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伏击
    “孩儿要去寻找母亲,让我们一家团聚!”说完,章御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唉......”章员外见到章御坚定的神情,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最后化作了一声叹息。

     “爹,其实不论是否修仙,人生都充满了争斗,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唯有自身强大,才能够对付一切未知的危险。孩儿只有足够强大,才能够保护爹娘。即便我现在是状元,是驸马,但是如果有一天,因为一些事情,皇上下旨捉拿我们,孩儿拿什么保护爹。但如果我是修仙者,孩儿大可不必担心。皇上也必定不敢得罪我们。如果孩儿的以身犯险,能够换来合家欢乐,孩儿又有何理由拒绝?”章御此番将心中埋藏多年的话语说出,只感觉浑身说不出的轻松。

     再看章员外,听着章御的话,眼眶早已湿润,颤抖着说道:“我儿,为父没用,苦了你啊!”说着,章员外扶着额头,泣不成声......

     夜晚的月光是那么的明亮,照映着书房中的父子二人,照亮了整个章府,照映出了距离县城不远处的三道人影......

     第二天一早,打坐中的石逸轩与王耀学睁开了双眼。二人洗漱完毕后,便随着侍女来到了章府的一处侧厅。

     这一晚,石逸轩将之前从张志杰三人身上得来的法术全都修习了一遍。虽然没尝试,但石逸轩感觉,以混沌决的特殊,不论什么属性的法术,都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来到侧厅,就见章员外满面红光的起身相迎,章御也是满脸笑容,不像昨天测试时,一脸的冷漠。

     石逸轩见二人如此,也没多想,估摸着是为能够进入仙派修仙而感到开心吧。

     待宾主落座,章员外向石逸轩二人开口道:“二位仙师,昨日匆忙,有何怠慢之处,还望不要见怪。今早备了些酒菜,粗茶淡饭,不比贵派,只能屈就二位仙师了。”

     “章员外哪里话,我二人在此叨扰,已是过意不去,如今贵公子能够拜入我玄霄派,以后我们也是师兄弟了,章员外也就不必客气了。”石逸轩见章员外如此客气,也是笑着说道。

     “仙师说的是,犬子年幼,等进入贵派后,还要仰仗二位多多招抚,在下先在此谢过二位了。”说着,章员外起身,向着石逸轩二人躬身施礼。

     “不可不可!我二人与章御公子年龄相仿,当是互相帮助才是,章员外如此,可是折煞我等。”石逸轩与王耀学见章员外又要拜礼,赶忙起身搀扶。

     “那就多谢二位仙师了,来来来,快吃菜,这是本县最好的厨子做的,味道还行,二位仙师也来品鉴一番。”章员外见状,热情的招呼石逸轩二人就餐。

     半晌,当几人用餐结束后,石逸轩对章员外说道:“章员外,此间事了,我等也该告辞了。实不相瞒,我等此次下山除了招收弟子外,一方面还想要顺便回去探望父母,也就不再多留了。还请员外与贵公子准备一番,这就动身吧。”

     “这,也好。既然二位仙师回家心切,我也不能阻止二位的孝心。这便与犬子准备一番,二位仙师还请稍等。”章员外见石逸轩二人急着回家,也知是人之常情。

     说完,让侍女带石逸轩二人在前厅喝茶等候,自己与章御一起去收拾准备。

     也就一刻钟的时间,章员外便与章御来到了前厅。想来,昨晚父子二人已是说了好些话,此刻也没多言。

     “让二位仙师久等了,犬子已是收拾妥当。这是路上的盘缠,也有孝敬二位仙师父母的茶水钱,二位仙师不要推辞。”

     说完,就见章员外身后的侍女端着盛盘走到了石逸轩二人面前,只见盘中放着一小摞金灿灿的金条。

     石逸轩见此,赶忙说道:“员外这太多了,我在此等已是多有打扰,岂能再收如此多的银钱。”

     “逸轩师弟,既然章员外说了,有给咱们父母的茶水钱,咱是用不到,改善下父母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当然,章员外,我们也不会多拿,每人拿两条足以。”说着,王耀学先是给了石逸轩两条金条,随后自己也收了两条。

     接着说道:“行了,钱也拿了,我们便告辞了。”

     “挨,好,二位仙师请!”章员外见此,心中不由放心了不少。

     也是章员外见过很多修士,在招收完弟子之后,向县里拿了不少好处。此刻见石逸轩二人为人正直,品性沉稳。对章御此行也就放心了。

     章员外一直将石逸轩三人送到县城门口,直到看不到三人的身影后,才颓然的回到府邸。

     再说石逸轩三人。出到县城之后,由于多了一个没有修为的章御,而激发木舟飞行的灵气符只有一张,二人修为不够,无法支撑木舟运转的法力消耗。也只得缓缓的向着村子的方向行去。

     待走了两柱香的时间后,王耀学不由问道:“石头,不对啊!怎么又回到这里了。这里之前不是刚刚走过吗?以你我现在的修为,不应该会迷路啊!”

     再看石逸轩,此刻也是面色凝重,见王耀学发问,沉声道:“这是阵法,咱们不知不觉间,走入了一个阵法之中。注意周围动静,保持警惕,章御,来我身后。”

     石逸轩刚刚说完,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狂笑之声。

     “哈哈哈!可以啊小子,还知道阵法。三哥,看来果真如你所料,这小子不一般啊!”

     话声落下,就见不远处的空地之上,凭空出现了一道身影。而后,在石逸轩三人的左后方,也出现了一道身影。最后,三人的右后方也走出了一个身影。

     此三人中的两人,正是当初石逸轩杀死那名青年后,赶到现场之人,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身材矮小,皮肤略显褶皱之人。虽然身材矮小,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老三,做的不错,这小子修为不高,却知道这么多的东西,且老五还死在他手上,老子炼筑基丹的灵药也被这小子拿去。这次回去,老大必定重重有赏,我也可以找人炼制筑基丹筑基了。”就见那身材矮小之人,盯着石逸轩说道。

     “一切都是二哥的功劳。我只不过是为二哥跟踪此人而已。”却是那一直没说话,留有山羊胡的男子开口道。

     “喂,你们三人是谁,为何堵住我们的去路?你们可知道,我们是玄霄派弟子,若是想要对我们不利,就不担心玄霄派的报复吗?”王耀学此时已是擦觉不对,扯出师门想要吓退来人。

     哪知先前开口之人却是哈哈一笑,说道:“我们是谁,问你旁边那小子就是。至于玄霄派?别以为我不知道,对于你们这些记名弟子,玄霄派还不至于为了你们三个小娃娃而大动干戈。大不了做完这票,我们离开此处就是。”

     听此人说完,王耀学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转头看向石逸轩。就见石逸轩沉思片刻后说道:“先应付眼前吧,其中缘由,回头和你解释。”

     见石逸轩说话,多年的相处,让王耀学选择相信。抬头警惕的看向三人。

     “哈哈哈,回头说?只怕你们没那个命!老三,动手!”话声落下,就见那身材矮小之人率先冲向石逸轩。

     那凶恶大汉也是爆喝一声冲向王耀学。至于那留着山羊胡的男子,则是站在一旁,观察着战场。

     眼见二人冲来,石逸轩先是一把将章御推开,对着章御吼道:“退开!”而后施展疾风术,双手掐诀,一片水沼便出现在了矮小男子脚下。

     石逸轩身子快速的向后退去。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石逸轩这次直接运转混沌决,不过是压制在了炼气一层的修为。即便如此,法术施展后的威力,比之刘裴琦当初施展的水沼术还要强大。

     只见矮小男子因为水沼术,身形为之一顿,速度也变慢下来。

     石逸轩向后退去的同时,双手不断的掐诀,水蛇术、火球术、火矢术接连打出,同时一拍储物袋,接连激发了三张火球符和一张冰箭符。

     虽然石逸轩只是将修为压制在了炼气一层,但是混沌决的威力却是不可小嘘。顿时让矮小男子一阵手忙脚乱。

     矮小男子虽然一时有些狼狈,但修为高出了石逸轩太多。看似慌乱,但此人炼气大圆满的修为,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将石逸轩激发的法术一一化解之后,再次冲向石逸轩。

     再看王耀学,一黑一白两把飞剑环绕四周,配合着脚下的奇异步伐,时不时的刺向凶恶大汉。令凶恶大汉一时间难以接近王耀学。

     石逸轩无暇他顾,矮小男子在冲来的同时,掐诀间向着石逸轩一指,顿时间,一道灵力形成的滕蔓快速的冲向石逸轩。

     见滕蔓飞射而来,石逸轩灵识散出,张志杰的那把铁质长剑自储物袋内飞出,向着滕蔓斩去。但见那滕蔓速度不减,直接将石逸轩的长剑卷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