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美女与月食
        第一卷

         1999第一卷

         1999年七月一日,一颗流星突兀的出现在太平洋上空,带着绚烂的光芒,划过天际,全世界的卫星都紧紧盯着这颗突然出现的流星。《诸世纪》的预言,众人未忘,这是世界末日的预兆?这颗流星最终坠落中华海域的东海之中,坠落之时,海面上波涛翻涌,狂风呼啸,渔船纷纷往回行驶,几搜渔船有幸看到了流星坠落。狂风大浪,整整呼啸了一个多小时,才逐渐平静。中华政府很快派遣了巡查队,在这一片海域进行搜寻,整整搜寻打捞了一个多月,最终打捞起一个脸盆大小的石头。科学家们仔细勘验,这块陨石寿命悠长,专家预测它的寿命堪比地球,也许它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冥古宙时期。至于这石头有何不同,专家们反复研究,发现它除了无比悠长的岁月,和其他的坠落的陨石并无太大区别。

         一年后《诸世纪》的预言,戛然而止。2012世界末日预言已然出现在了各个媒体之上。

         2017年8月31日,炎日熏烤着大地,一个瘦弱的身体在房间内四处寻找着,马思额头满是汗水,“作业呢,作业呢!妈有没看到我的暑期作业啊!”

         “兔崽子,没看到,自己找,找不到,你就等着你爸回来给你吃竹笋炒肉!”厨房里一头母老虎咆哮着。

         马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天好像也不那么热了哦。马思一头钻进了床下,床地下都是这些年他辛苦的结晶,每个学期的书籍,从小学到高中的,教课书以及各个学期的作业。这些书本,马思一直保存到现在,确切的说他老妈一直保存到现在!至于马思,马思不敢扔啊!马思恨不得把这些书本给卖了,它们简直就是马思的痛。

         一头哈士奇,兴匆匆的跑进屋来,看到小主人的屁股高高的撅着,一口咬在了他的屁股上,额是裤子上。马思穿的是大短裤,一下露出了他那白白的屁股蛋。

         “草~二哈!”马思赶紧想拉回裤子,可头却不小心碰到了床头,等他忍痛爬出来时,裤子已被二哈给拖到了脚后跟上。

         “你个二哈,敢脱我裤子!”马思手就向二哈拍去,二哈以为小主人跟自己闹呢,耷拉着舌头一下子扑到了马思身上。可怜的马思,太瘦了,太弱了,一下被狗扑倒在床,二哈兴奋的在小主人脸上,一阵巨舔,马思只感觉脸上到处都口水。马思摆手就去拨那狗头,二哈,岂能放过如此欺负小主人的机会,俩只狗爪压着马思俩胳膊,那是舔的更起劲了!马思挣扎着想起来,无奈力气根本比不了二哈哈,愣是没爬起来,被一头狗给死死压着,马思死的心都有了。好在救星来了,一只拖鞋从天而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狗头上。二哈一个跃起,飞快的钻进了床底下,“汪汪~”二哈兴致高昂的叫了俩声。

         “一个这么大的人了还能被狗欺负,厉害啊!”母老虎哼哼了俩声。

         马思简直欲哭无泪,难到自己想吗?可是这身体就这么弱,没法啊!确切的说自从12岁那场车祸后,身子骨就这么弱了,大病没有小病不断,跑俩步就直喘气,提个十斤的东西,浑身上下就酸的要命。

         马思辛苦想锻炼出点肌肉来,可悲的是肌肉没练出来丁点,人却瘦了七八斤,还差点进了医院。此后马思再也不敢乱动弹。

         “妈,你到底有没看到我暑期作业啊,明天就要开学了,床底下没有哎!”马思实在是想不起来这暑期作业给扔哪了,漫长的一个暑假,自从做完后,就没关注过。

         “去狗窝看看,也许二哈给你叼到他狗窝里去了,上次看见它窝里很多纸。”母老虎眉头挑了挑。

         “啊!”马思猛的一拍额头,真有这可能,这二哈什么干不出来啊,自从有了二哈,家里的东西就不敢买真皮的,刚上个礼拜没人在家,客厅的电视机楞是被二哈给砸到了地上,还拖了一米多远。好在电视机质量还行。

         马思跑到狗窝前,暑期作业还真被二哈给叼过来了,不过这暑期作业早已惨不忍睹,零零散散布满了整个狗窝。马思只感觉脑袋一晕,差点瘫在地上,这作业交上去,怕是要被班主任罗刹女给整死。

         “二哈!”马思从门边拿出个扫帚把子,就冲进了屋,“出来,看我不打死你!”“汪汪”二哈欢快的叫了俩声,做为一只聪明的狗狗,是肯定不会出来挨揍的。

         第二天早上,马思一脸颓丧的出了门,书包里放着他一夜辛苦拼凑出来的暑期作业。进了教室,马思便瘫在了椅子上,走路累的。

         “嗨~马思!你来的好早哦!”一具俏丽的身影坐在了马思身旁,马思抬了抬头,又趴在了桌子上“我很累,别理我!”

         奚小瑶马思的美丽同桌,追她的小朋友能绕操场一周了!俩人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高中,一直都是他同桌,这简直就是天注定的缘分啊。可惜啊,马思秉着不吃窝边草原则。一直以来,俩人都是属于好朋友。

         确切的来说,马思是受奚小瑶保护对象,从五年级开始被奚小瑶同学保护至今。同桌12年,说句不好听的,马思放个屁,奚小瑶都能知道他吃的啥。况且马思这小体格子,他也吃不动这天鹅肉。

         “把你暑期作业拿出来,让我抄抄!”奚小瑶拍了拍马思的头。马思虽然身子骨弱,但成绩一直在年级里盘踞前三,做为学霸级的存在,奚小瑶当然少不得打他主意。

         马思小眼一转,脸上露出一丝坏笑,随即很快掩藏,“你真的要抄?”

         “废话,姑奶奶,还有一大半没做呢!”奚小瑶用笔使劲的往马思身上戳了戳,“赶紧!”

         马思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放“要哪本,自己拿!”奚小瑶笑眯眯的结过马思的书包,打开书包的刹那,一股浓郁的狗味扑鼻而来,奚小瑶被呛的连打俩个喷嚏“我去!你家二哈够可以啊,”奚小瑶拿着稀稀落落的暑期作业道。

         尽管这本子臭,但奚小瑶还不得不抄,论正确力,班级里可唯有马思一人,不抄?非得被班主任罗刹女给整死不可。罗刹女可不管你可不可爱,是不是美女的。

         教室里人逐渐的多了起来,教室里热闹起来。奚小瑶撅着小嘴,一边奋笔疾书,俩耳不闻窗外事,尽管它的确很臭。

         “叮铃铃”上课玲响了,就在上课铃声响起的刹那,整个天空突然暗了起来,一瞬间,伸手不见五指。马思只觉得耳朵翁的一声,立刻从浅睡中惊了起来。

         “月食~是月食!”整个教学楼,所有的学生都兴奋的叫嚷着,马思也摸索着走到了走廊前,只见天空漆黑一片,整个太阳被遮的毫无一丝光亮,一股凉风平地而起,马思猛的打了个寒颤,马思感到了一阵不安,一股发自心底的凉意从脚一直流窜到脑海中,就仿佛12岁车祸那年。

         遥远的星空,一只巨大的眼眸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