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我和于洋的计划
     按照于洋的说法,我爸知道他会被抓,但却没选择躲藏,被抓那天我爸意外的决然,坐在警车上的他不住在冷笑着。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惊恐的望着于洋,不敢相信。五岁的我根本不记事,我只能模糊的记起爸爸这个印象,但却不知道他怎么走的。

     后来我才知道,于洋天生有严重的健忘病,却将小时候的事记得清清楚楚。于洋的健忘症很可怕,有的时候你前脚跟他说话,后脚立马就忘了,比鱼还忘得快。

     倒是我很纳闷,犯了法为什么会等六年才抓他,傻子都知道这里有幕后,我妈更加清楚!可十年来,她却保守着这个秘密,对我只字不提。

     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事情来龙去脉我是知道的,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你很聪明,从小到大你应该能感觉出来,你妈不让你去探监见你爸,但她其实很想他。说白了,你爸妈是真心相爱结的婚。不过,现在我们要先说一下可可的事。”于洋话锋转移得很快,拍拍我肩膀说:“你小子啊,把可可忘了就算了,竟然把洋哥也忘了。当年我们可是一起活泥巴,洋哥还带你掏了不少鸟蛋,每次偷西瓜被狗追,我都是让你先跑的啊。”

     于洋说完,我惊呆了。

     “大,大哥哥?”回头一想,我的童年虽然灰暗,但都是我爸被抓之后的回忆,在我爸被抓之前我的生活却很丰满,只是当时年纪太小不记事。于洋一提,我的确能从浅淡得泛黄的回忆里翻出来一个大哥哥,他比我大三岁却像是亲哥一样照顾着我。

     后来我爸出事了,于洋和可可他们家也搬走了。这几年于洋联系不上我,但他和可可的关系却不错,再次听到我的消息,于洋也很是亢奋,当时他去市里找可可,人不在却不停嘱咐金毛和彭宇要罩着我。

     难怪,那个雨夜于洋会载着可可去找陈虎算账。

     后来我妈迫于生计,实在走投无路,才偷偷联系了林家,将我寄养到了林叔家,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个安稳的学习环境。

     猛然间,我觉得我妈的形象格外的伟岸。

     “你们搬家走,和我爸被抓也有关系,对吧?”即使于洋没明说,我也能感觉出来我爸被抓是一个阴谋,哪怕他真犯了罪早就应该放出来了,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警局也不会对外提,他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于洋看我一点就透,但他却依旧打着哈哈绕开了我的话题,说:“可可性格刁蛮任性,可偏偏就遇上了陈虎。要不是陈虎这家伙,可可现在也不至于走上一条不归路。”于洋拽着拳头,眼神忽然变得犀利,如同刀锋般带着尖尖的刺,要刺穿陈虎那身让人厌恶的皮囊。

     听到于洋口中‘不归路’三个字,我心底就楚楚的泛酸,回想起可可出走那个暴风雨夜,我多希望时间能倒流,出走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明明她才是林叔亲生的,却替我承受着痛苦。

     至于沥青脸的陈虎,我更是恨得磨牙,想着他恶心的面孔和虚伪的内心,我心底就恨得发痒。

     于洋发现自己的关子也卖的差不多了,跟我撞了一下杯子说:“你讨厌陈虎是对的,因为他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什么,陈虎?”我和洋哥大眼瞪小眼,“你是说,豺狼这次敢这样来挑衅你,是因为陈虎?可他不是还躺医院成植物人了吗?”

     陈虎有多蛮横、多小人,单凭跟他接触的那两天我就便看透彻了。但我不知道的是,陈虎和洋哥竟然还有仇。

     “实话告诉你吧,陈虎其实早就已经醒了过来,他没出院装植物人,一方面是想从可可爸爸手里讹走一笔巨额的医药费,另外一方面就是想对付我。”于洋脸上的危机感总算是爬了上来,再没有之前的轻松和欢笑,说:“陈虎跟我有仇,当初学校里四大天王眼看就要被我给征服了,但陈虎却暗中作梗,联合了本来互相制约的三方势力一起将我给搞了出去。”

     “陈虎这么厉害?”我看着于洋,有些不敢相信,可四大天王的名单里面也没有陈虎这号人啊。

     “不,不能用名气来衡量一个人,当初四大天王是指的学校里的势力,但陈虎早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社会,为了自己的瘾而三番五次从学校里拖女生到宾馆里去。”于洋说着,注视着我,嘿嘿一笑说:“你小子也不小了,就实话告诉你吧。陈虎为了赚钱,卖了不少女生,大数长得漂亮的女生都被陈虎给骚扰过,先打一顿要是再不听话,就会带到宾馆强了之后拍照威胁。然后将她们当做赚钱的工具,再用自己赚到的钱和社会上的人买卖,所以他有很多社会关系,可以说是实验高中最复杂而又最可恶的人。”

     我听到这里,总算明白尤丹为什么这么怕陈虎了,可我更关心的是可可,因为她也有那种照片。我摇摇头,身体微颤一脸木然,好奇还是驱使我说出了那句话:“不会,可可,可可也被……”

     于洋听了我的话,哈哈一笑:“你小子,可可有那么弱吗,陈虎的确有东西制约着可可,但可可是女生中的一条领头羊,连苏蔓都是她的粉丝,她不仅没有屈服和陈虎在打迂回战术,而且解救了不少姐妹。但陈虎没想过要放过可可,后来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听着于洋的说陈虎威胁可可的条件,我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一种拓然的无力感涌现出来。

     会不会,陈虎威胁可可的筹码就是我呢?不然,可可为什么这么讨厌我,而陈虎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像把我家底清楚得都给翻了一遍似的。

     恍惚间,我脑海回想起了可可厌恶的样子,一次又一次,她总是这样孜孜不倦。

     于洋很快发现了我在走神,抖了抖我的手问:“熊仔,你怎么了?”我回过神来,急忙给他说没事,可可在ktv绝望而又无助的声音不停的抨击着我脑海,当初懦弱的我如果站出来,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哈哈,刚开始跟你说,你会有些怕也是必然的,不过豺狼这事你还是不要参与,你就回去告诉他没找到我,我自然会去处理他。”于洋说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没等他完全站起来,我咬着牙下定决心的说:“不,对付豺狼,我也有一份!就像我们以前偷西瓜、掏鸟蛋一样,这次我们也要分工合作。”

     洋哥听我的话愣了一下,呵了一声,赞赏有加的说:“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这本事,要洋哥被他们欺压成这样子了也不一定敢反抗。不用你冒险,这次我来。”

     “不,我一定要亲自来!”我再次咬紧了牙,热血从身体缓缓流淌,可可尚可如此我为何要怂,赵横算什么,三大天王算什么,陈虎又算什么,想起我在监控上看到赵横和尤丹进宾馆的画面,想起我在天台上和尤丹分手的心痛,想起我妈受过的哭和赵横用我妈威胁尤丹,我明明那么爱她为什么这群人总要来插一脚。

     忽然间,我感觉到了悲痛正在慢慢转化为我的力量,这一次我要让全班,全校,甚至学校周围所有人都知道,我罗雄不是懦夫,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洋哥惊讶的看着我,注视了良久,抿嘴一笑出了包间去。

     “既然你愿意,那我们的事就更好办了。”洋哥哈哈的笑着,又坐回去了网吧继续上网,好像在聊什么妹子。

     我不知道于洋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但他这人有些怪,有的时候器宇轩昂霸气外漏,有的时候又有童心得比我还要孩子,包括跟在一起混的人,成天也嘻嘻哈哈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拉了拉于洋:“洋哥,咱们之前说到了计划对付豺狼这事。”我对于洋说。

     于洋一听,哦了一下说:“豺狼这家伙啊……”还没说完,忽然鱼泡般瞪圆了眼睛看着屏幕,惊呼:“卧槽,这妹子真大啊,36D啊。”

     “真的吗,你撩到了吗?”金毛探过来头。

     “洋哥真厉害啊。”彭宇也探过来头。

     整个网吧都惊呼的看着于洋。

     “没,没,我就看个电视剧,我说的是女主角呢,你们激动个毛啊,没事看片去,D盘里有。”于洋说道。

     “嘁……”众人一阵唏嘘。

     “……”我格外无语,于洋果然健忘,又拉了拉他说:“洋哥,我们刚才商量计划呢。”

     于洋这才暂停了视频,反应过来问我:“对了,我们刚才谈论到哪里了?”

     我一脸惊呆,唉声叹气的说:“上回说到,我们要对付豺狼这家伙了。”我说。

     于洋总算认真起来,问我:“熊仔,你有什么打算?”

     我脑筋一转,说:“你不是说,陈虎现在已经醒了却在佯装做背后主谋吗,咱们可以借这个机会将陈虎的事给抖出来,不管他是瘾君子还是背后坑某拐骗女生去做那种勾当,这些都够他坐几年的牢了。”在我看来,这个计划是完美的一石二鸟,不仅可以解决了豺狼拔掉赵横的獠牙,而且可以对付陈虎,这样陈虎既骗不到林叔的医药费,也不能暗中对付洋哥。

     洋哥听了我的话,先是一阵沉默,然后缓缓摇头:“熊仔,你的理论只是建立在学校的基础上,你头脑很聪明但社会经验不足。你知道,为什么你爸妈真心相爱,你爸却要被扣上污名被抓进号子里,而陈虎的勾当连尤丹这样好学生都知道,他却能逍遥法外吗?”

     我提这计划的时候的确信心满满,但于洋的一句话下来我高涨的热情立马被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