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校门口的人影
     “啊,我得赶紧回家,我妈还在等我呢。”我这样对赵高阳说道,心底却在暗骂:“去你妈的,这鸿门宴老子才不会去。别装作对我这么客气。”

     “哦,哦,这样啊。”赵高阳被我拒绝了,脸色竟然有些失落,我出警局这么几步路他就跟我说了不少好话,什么赵横心底其实不坏,让我出去后别为难他,这次我们冰释前嫌,希望我以后不要计较。

     我越听越纳闷,心底给洋哥竖起了大拇指,前两天来看我还说自己没有办法,现在竟然这么牛逼。真没想过,赵横和赵高阳斗牛一般将我送进去,现在竟然像泄了气的皮球。

     不过,我算明白了,赵高阳现在很怕我,于是也提起来了胆子问:“赵横和我有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去吃了,不被你们打死不成?”

     这逼装得神清气爽,赵高阳立马怕得不行,说:“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要知道您是徐局长的关系,怎么也不敢跟你计较啊。赵横这孩子就是脾气倔了点,心底还是很善良的,现在化干戈为玉帛,说不定你们可以做朋友呢。”

     原来,赵高阳这样的变化竟然是因为徐局长。我一想,于洋藏得真是深,竟然能说动警局局长来帮我。

     但我没给赵高阳这脸,心里呸了一口:要我跟赵横当朋友?去你妈的吧,哪怕今天蹲了号子,下次也见他一次打一次。

     甩开了赵高阳,我火急火燎的给于洋打了电话,正准备狠狠夸他一顿。

     而赵高阳很气愤的回去了医院,他没想到自己都这样了,最后还是没得到个好脸色。

     “爸,痛……”赵横在病床上哭喊着。

     赵高阳的心也痛得不行,紧紧的拽着拳头。沈母也过来说:“当家的,这笔仇,我们不能轻松放过了他。”

     赵高阳吃了闭门羹,加上儿子的确伤得惨不忍睹,他一拳砸在了铁床上,血都砸了出来,咬牙切齿的说:“明的咱们斗不过他,我们来暗的,一定不能让徐局这伙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

     出了警局,我赶紧给于洋打了电话。

     于洋接电话的时候很诧异:“什么,熊仔你都出来了?”嘴里打着咕噜,我想于洋的健忘症又犯了,连自己救了我都给忘了。

     “洋哥,在在哪呢。”我纳闷的问到。

     “在门口等着,哥现在就来救你。”于洋说完挂断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出现在了警局外面:“熊仔,一点没饿瘦呢。”

     再次看到于洋这群人,我心底美滋滋的。

     晚上,他们在临海市给我接了风,点了两箱啤酒我们喝得酩酊大醉,魏晓明开口让我讲讲这几天怎么过的,毕竟他们没谁进去过号子。

     我一一都说了,在号子里过得并不差,虽然刚开始有点小摩擦,但处久了发现A组的人其实都不错。特别是侯爷,喜欢看书,挺有内涵的一个人,他虽然犯了法却没后悔,觉得奸夫淫妇就应该教训。

     “牛逼啊熊仔,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和囚犯称兄道弟!”

     我借着酒意笑着说:“都是洋哥的功劳,要不是他劝我学会低头,花了血本给我买了烟,我也没这么大本事。”

     “道理谁都懂,但真能将事情做好的人,才是有本事的。”于洋却摇摇头,说:“熊仔你现在洋气了,打了赵横,废了豺狼还坐了牢,回去学校恐怕没人的敢惹你,这名气都快赶上你洋哥了。”

     可我听到于洋这话,心里泛起了失落。

     学校,我还能回学校吗?

     “洋哥,我已经被年级主任开除了。”我冷冷说道,声音变得低沉。现在要回去,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我妈。

     “开除了怕什么,你洋哥我以前在三个学校读过书,全都被开除了。”于洋哈哈的笑着,让彭宇金毛赶紧组织兄弟喝酒,今天是个可喜可贺的日子。

     几个人开怀畅饮了起来,我却格外清醒的看着于洋:“我还是想读书……”憋了好久,这句话还是吐了出来。

     于洋放下了酒杯,注视着我。

     “洋哥,人熊仔可是好学生,不读书就废了,跟咱们可不一样。”彭宇说。

     于洋自然看出了我想读书的决心,点了点头:“学校那么多,干嘛要在实验高中死磕,真要开除了你,还可以去其他学校。”说完,还神补刀的一句:“不过,口头开除并不算开除,回学校万一年级主任又反悔了呢。”

     虽然只是于洋无心的一句玩笑,但我却燃起了希望。甚至觉得,他都有本事说动徐局长来帮我,就一定有本事让我不退学。

     只是当我问起洋哥怎么认识徐局长的时候,他挠了挠头反问我:“什么徐局长?”

     看着于洋一脸懵逼的表情,我笑说:“洋哥,你也太低调了吧。”不过,整个桌子上的兄弟也都是一脸懵逼,金毛的性子直来直去,说:“我们最近都在焦头烂额怎么救你,谁知道今天你自己就出来了。”

     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心想这群人套路真是深。

     饭吃到最后,我望了一眼饭桌上好像少了点什么,原来今天清一色的纯爷们,苏蔓并不在,难怪气氛不太活跃。

     “金毛,苏蔓呢?她有跟你们一起来市里吗?”我想,苏蔓躲着我,但心底一定像尤丹一样很关心我,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一定很担心。

     “额……”金毛哆嗦起来,说:“本来一起来了,前几天她走了,也没说去哪里。”彭宇立马借着酒劲责怪到:“金毛,我看你要单身一辈子,苏蔓一女孩子来市里人生地不熟,你也不跟在身边免得她出事。你这辈子都没希望追到她咯。”

     “去去去,苏蔓本来就不喜欢我。”金毛嫌弃的看着彭宇,挠了挠头小声嘀咕着:“也不是我不去,是苏蔓不让我跟着,我看她倒是挺熟悉市区的呢。”

     当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可心事依旧化不开。凌晨,于洋叫了出租车将我们送回去云阳县,我第一件事就是想去找尤丹,即使她已经原谅了我,但我还欠她一个解释。

     然而,我到尤丹家楼下,发现她爸的车已经停在楼下了,她爸妈回来了。这下,我没办法上楼去找她。

     我也没选择给尤丹打电话,心想留着这点惊喜感,等明天突然出现在尤丹面前,这样她一激动就会原谅我。

     可我没想到,自己刚准备转身离开,忽然一人从身后抱着我,双手紧紧勒着在我肚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感受到了她温柔的声音,激动的哭声,和她身体的少女香味。

     “尤丹,你还没睡觉?”我转身过去抱着她,死死的抱着,嘴里不停给她道歉。

     “别道歉,我不想听。”尤丹也哭着,很激动的说:“我已经不怪你了,每天都在等你,你能回来我就满足了,别像你爸爸那样关一辈子,我怕再也见不到你。在里面没有出事吧,他们有没有虐待你。”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尤丹永远都是这么关心我。

     “没有呢,里面生活还不错,吃嘛嘛香。”我亲吻在了尤丹嘴上,凌晨夜黑风冷,路灯之下我们紧紧依偎在一起。

     尤丹搂着我久久不想松开,下巴放在我肩头不停蹭,说着舒服。可这样美妙的场景不能持续一夜,尤丹回望了一眼自己家阳台,说:“罗雄,对不起,我妈妈回来了,我不能留你在家住,你赶紧回去学校吧。”

     “嗯。”我点了点头,帮她裹紧衣服说:“赶紧回去吧,要被你妈发现了打你怎么办,我才不想自己媳妇受委屈。”

     尤丹听了这话,双眸笑成了月牙湾,惦着脚可爱的回应我:“那你也先回去,路上小心别着凉了,别走太昏暗的路段,大半夜遇见坏人了怎么办。到了给我发短信,我等你到了再睡……”一连串不舍的嘱咐,比妻子还要贴心。

     “行!遇到了坏人我就打他。”我嘿嘿的笑着,心想这个点寝室应该也关门了吧?

     尤丹听了我的保证,这才准备上楼去。她虽然听话,但却老是给人惊喜,明明已经走开了几步,忽然一下扑到我怀里,亲吻着我脸颊:“罗雄,我爱你……”然后兔子般蹦进了楼道里。

     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尤丹偷吻了一下。看着她上楼的背影,我在心底反复重复着:我也爱你……

     送走尤丹之后,我回去了学校。大半夜一片漆黑,夜风冷冷呼啸割草般刮着,可我心底却暖暖的,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等我到了学校,寝室果然关门了,敲了两下宿管的门也没人回应,我想哪怕叫醒了他也不愿意给我开门。

     毕竟,年纪主任已经说过要开除我。

     没办法,我准备找个地方随便将就一晚。

     就这时候,校门口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我皱着眉头,小心翼翼朝门口看了过去,低声的问到:“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