倍的事,因此就算是捕捉行尸,也要顺道找些补给回来才行。第二,为了防止蓝湖村的行尸靠近庄园,张硕在村子和菜田的交界处很下了些功夫,铁网,栅栏等等,导致车子根本无法开进村子,若全靠人力完成,那将相当费工夫。

     因此张硕这才花了一天的时间,制定了一套进入南州镇捕捉行尸寻找补给的计划。

     蓝湖距离南州并不远,开车不到两小时的路程。

     张硕已经来过南州镇许多次,知道这里的白天种不少,大概有十几只,分布在小镇各地,东镇口和西镇口就分别有三五只白天种结群的尸潮,因此他选择从南口入镇,这里只有一两只“落单”的白天种。

     之前张硕想过将南州镇的白天种全部清理了,可他武器以手枪类武器居多,突击步枪就一把95式,并且这两年下来弹夹所剩不多,弹药补充计划早就列入了张硕的三大紧急名单,仅位于食物之后。更何况他又不在南州镇安家,花自己的存货去清理白天种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很多时候,张硕都是能避则避,以节约弹药为主。

     张硕先是开车绕着镇口的大十字路口绕了一圈,探寻了各个路口及远处的动静之后,又确保在安全距离(百米范围)内不会有白天种后,这才调头驶向小镇出口,将车头对准出口,以备自己需要离开时能直接出镇,这才下车。

     由于棉质防护服已经经过特殊处理,白天种的气味能保持8-12小时,因此张硕下车后并没引起周围x1类行尸的注意。

     不过张硕却没想到,这附近有只“不开眼”的x2类白天种。

     他刚下车没走两步,就只听“啊啊啊啊”的一阵怒吼,一只白天种从前方的商铺中冲了出来,发狂般的朝着自己奔来。

     “难怪附近没有发现其他的白天种,原来是有这种‘进化狂’行尸!”虽然“同类别”的行尸很少有互相吞噬的习惯,但有不少“进化狂尸”,可不管什么白天种夜行种,只要能吞的皆吞,导致很多“同类”本能的避开它。这就和张硕使用混合数只行尸胆汁胃液等物混合的“气味液体”达到的效果如出一辙。

     这时,张硕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便携袋上,忽然侧面传来一声惊呼——

     “小心!”

     有人!

     南州镇竟然还有活人?

     大意了!

     张硕心里一惊,由于到蓝湖的前半年他就已经将蓝湖村的补给搜刮的干干净净,所以来这南州镇的次数早就已经超过了他去蓝湖村的次数,就在前不久,大概一两周前他还来过南州镇两次,寻找一些建筑材料。可以说整个镇子他十分熟悉,所以知道这是一座“死城”,没有一个活人。却没想到这才两周没来,这里竟然有人出入!

     原本张硕听到喊声的瞬间就准备奔回皮卡车附近,但对方既然出言“提醒”。同时张硕余光已经捕捉到从臭水沟爬出来的“不速之客”,从他出言提醒并立刻举枪瞄准白天种的情况判断,就目前来看应该对自己并无恶意。

     于是张硕决定先对付白天种。

     “绿色液体试管”砸在白天种胸口,“啪——”的一声试管碎裂,绿色的液体溅了白天种一身,然后那白天种受到夜行种气味的影响开始想要“摆脱”这种气味,不断的挠着自己胸口,由于白天种“力大无穷”,这么两下间已经在胸口“挠”出个大洞,“绿色液体”的气味减弱后,它的注意力再次回到张硕的身上。同时周围的x1类行尸也受到夜行种气味的影响朝着四面散开,想要远离混合了夜行种气味的白天种。

     张硕戒备的盯着那个穿着迷彩服应该是军人的“泥人”,确认他没有其他的动作后,这才持枪冲向白天种,对着它脑袋连开三枪将它头爆掉,然后取出一瓶助燃酒精倒在它脑袋上点燃。虽然不能彻底处理掉白天种脑袋里的“不明肉状物”,但师父说过,高温的灼烧能烧死“不明肉状物”中大量的进化细胞,至少在这种情况下被其他行尸食用,产生的进化源会很少。

     解决了白天种,张硕将枪口对准那个不速之客。

     “泥人”见张硕用枪指着他,赶紧放下微型冲锋枪,举起手道:“等等我是人类!”

     张硕皱了皱眉,末世中充满了尔虞我诈,像这种“轻易”放下枪的人,几乎在第一年就已经死绝了。毕竟除了行尸,末世中更恐怖的是“人心”。扮可怜抢食物的,刚求饶下一刻就夺枪杀人的,这种情况略见不鲜。

     因此刚才这人“出言”提醒自己“小心”的时候张硕就已经感到很别扭了,现在更是对自己“放下枪”,张硕心里顿时揣测这人是否有同伴躲在附近。但作为一个对付行尸的“专家”,张硕通过周围行尸的位置和行动就能判别出有没人类躲在附近,除非是像自己这样的“流浪者”或者是眼前这位躲在臭水沟的“泥人”,只有这样才能骗过行尸,骗过自己。

     巡视一番,张硕觉得这“泥人”应该没有同伴在附近隐藏,这才走向他。

     “泥人”举起手边走边道:“我是一名军人!”

     这时,显然这“泥人”并不是专业隐藏气味的能手,他这几个动作导致他身上某些部位的泥浆掉了下来,身体散发的味道顿时引起了周围行尸的注意,距离他只有四五米两只行尸率先被吸引,摇晃着身体朝他走了过来。

     只见“泥人”正准备举枪射击,张硕赶紧喊停:“住手!”

     他可不想因为枪声和杀死行尸的血腥味给自己引来麻烦,走上前一手压住“泥人”胸前的枪,防止他突生变故,一手取出红色液体朝“泥人”身体各个部位喷了一下。周围的行尸失去了味道,便又如之前一样左右来回走动了。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这是行尸的‘气味’吗?”“泥人”嗅了嗅鼻子,感觉到自己身体上散发着一种恶臭味,这种味道和行尸身上的味道很类似,但比腐臭味更刺鼻一些,却不怎么让人恶心。

     紧接着“泥人”兴奋的想要上前抓着张硕的双肩,张硕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躲开了,但“泥人”似乎丝毫不在意,咧嘴笑了笑。

     张硕望着浑身上下满是臭水沟泥污垢的“泥人”,问“你是军人?”

     “对,我是‘希望基地’北战团三营二班长唐一鸣,请问阁下怎么称呼?”唐一鸣略有些激动的看着张硕。

     张硕被他看的有些奇怪,不过能确认唐一鸣确实是军人。这里所说的军人是在病毒爆发前就已经是军人,并不是这末世被迫成为基地战力的那种“军人”。因为在病毒爆发前就当兵,和之后被迫当兵,完全就是两种气质,后者有一股末世才有的血腥感,以及在举手投足间绝不会有前一种军人的气势。

     张硕并不排斥第一种军人,也就顺势回答了唐一鸣的问题:“我叫张硕。”

     “你好!你好!请问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避开那些行尸注意的吗?”唐一鸣满怀希望的看向张硕,希望他能解答自己心中的震撼。

     张硕扫了一眼唐一鸣,并没直接回答他,而是淡淡的问:“你有95式突击步枪的弹药吗?”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