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二十岁的高中生
     魏晓明办事效率很高,周末韩磊出院之前,他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给我打了电话:“罗雄,你说把这监控装在死巷子里,能有作用吗?”

     魏晓明第一次干这事,心里有所顾虑。

     我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但我却是被人推到了悬崖边,不反抗就只会被摔下去,所以我前所未有的冷静。

     “能行!”我始终这样回答到魏晓明,对手比我们的实力强大太多,甚至魏晓明的所有人加起来都是不韩磊手下的对手,别说是豺狼了。

     因此,士气对我们格外重要。

     韩磊出院那天晚上正是他势力最薄弱的时候,我和魏晓明组织了他手下的兄弟在土菜馆喝了一顿酒,喝得很畅快,喝完杯子摔在地上就去找了韩磊。

     医院外,豺狼并没有给韩磊和李瑞两人接风。冷寂的夜里,我和魏晓明就躲在医院的转角处,亲眼看到韩磊和李瑞出院。

     果然,这两人明面上称兄道弟,暗地里却不合。李瑞和韩磊同时出院,但却往相反的方向去,别说没有勾肩搭背,两人走出门还互相哼了一声。

     “垃圾,老子帮你搞定苏蔓,都按在地上了你还这么磨叽,这次失败全他妈怪你。”

     韩磊相比之下没有李瑞铁齿铜牙,可他蛮横的脸却瞪了李瑞一眼,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李瑞出了医院径直打车走,而韩磊却为了节省钱选择了步行。

     “跟上!”我一声号令,魏晓明带着自己的人就上了。

     来这之前,我们没敢告诉他们要对付的是韩磊,怕影响气势。

     韩磊出医院之后往一条深巷子走,看得出来他在学校虽然混得不错,但家境并不怎么好。

     到了灯光微弱的街道,韩磊似乎有了些察觉,皱着眉头立马转身。

     我们一群十几个人,在韩磊的目光下无处遁形,而这次我没选择跑,大叫了一声:“弄他。”

     声音落地,我带头冲了过去,拿着手里的棍子对着韩磊脑门一阵打。

     韩磊扭头就跑,而我们人太多,他的伤口都还没愈合完全,被追了两条街干脆不跑了,蹲在路边双手抱头,大吼一声:“你们他妈什么路子的,敢动爷爷试试?”

     这话说完,我一棍子就砸在了他头上,霸气骂道:“老子动的就是你。”

     韩磊有旧伤,被打了比常人痛不少倍,但他听清楚了我的声音立马强势站起来抓住我手里的棍子,猛然摇曳着:“靠,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你他妈也敢来找我麻烦?”

     韩磊的声音很大,整个巷子都在空响。

     大晚上的,黑巷子本来就不安全,知道这里有人打架,路人都绕得远远的。

     “爷爷打的就是你,给老子记好了。”我知道韩磊的蛮横,我拖不回来棍子干脆松了开,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韩磊被我突然松开了棍子,立马摔了一个狗吃屎,倒在了地上。

     “靠!”韩磊很不服气,哪怕伤口没痊愈也要站起来打我。

     “兄弟们,韩磊这人渣欺负了熊仔的女朋友,这事我们不能忍,给我打他,出了事老子负责。”魏晓明一声吼,也带头冲了过来。

     这时候,之前的一顿酒的效果完全显现了出来。

     魏晓明的兄弟虽然都挺忠心,但要对付韩磊无疑是在惹祸上身,哪怕他们愿意跟魏晓明来,也不会真心想打。

     但酒喝高了,我和魏晓明在酒桌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们都知道韩磊对苏蔓做的那些龌蹉事,加上魏晓明大肆吹捧我和苏蔓的感情多好,我现在多痛心,任凭谁都看不下去。

     “弄他们……”魏晓明冲过来,身边的人也紧随其后提着棍子冲过来。

     韩磊傻眼了,他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哪里有被群殴过的待遇,急忙捂着脸大叫一声:“停!”猛的看着我,问:“罗雄,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上次的恩怨于洋已经帮你报了,你竟然还阴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韩磊现在孤身一人只好夹着尾巴做人。

     “打我的仇,洋哥的确给我报了。但我现在来找你算的账是苏蔓的……”我牙齿咬得咯咯的响,一副要发疯的样子。

     在韩磊心底,苏蔓是我的女朋友,他上次借机向占苏蔓便宜,这点于情于理他都说不过去。

     “所以,你现在就找人来弄我咯?信不信回学校老子让你们一伙人都吃不了兜着走。”韩磊先声夺人,而他的确有这个实力,要在学校硬搞的话他很轻松就能吃掉魏晓明。

     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棍子狠狠砸在了韩磊的头上,骂道:“动了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天不要命也要跟你杠上,你还想回学校?”

     韩磊刚缝上的伤口又被我打了开,看着我要杀人般的表情,他总算是焉了气,问我:“罗雄,你到底想怎么?直说吧。”

     这下,重头戏总算是来了。

     我先没说自己的目的,呸了一口韩磊:“我虽然弱,但我也有自尊的,你们一次次践踏了我的尊严,还动了苏蔓,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你和李瑞。”

     韩磊听了却反常的哈哈大笑,问我:“不放过我,你能把我怎么的?我身上就有水果刀,要不你真在这里捅死我呗。不然,老子回去豺狼哥准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韩磊提起了豺狼,而这也是我的目的所在。

     “我知道豺狼要对付我,现在你有一个选择,帮我防着豺狼,我要是有半点差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对韩磊说道。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地,韩磊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他妈在讲笑话吗,要我帮你对付自己的老大,你策反谁不好你来策反我?”

     我没给韩磊多说,转身示意魏晓明:“套上他,带走。”

     十分钟过后,韩磊被我带到了当初堵我的巷子里,松开了麻袋踹了一脚他。

     韩磊看了一眼周围,冷笑问:“落到你手里,我自认倒霉,但你抓我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还想占我便宜一顿,给苏蔓出气不成?”

     我看了他一眼,满脸胡渣,超过他年龄的老脸,顿时有些反胃。

     “你看巷子口是什么?”我给韩磊指了指。

     在巷子口,我让魏晓明事先布置好的监控,这条巷子本身没有监控。

     然后是警察,强有力的说服证据,对韩磊说:“你看,私了还是公了,公了的话这里有监控,我U盘里已经拷出来了,你对苏蔓的侵害哪怕是未遂,依旧可以让你顿号子里,而且,这事往学校一闹,你非得被开除不成。”

     于洋提醒过我,陈虎并不怕学校,甚至警方。可,这不代表他手下的人,也不怕。

     陈虎望着巷子口的警察,又望了望巷子里的监控,哈哈做笑问我:“罗雄,你当老子傻吗,这条巷子我们经常来‘办事’,根本没有监控,当天我们来的时候,监控也没装上。还有,这警察麻烦你找人装像点,就这本事还跟我玩仙人跳?”

     来之前我没想到,韩磊外表粗糙,可他的心思竟然如此细腻。

     的确,路口的监控器是为了吓唬韩磊才装上的,我U盘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巷子口守着的‘警察’也只是魏晓明的人装出来的,所以不敢直接过来抓韩磊。

     一切,都只是扮猪吃老虎而已。

     “哈哈,罗雄你也真傻,竟然想用这个对付我。你可知道假冒警察是犯法的,如果你现在跪下叫声爷爷,我可以不举报你。”韩磊一下涨势了,挺直了腰杆反咬我一口:“别怪我没提醒你,在警局我可是有人的,我保证你没有好果子吃。而且,你身边的兄弟都算是合谋犯法。”

     他这一说,我的确被吓了一跳。

     但魏晓明却在旁边拉开了我,问韩磊:“装什么逼,苏蔓的性格你不会不清楚,她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如果真在学校里告你侵犯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事情要是闹大的话,你可是会被开除的。”

     “开除就开除,我他妈会怕你们?大不了,这书大家都不读了。”韩磊气势汹汹的吼道,那架势像要反吃掉我们。

     魏晓明却咧咧笑着,说:“行,不读就不读。我和罗雄根本不喜欢读书这玩意,被实验高中开除了我们还可以去一中,一中不行还可以读职高。”我没弄明白魏晓明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他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问韩磊:“倒是你,不读书真的行吗?据我说知,你已经留过三次级了,每次都是你妈跪在地上死活不让校长开除你,她一个买菜的,你就这么忍心让她跪第四次?”

     “再说了,第四次来,校长恐怕也不会留你了吧!”

     魏晓明说完,韩磊傻了眼的盯着他。

     我也傻眼了,没想到魏晓明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如此看来,韩磊还真不如我们敢把事情闹大,作为高中生,如果被学校知道侵犯了女生,加上他的前科,必定会被开除。

     提起他妈,韩磊脸阴沉得如黑云压城,紧紧拽着拳头,但片刻之后他总算还是冷静了下来,像一头泄了气被征服的公牛,问魏晓明:“说吧,要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