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那奇怪的鬼噩梦
        天好像越来越黑,学校里突然刮起了风,风很凉,也很大,吹动这树木呼呼作响,没关的教室门,窗户,不断发出咣咣撞击声,一切好像末日来临一般。

         马思紧紧的盯着消失的太阳,仿佛间看到无数的黑色光芒撒向地球。遥远的边际,那黑幕中又似乎在分裂出什么,然后掉落在遥远望不见的海中!东西很遥远,肉眼几乎察觉不到!马思自己也未能肯定自己的眼光。

         这月食来的太过蹊跷,大家并未收到过将会发生月食的消息!大家也显得特别亢奋,纷纷用手机记录下这不同的一刻。

         因为月食,校园里,大街上,灯一下子全亮了,

         “马思,那里好像有东西掉下来了!”奚小瑶拉着马思的手,声音有些颤抖。

         马思清楚的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不安。“怕什么,根本没有,别大惊小怪,你可是立志要成为新罗刹女的女人!”马思调戏着奚小瑶道,奚小瑶恨恨的给了马思一个白眼。马思的偷奸耍滑,让奚小瑶的不安才逐渐的淡了下去。

         “请同学们保持镇定,这不过是普通的天文现象,为了师生安全,请有序回到自己的教室,听从老师安排。等天文现象结束,报好名的同学,可以先行回家,等待明天继续上课。”

         广播一连播了三次,被同学们谈之色变的班主任罗刹女罗雨也来到了教室中,喧闹的教室一下安静下来。

         罗雨不丑,相反她很漂亮,拥有着让人羡慕,欲罢不能的性感身躯,勾人心魄的细长美腿,呼之欲出的爆满双峰,以及一张清秀的貌似美女明星刘诗的脸,研究生毕业的她来学校任教已俩年。如今也不过才28岁,整个学校能比他漂亮的,绝对没有超过三个,按说追她的人应该挺多的。但是,却人人谈之色变,唯恐避之不急。

         传说中,罗雨刚进学校教学的时候,便受到了本市《静拳馆》馆主,曾经的全国重量级拳击冠军拳王许之龙的强力追求。

         罗雨对这追求,烦不胜烦,就在这学校,在这操场上,展开了一次美女与野兽的拳击公开赛。三秒,曾经的拳王许之龙便被KO了。江湖传言,罗雨的美女拳,让拳王许之龙在医院呆了整整一个星期。

         一拳击倒拳王的女人,还有多少人敢惹?罗雨对自己的学生也格外严厉,作业不交?罚抄一千次,那是轻的,单脚站立一下午,那是饭后茶点,顶着大太阳,在操场上做广播操,操场绕跑负重十公斤,那是常有的事。又因为她姓罗,后来便被好事的同学们称呼为罗刹女了。很快这响亮名头便传遍了整个学校周边。人的名,树的影,到现在罗雨这颗熟透的水蜜桃已无人敢去采摘了。

         罗雨站在讲台上,看着黑压压的人头:“暑期作业,我今天不看了,学习是你们自己的,成绩也是你们自己的!心你们自己收一收,别把暑假的不良习惯带到新的学期,明年你们就高三了,就要面对严峻的高考,你们自己注意。今天再让你们休息一天,明天过来发放新书!”

         等罗雨说完话,天也渐渐放明了,风也渐渐止了,随着罗刹女的一声下课。同学们飞一样的,冲出了教室。

         马思与奚小瑶一并走在学校里,狂风过后,学校一片狼藉,各种吹断的树枝,树叶,丢弃的垃圾袋,打破的玻璃渣子。到处都是。

         “小瑶,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的话,等下校长大人看到外面情况,非得让我们留下扫操场不可。”马思道。

         “是哦!赶紧走。”奚小瑶轻拍了一下脑门,拉着马思便冲出了校门。

         大街之上更是狼藉,马思二人也没了逛街的兴趣,往日的话,奚小瑶非得拉着马思逛一下不可。二人互相道别,各自回家。

         回到家里,母老虎上班,也并不在家。马思鞋子一甩,累的瘫倒在床,很快沉沉的睡意便涌了过来,很快便睡了过去。

         马思感觉全身开始热了起来,越来越热,逐渐的感觉整个人投入到了火中一般,很快强烈的疼痛涌了上来。四周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丝光,马思又感觉整个人不断的往深渊中掉落下去,好像即将迎来死亡一般,想要大喊,仿佛只要喊出一声,一切都会变号,但口中的哀嚎,却怎么也喊不出去,深深的无力。强烈的意识呼唤着马思自己赶紧醒过来,醒不过来,马思感觉自己会永远这样长眠下去,永远醒不过来。

         一丝微弱的光,出现在遥远的前方,马思停止了坠落,临空站在无边黑暗中,马思紧紧的盯着那丝放出一丝微弱光芒的地方,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想要去抓住那一丝。那全身的炙热,全身上下的疼痛,那一瞬间好像都消逝了。

         随着不断的靠近,光越来越大,不知道走了多久,马思终于站在了那到光前,那是一道虚掩的门。也许推开门,自己就会醒来。

         门被马思堆开了,但眼前的一切,让马思目瞪口呆,那是一片真正望不见的星空大海,但又不是星空大海。到处都是火焰。巨大的球体,和巨大的球体相互碰撞,发出强烈的爆炸,爆炸的余波瞬间又将周边的球体吞噬,然后接着炸裂。这边还未平息,那边又开始了。马思只是傻傻的望着一切,整个人已经呆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毁灭,仿佛永不停歇。

         不知道什么时候,遥远的地方出现了身影,双手一指,那一片爆炸便不在继续,安静了下来,又是一指又是一片安静。

         整个星空很快归于平静,但是整个星空却早已浑沌一片,狼狈不堪。

         身影面对着这一切,深深的叹息一声。那叹息声层层叠叠,在星空中产生阵阵波纹。

         他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整个人开始逐渐的消散,血液,身体,皮肤,发须,都在消失。一点点的融入在这无边的,星空之中。

         不知道消散了多久,马思也不知道自己望了多久。那身影,消散的只剩下了一只眼睛,望着这一切。

         那阵阵叹息的波纹,将整个星空分割成了一片一片,整个星空仿佛有了生机,慢慢形成了无数微小的核体,可没多久,爆炸又发生了,那些核体相互碰撞,再次产生爆炸,但是这次却变的井然有序,爆炸将无边的浑沌,吞噬了进去,形成了炙热的球体,然后慢慢的平静。那些形成的球体,不在相互碰撞,好像安静了下来,爆炸的余波也不会再次引起它们的爆炸的冲动,只是将它们轻轻的推动着。

         那身影消散了,马思却感觉到那眼睛在笑。那眼睛好像已经笑累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眸。

         就在眼眸彻底闭上的刹那,马思醒了。

         看着熟悉的环境,马思长叹一口气,“呼!吓死爷爷我了,原来是一场梦,真他妹的吓人。”

         马思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见自己的席子早已湿透,黏黏的让人难受。。

         “这到底什么鬼噩梦啊。让我流了多少汗啊!”这席子明显是不能睡了。“看来我得洗洗!”马思拾绰起席子,背到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