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梦中授法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天枢星北部,晋国京城郊外的一处悬崖边,伴着春风,传来了一阵带着无奈的狂笑声。

     “想我寒窗苦读,一心想要报效国家,光宗耀祖,却不想被尔等小人所阻。村里四邻都说老石家要出个当官的,呵!如今考卷被换,检举无门,我还有何颜面面对父老乡亲。昔日的赞颂,简直就是最无情嘲弄!爷爷的期盼,父母的腰杆......哎!罢了罢了,世道如此,我又何须执着,就让这一切都随风而去吧...”。

     话声结束,一道白色身影于悬崖落下。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年轻的面庞,年纪约莫十六七岁,普通的长相,却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符的淡然与看破尘世之感。

     不断下坠的石逸轩,听着耳边因快速落下而引起的“呼呼”风声,心中是那么的平静。就在石逸轩闭着双眼,静静等待落地那一刻的时候,悬崖下的一片树叶,伴着春风,似无意的刚好被跌落的石逸轩碰到。

     然而,石逸轩在接触树叶的瞬间,于空中看去,石逸轩却是突然消失,只剩下了树叶依旧飘荡着。而在那消失的瞬间,石逸轩却是突然失去了意识......

     “小友,你醒了?”

     随着一声呼唤声,石逸轩渐渐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白雾之中,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朦朦胧胧,唯独不远处的一个人影,分外清晰,虽身穿白色长袍,却不受周围环境影响,观其身形外貌,是一老者。

     石逸轩从地上爬起,朝着老者拱手行礼道:“老人家,您是在叫我吗?这里可是地狱?我是已经死了吗?”说着,又朝四周看了看,心中不由疑惑。

     “小友”,见石逸轩询问,又四处观望,老者左手背后,右手轻缕胡须道:

     “你没死,这里也不是地狱。说到这里,老夫倒要好好说教你才是,如此年纪,为何要寻此短见,万事万物,存在即合理,你既然生于此世,必定有其缘由,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你如此作派,对得起谁?又岂是男儿所为。世界很大,你该去多看看才是!”说这话时,老者满含深意的看着石逸轩。

     石逸轩听着老者的话,心中不由有所触动:

     想自己这十几年来,基本都在家中度过,除了此次进京赶考,最远也只去过县城。所接触的人,除了自己父母与发小王耀学及其家人外,村里其他小孩,也因自己一心读书很少出门而无甚接触。自己寻此短见,虽然免去了他人的白眼和嘲弄,但父母该如何是好,谁来抚养日渐年迈的父母。只要活着,总还是有挺直腰杆的机会,若是就这么死了,自己是没了烦恼,但是父母却要白发送黑发。自己真是做了一次糊涂的决定,也太自私了一些。

     石逸轩低头思索着,后又念及京城的所见所闻,心头也不禁火热起来,考卷被换之事所带来的悲痛也散去了很多。

     抬头刚要说些什么,却见老者右手一挥,一道白光飞过,直奔自己头顶而来,同时出声到:“你我也算有缘,就让老夫来帮你一把,望你好生参悟,你我终会再见”。话声落下,只见老者身影慢慢模糊,随之消失。

     而那白光之快,另石逸轩根本来不及闪躲,便融入脑海之中,随后意识开始模糊,渐渐失去知觉。

     悬崖下的那片树叶,此时依旧在天空中飞舞着。穿过树林,与飞鸟缠绵;飘过湖泊,与渔翁作伴;翻过了山丘,落在了一处小村子的村口,蓦然消失,却是出现了昏迷的石逸轩。

     “嗯~”石逸轩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使其不由发出了声音。待双眼适应阳光后,这才发现,这里的环境似乎很是熟悉,来不及多想,脑海就传来阵阵不适之感,很是沉闷眩晕,伸手想要扶住额头,减轻不适,却惊动了床边之人,此人正是石逸轩的母亲。

     母亲见石逸轩醒来,很是激动,赶忙询问:“逸轩,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老石!老石快来,逸轩醒了!”喊声刚落,房间门便被推开,一道身影已是来到床前。

     父亲蹲在床边,看着石逸轩,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说些什么,嘴巴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只是轻轻的叫了一声:“轩儿”。

     此时石逸轩的脑海才慢慢从不适中缓过神来,看着自己的父母,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回到家中。

     “之前的老者想来是自己做的梦吧。”刚刚想到这里,看了看房间,又看了看自己父母,顿时心中一惊,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出现在脑海之中,一时间呆愣在那里。

     石逸轩的父母见自己儿子刚刚醒来,还没说话,就突然呆在那里,心下更急。

     母亲不由唤道:“逸轩,逸轩你不要吓我们,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不是去进京赶考吗?怎么会晕倒在村口?是不是没有考上,没关系,没考上没事,我们不怪你的,你可别吓我们啊!”说着,石逸轩的母亲没忍住,泪水流了下来,却还眼巴巴的看着石逸轩。

     “哭什么哭,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知道哭,没事也让你哭出事来了。”石逸轩父亲虽然在呵斥老伴,但内心的紧张与关切都表现在了脸上。

     石逸轩父亲的呵斥声,将处于震惊中的石逸轩唤回了思绪。看着自己父母担心的神情,石逸轩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道:“父亲,母亲,让你们担心了,儿没事,只是考卷被换,没能考上,心里有些失落。路上盘缠用完了,大概是在村口饿晕了吧,不必担心,休息几天就好”。

     听到儿子说话,且神志清醒,石逸轩的母亲忍住哭泣,边点头边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昏迷这三天,县里的郎中也看不出是什么问题,可把我们吓坏了”。

     父亲见石逸轩没事,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唤起石逸轩的母亲,说:“快起来,没听到儿子说饿了吗?快去做饭,让轩儿好好休息”。母亲连声应是,站起身,擦着眼泪,和石逸轩父亲走出了房间。

     石逸轩看着父母走出房间后,不由开始思考老者的问题。

     自己明明是跳崖,没死不说,现在居然在家里。要知道,那处悬崖可是在京城郊外,距离自己家不知多远,自己徒步走了两个月才赶到京城。而做了那个奇怪的梦之后,自己居然回到了家中。

     难道......难道那老者,是传说中的仙人?那......那老者朝我挥出的光团又是什么,还说什么好好参悟?终会再见?

     想到光团,石逸轩就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好像多了什么东西,想来就是那光团吧,虽然看不到,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当石逸轩想要知道那光团到底是什么时,却突然感觉到,光团中有什么东西分离出来,而脑海中就突然出现了一段文字。

     “苍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

     本能的,石逸轩在心中默念这段文字,顿时,石逸轩体内好似有了一股气流,流遍全身,身体不由一阵轻松,而随着念完这段文字,这种感觉也消失不见。

     身体上的变化,再次让石逸轩的内心感到震惊。“仙法,这是仙法,那老者一定是仙人,这个世界真的有仙人!”

     许久,石逸轩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激动,回想到梦中老者的话“世界很大,你该去多看看才是”。

     当时还不理解老者的话中意思,还以为是指这个凡人的世界,原来是说凡人之外的世界,枉我还是个书生,却是见识浅薄了,也太肤浅了。

     平复了心情,石逸轩心头开始犯困,便沉沉的睡去了。石逸轩不知道的是,那光团的信息量太过庞大,即便有那神秘老者出手,以石逸轩的体质,还是昏迷了三天,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才调节过来,使其能够苏醒,却还需要多休息才能彻底恢复。

     醒来已是晚上了,刚清醒一会儿,房门便被推开了。石逸轩母亲端着一碗粥,来到床前,看到醒来的石逸轩,柔声道:“醒了啊,下午看你睡的沉,就没有叫醒你,你王叔叔一家下午来看你了,这会儿在外面和你爹喝酒呢,来,起来喝点粥,里面放了红枣枸杞,给你补补气血。”

     说着,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去扶石逸轩。

     “母亲,我自己喝就是了”。坐起来的石逸轩,看到母亲要喂自己喝粥,赶忙伸手说道。

     哪知母亲白了石逸轩一眼,身子一挪,让开了石逸轩伸出的双手,略显溺爱的说道:“你现在是病人,需要照顾,再说,你是我儿子,我喂我儿子喝粥怎么了,快吃。”说着,朝勺子里的粥吹了吹,再次喂到石逸轩的嘴边。

     看着母亲的神情,嘴角幸福的微笑着,石逸轩的心仿佛被拉扯着一般,紧紧的揪着,忍者眼眶中的泪水,张开嘴,喝下了这勺温馨的粥。

     此时的房间分外安静,只留下了母亲吹气与石逸轩喝粥的声音。

     但石逸轩的内心,却因为仙人老者而在不断挣扎着。待到喝完粥,石逸轩问道:“母亲,耀学来了么?”

     “来了,在外面吃饭,我这就把他叫进来,你昏迷这三天,他可是天天来看你。”说着,母亲起身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屋外传来了王耀学的声音:“石头,石头你可算醒了”。

     “混小子,不能小点声,不知道逸轩刚刚醒来吗?”这是王耀学的父亲在呵斥王耀学了。

     房门轻轻的推开了,露出了一个不大的脑袋,看起来鬼精鬼精的,看向床边时,还伸着脖子,朝石逸轩吐了吐舌头。

     王耀学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关上门后,拍乐拍胸脯,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看其样子,分明是被呵斥之后,吓的不轻。

     “你啊你。”石逸轩无奈的摇头笑道。被逗乐的同时,心情也不复之前的纠结,变得平静了下来。

     却是心中已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