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我爸的故事
     我知道,要是尤丹这么一走可能再难回来,可我始终没有挪开自己的步伐去追她。一切,仿佛就如同一场梦。

     尤丹哭着离开了,一直依靠在门背后的苏蔓才静静的看着我。

     “别看我,刚才可不是为了维护你。”我对苏蔓说道。

     苏蔓注视了我好久,这才说:“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尤丹是真心喜欢你的,不管你们有什么矛盾,你都不应该这样伤一个女孩子的心。”

     苏蔓这一句话,像是惊醒了梦中人一般。

     整整一中午,我躺在了台上装睡着,正午的太阳照射在我头顶,很快晒干了我的泪水,我回头想了想觉得这件事的确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不对劲。

     而这时候,楼梯上慢慢上来了一个人。

     “哟,罗雄,你在这里躲着呢,找了你一中午了。”踹开门的人霸气十足,浑身肌肉让人看起来不像是个中学生,特别是他笑起来阴冷的脸,有两个螺丝一般的酒窝。他不笑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可一旦笑起来,嘴唇咧开就能清楚的看见他嘴角两边深深的獠牙。

     这样明显的标志,是人都知道他是豺狼。

     没想到,他竟然一个人独自上天台来找我了。

     “你来干什么?”我皱着眉头看着他。一个月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打了学校里有名的混混,更没想过会有这种单独和学校大佬会面谈话的机会。

     但现在,一切都来了。

     “打伤了我两个兄弟,我自然来问候一下你。”豺狼说话阴阳怪气的,他的声音和他说话时露出的长长獠牙让人感觉到颤抖。

     “是他们先动的手,当时他们要对苏蔓……”我正准备说一下那天的情况,但豺狼却没给我说这话的机会,直直问我:“是不是,你打伤的?”那语气,充满了绝对的权威和压制。

     我眼睛轱辘的看着豺狼,他的话里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魔力,霸气的样子简直让人每个毛孔都在颤抖着,完全没办法说一个不字。

     “是,是于,于洋干的……”我结巴得不行,舌苔都要缩到了喉咙上你去。但我想起于洋对我的那些帮助,急忙又摇头说:“不对,不是于洋干的。”

     李瑞和韩磊,这两个豺狼名下最有力的打手,现在应该都还躺在医院里没有出来。

     “哦?这就够了,你去告诉于洋,让他周五在老地方等我,咱们要好好算一算帐了。”豺狼并没有为难我,却恶狠狠的给我说:“话一定要带到,你能不能好好在实验高中活着,就靠这次了。”说完,阴冷的离开了天台。

     豺狼一走,我身体无力的靠在墙边,心里在害怕着,同时也在亢奋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恐惧和窃喜,心里在反复问:这,这就是豺狼吗,这么牛逼。

     原来,他就是帮赵横的头子,我总算是找到了源头。

     下午放学,我直接去找了于洋,将情况都给他统统说了一遍。

     于洋在天龙网吧上网,似乎很不在意的听完,打了个哈欠继续玩游戏。

     “洋哥,这是急事呢,豺狼现在放出来狠话要对付你,而他手下的两名有力战将都受伤了,这不是机会吗?”我手在于洋眼前晃了晃,说道。

     于洋放下了鼠标,埋汰我:“你小子,洋哥玩个游戏都不消停。”然后又问我:“你怎么看这件事?”

     “当然得干豺狼,他以为你不在学校了就无法无天了。首先气势上,我们不能输。”我认真回答道。

     “你敢干豺狼吗?”于洋又问我。

     “打不过,但并不是不敢。”我咬着牙说:“豺狼一天在,赵横就多了一个保护伞,我的日子就一天不得安稳。”

     “哈哈……”于洋听了哈哈笑着,问我:“听说你和你小女朋友都分手了,你还这么恨豺狼干什么。”

     这话到不是于洋怂了,正如金毛所说,他真辈子都没见过于洋怂。

     我没想到于洋消息这么灵通,急忙摇头:“不是,我和尤丹虽然分手了,但我还是喜欢她的。”而且,在我心底始终放不下尤丹,别说是分手,就算分别两地我也依旧放不下她,毕竟,她是我第一次喜欢的女生。

     于洋又笑着说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痴情的种。但这事,我们不能和豺狼对着干。”

     我很纳闷,于洋竟然说了这席话。同样和我纳闷的还有金毛:“洋哥,我们怎么能怂啊。”彭宇也格外诧异:“对啊,不能助长了豺狼这家伙的气势啊!”

     于洋听到自家兄弟都这么说了,作为大哥的更应该借着这股士气乘风破浪,去杀杀豺狼的锐气。在我看来,于洋相比于豺狼,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但我没想到的是,于洋却在这时候沉静了,他静静的看着我,看了好久忽然站了起来对我说:“熊仔,你跟我来,找个安静的地方跟你讲讲。”

     于洋刚说完,金毛和彭宇也跟着吊儿郎当的问:“洋哥,什么事还要单独出去说啊,别说这个网吧,整天天龙娱乐城,谁他妈敢走漏洋哥的风声。”

     “聊一点我和熊仔小时候的事,这些你们不用管了。”

     于洋没多余解释,但他站起来之后,本来喧闹不堪的网吧顿时变得肃静起来,就像是阅兵仪式上正在接受检查的士兵们看到了首长。足以证明,于洋的威望到底有多高。

     出了网吧,于洋带我去天龙的会所找个了包间,拿着菜单问我要喝什么。

     毕竟第一次和于洋这么面对面的交谈,我心底多少有些紧张。而我从没来过这种地方,更不知道应该点些什么。

     “我不知道,你随便点吧。”

     于洋看着我猛烈的坏笑:“别客气熊仔,这里可是什么都有哦。”那一声不正经的坏笑,顿时将我和于洋的僵局给打破了。但我还是摇了摇头:“不行呢,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哈哈,没想到你还是纯情小处男啊,洋哥也就不逗你了,跟你说实话。”于洋各自点了杯扎啤,这还是我第一次喝啤酒,老觉得像马尿的味道,于洋却说:“学着喝点吧,以后接触社会有用。”

     我捏着鼻子,学着于洋的样子喝了起来,但却没忘正事赶紧说:“洋哥,豺狼这事怎么办?”一方面,我也担心于洋酒后就往事了,要放过了豺狼,怎么办。

     于洋无奈的叹叹气,皱着眉头:“熊仔,你觉得我和豺狼的实力,谁强?”

     这点,当然不用想,一定是于洋。豺狼虽然在学校里很厉害,但他的舞台仅限于学校,之前我也听豆芽提起过,于洋是被豺狼、铁军、柳如诗三人联手赶出了学校。虽然是败军之将,但同样是老大,他们三个人联手才能赶于洋赶出学校,在我看来于洋虽败犹荣。

     “既然你知道豺狼和我的势力差距,那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挑衅我呢?”于洋又问我。

     这下,把我给问懵了。

     “对啊,豺狼不是你的对手,他为什么还让我来传话,这不是在找死吗?”我纳闷的自言自语道,首先能确定的是豺狼既然能割据学校的一方势力,手下管理几十上百号兄弟,这足以证明豺狼这人不傻。

     可他为什么要气势汹汹的叫我给于洋传话呢?

     “你打了他两个兄弟只是一个幌子,他还有其他的目的。”恍惚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于洋说道。

     于洋听到我的答案的,会心点头说:“不错,熊仔我没看错你。不过你只分析对了一半。”于洋说:“豺狼是一个阴险的家伙,他只为钱办事,收了赵横的钱他有义务在学校里罩着他,甚至赵横有足够多的钱,他可以捧着赵横成为新的老大。但他都没有这样做,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比钱更重要,让他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明明已经把我赶出了学校还要来对付我。”

     “什么事?”我听的玄乎,难道这次豺狼又联合了铁军和柳如诗三人抱成团要对付于洋。可于洋已经被他们给赶出了学校,而且我听说豺狼、铁军、柳如诗三人的关系并不那么好,要二次重组来对付一个已经在社会上混的于洋来说,谁都不愿意继续趟这趟浑水。

     于洋没告诉我,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确定,你要对付豺狼吗?”

     没想到,他先选择了试探我的决心。

     我不知道豺狼到底有什么目的和背景,但我的内心想不到的决然,点头说:“确定,肯定。谁帮赵横,谁就是我罗雄的敌人。”

     于洋看着,无奈的笑着:“很好,本来我之前还想劝你忍一下,但现在看来是多余的。”于洋毕竟是这群人里的老大,他卖关子的本事比任何一个人都还要强,即使我坐在他旁边和他喝着酒,但我似乎永远都猜不透于洋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之后于洋跟我回忆起我、可可,还有他的故事,也正是这个故事解释了于洋为何执迷于要罩着我,不管是赵横还是李瑞,甚至豺狼要对付我,他都会全力以赴来帮我。

     我爸应该是在我生下来之前就背负了骂名,可他却是在我五岁时才被抓起来的。

     五岁那年,我妈连夜仓皇而逃,带着我回了外婆家暂避风头,离开老家不久之后,我爸便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