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绝望的可可
     “可可……”听到可可的声音,我立马跑了过去。

     “老弟,你总算来了啊,谢谢你把可可给我带过来。”陈虎看到了我,笑盈盈的说。

     天下着暴雨,雷声轰隆掩盖了整个黑夜,路上不再有行人匆匆,世界一片悄然寂静。陈虎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没等我给可可解释,就先谢了我帮她骗来可可,将祸水泼在我身上。

     这下,可可眼里的愤怒更深了,像要挖掉我的心。

     “虎,虎哥,你不是说找可可给她道歉吗,怎么,怎么……”我看着地上衣服被撕坏的可可怪不舒服,身上全是淤青和泥巴,之前一定没被少打。

     “对啊,我现在就在给她道歉。”陈虎的笑容阴冷了起来,像是在警告我什么。

     我打了个寒颤,又望了可可一眼。可可平时虽然刁蛮,但人绝对没坏透,也不是什么不讲规矩的小太妹。陈虎和她到底什么仇什么怨,竟然到了这地步。

     “熊仔,以后我们就是最好的兄弟。今天这事我要和可可单独解决,你先回去吧。”陈虎说完,虚情假意将我往雨里推。

     “没事,你教训她吧,我在这里等等,不会妨碍你事的,雨大呢。”我第一次看到可可这样的惨样,实在不忍心走。

     我敢保证,我前脚一挪开,这几个男生立马会对可可做出兽行。连衣服都脱了,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陈虎一听,先是笑笑,然后一巴掌趁我不注意就扇在脸上,也不打感情牌,什么表情都没有就骂了一声:“滚!”

     一个字,却震耳欲聋。

     这下,我和他之前的‘友好关系’也骤然吹破。对于找到可可的陈虎,我已经没有半点利用价值,他连多看我一眼的时间都没有,还怕我妨碍他‘做事’。

     眼前,陈虎蛮横无理的样子和可可令人痛惜的惨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年少的我多少有些看不惯陈虎这么欺负人,但电闪雷鸣之下,我注视到了陈虎脸上的几条疤痕,都是货真价实的刀疤。怪渗人的,他肯定砍过人。

     “臭结巴,我们家哪里亏待你了,你竟然这么出卖我!你给我滚,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可可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盘着腿想要站起来,但她并没准备逃,而是朝我撕心裂肺咆哮了一声:“滚……”

     嘶吼声在空荡的地下室回响起来,我玻璃渣的心以及对可可的最后一丝希望,全都化作泡影。

     我不知道,可可到底是有多讨厌我,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骂我。擦着脸上的眼泪冲进去了暴雨里,我心里很是憋屈,明明是在想办法帮她,我没有出卖她,可她怎么老这样冤枉我。

     我从小营养不好,我妈拖大我特别不容易,我的确长得又瘦又丑很难看,可我从踏进林家门的第一天,就把可可当成好姐姐看,努力过无数次想接近她,所有的屈辱和她对我的污蔑我都独自抗了下来,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连我想帮她一下,她也觉得肮脏。

     大雨很快洗刷了我的身体,揪心的眼泪混着雨水一起流进了下水道里。我一边跑一边哭,痛恨我爸对我妈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痛恨他们将我生下了这个世界却不给我一个完整的家,痛恨自己怎么这么懦弱。

     到了ktv门口,尤丹撑着伞颤颤巍巍在等我,冷得打哆嗦,看到我跑了出来忙问:“罗雄,可可姐找到了吗?你个男生,哭什么呀!”

     我回想起刚才可可凶我的样子,一狠心一咬牙跺脚扯谎说没找到,路是她自己选的,我干嘛管她死活。

     尤丹心地善良,还很固执,焦急的问我,这么大雨可可会去什么地方啊?

     我这才没忍住,给她说了刚才发生的事,说可可没一点想回去的意思,还骂了我。或许,她和陈虎本来就是一路人吧,万一她就喜欢这样呢。

     尤丹闻言很气,问我:“罗雄,你平时挺聪明,怎么连这事都不懂,吼你明明是不想让你摊进这件事来。”尤丹又说:“你想想,哪个女孩子希望自己被欺负啊?”

     这一句,着实将我拉回了现实里来。对啊,我进门的时候可可都还在哭喊着,而我出现之后她的面色鬼使神差凶恶起来。难道,她真是故意要骂我走?

     我慌了神,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此时的我,竟然还没有一个女孩子冷静。

     “报警啊,不能让他们欺负可可……”尤丹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很果断拨了110。

     对,报警,我都在想什么。我喃喃自语的说,心神越发的不宁。

     尤丹很快打通了警局的电话,念了地址和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就挂了。

     而这时,地下室里传来了可可的撕心裂肺的叫声,哭着:“我去你妈,禽兽,快放开我,放开我……”那是一种,空鸣而又绝望的声音。

     等我再次冲到了地下室去,可可已经被陈虎给按在了地上,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贱人,叫你他妈耍我,你这种给钱就能上的女人,装什么清高。”说着,嘴在可可身上一阵乱亲。

     可可手脚分别陈虎的人给固定在了地上,挣扎得肉开皮破了,却还在不要命的用力想要挣脱束缚。可以说,可可是绝对讨厌陈虎的,之前的事铁定是陈虎威胁可可做的,而现在,可可走上了另一条极端,她在不要命的反抗!

     陈虎又给了可可两巴掌,从兜里掏出来一叠花票子砸在可可脸上:“臭骚包,你不是喜欢钱吗,这里的钱够你卖好几个晚上了!”

     “呸……”可可咬破了唇,一口喷在陈虎脸上,全都是血。

     我一直知道可可花钱大手大脚,连林叔都不知道这些钱是哪里来的。但我始终不相信,可可会去做这种勾当。

     陈虎被可可喷了一脸口水,顺手在地下室捡起来一块砖头就砸在可可头上,暴力的样子完全没把可可当个女人对待。可可头上多了一条口子,疼晕了过去。

     我站在身后看到这血腥一幕,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陈虎余光注意到了我折回来了,拿着带血的砖头,一脸蛮横问我:“是不是雨太大了,你舍不得滚?”

     我知道,他下一个就要给我开瓢,清了清嗓子总算说话没那么哆嗦,才敢问:“虎哥,你说了,给可可道歉的啊,这是……”

     没等我说完,陈虎的砖头就砸了下来。

     “你不滚是吧?”陈虎砖头刺棱直拍在我身上,扭头对按着可可的人骂道:“都他妈晕了还按个几把啊,去把这小子给老子弄了。就你这丑样还敢回来,老子让你身边的妞享受一下可可这贱人的待遇。”

     陈虎的人,绝对比赵横的人穷凶极恶不知多少倍,赵横顶多算是仗势欺人,可陈虎的这些哥们都是真正的混混,尤丹这种乖乖女他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想着尤丹也会像可可这样被他们给剥光,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挡在尤丹面前,说:“虎,虎哥,我们现在就走……”

     “想走?他妈迟了!老子早知道你不是真心想帮我,别说‘弟媳’还挺漂亮的,这么大雨你们出去多危险啊。”陈虎说完,他身边的兄弟哈哈狂笑了起来,色眯眯的看着尤丹。

     尤丹更怕了,抓着我的袖口往后退。

     从小到大我没和人打过架,有人欺负我,我就躲着,挨了打就回家蒙着被子哭,也不敢告诉我妈。退缩久了,我甚至忘记要怎么反抗了。

     慌张,惊愕,错乱,不知道怎么办,担心自己也担心尤丹,慌乱中,我使出浑身力气推开了尤丹,让她赶紧跑。

     好几次,冲动的我握紧了拳头想要给陈虎砸下去,可每次看到他脸上的伤疤我都会打个寒颤,拳头慢慢松了开。这种无力和痛苦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有,我也想,凭自己的力量被人看得起。被可可尊敬。

     可就在我犹豫的刹那间,满头是血的可可竟然悄悄站了起来,不知道她手里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一把剪子,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可可没有丝毫害怕,异常冷静,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陈虎。”

     “啊?”陈虎如梦初醒,诧异的回头,不想厄运骤然降临到他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