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造势
     吃完了饭我们一起回去了学校,将喝醉的兄弟扶到了寝室,韩磊将菁菁送回去了女生寝室,菁菁虽然有些不愿意,可尤丹在她身边,她就跟着一路回去了。

     寝室门关上那一刹那,本来要走的菁菁突然停住了。

     这把韩磊给高兴坏了,女生这种回眸的瞬间总是让人感觉最美妙的,别说是韩磊的心上人。

     可菁菁开口说的却是:“韩磊,谢谢你送我回来,但我感觉我们真的不合适,我不喜欢和比我年纪大太多的男生相处,我也没有除了读书以外的任何想法。”

     没想到菁菁竟然这么直接的拒绝了韩磊,这话说出来的意思他们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我不敢去看韩磊,我想他现在的内心肯定是崩溃的。

     “嘿嘿……”但韩磊却傻傻的笑着,对他说:“没事,我小时候有一个妹妹,后来家庭原因被寄养到了别人家去,时间久了我妈更没有养她的能力,我们就联系不上了。每次看到你,我都格外的亲切。”说着,韩磊嘿嘿的笑着。

     但菁菁却没过多的理韩磊,直接走进了女生寝室。

     刚开始韩磊脸上还带着笑意,等菁菁走了韩磊的脸上却多了一抹泪水,和我们这个年纪比起来有种老泪众横的感觉。

     “你没事吧,韩磊?其实菁菁……”我上前问到韩磊,说到一半竟然不知道安慰他。

     “没事。”韩磊对我说:“这是我的事,你不用管了,我自己会搞定的。”

     “嗯,你加油啊,菁菁迟早会回心转意的。就用你刚才的那种方式,哪个女生不会心软,杨振宁82岁都可以和28岁的姑娘在一起,你们算什么。”我继续鼓励到韩磊。

     韩磊的声音却一如刚才般冷漠,说道:“我给菁菁说的,是真事……”

     我愣了眼,说不出来话。

     “行了熊仔,你先送尤丹回去吧,让韩磊冷静一下。”魏晓明对我说道。

     我这才想起身边凉快了一个尤丹,吃完饭已经很晚了肯定不能让她一个人回家。

     而且,我特别喜欢送尤丹回家,每次总能臭不要脸的在她身上揩点油,这对于高中时代的学生来说,能和女朋友发生点小摩擦简直爽歪歪了。

     送到了楼下,尤丹转身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罗雄,我先回去了哦,你可别惹事,有什么事能忍就忍,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读书。”

     我听到点点头,望着尤丹家里的灯暗着,说:“你都不请我上去坐坐?”我脑子里天天都在盘算,尤丹说过国庆回来她爸妈就会出一趟差。看着没亮灯的客厅,我心里激动得要死,有些东西有了第一次就想有第二次。

     可偏偏就在我话说完,尤丹还没来得及拒绝我,她家的灯又亮了起来。我的心一下拔凉拔凉的,没想到未来的岳父岳母竟然如此折腾人。

     “你都看到了,我爸妈又决定不出去了,所以对不起啦。”尤丹对我吐吐翘舌,将我的胃口吊到了极致又放下来,我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你要是好好表现的话,她们在家也可以想办法啊。”尤丹看我有些失落,急忙对我说。“什么办法?出去住吗?”我有些窃喜。

     尤丹嘻嘻的笑着,一边跑上楼一边对我说道:“看你表现呗。”尤丹总是这样,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希望。

     我美滋滋离开了她家楼下,准备回去学校,快到了学校门口的路上,昏暗路灯下我发现了几个人在蹲着,若无其事的抽着烟。

     实验高中有夜不归宿的男生,上通宵,打台球,抽烟甚至在广场泡妹的男生都很正常,这群人在这里真不稀奇,但我却注意到了他们手里拿着的棍子,像是在等我一样。

     我心里有些发慌,加快脚步往寝室跑。但我跑,后面的人也跟着跑,甚至直接冲到我面前用一根麻袋罩住了我的头,棍棒就下来了,踹着麻袋一边打一边说:“狗逼东西,就你这结巴样也敢在实验高中称老大?”

     从他们的话和长相里,我能感觉出他们应该是实验高中高年级的学生,临近毕业的人多少有些疯狂,看不惯我短时间想代替豺狼也正常。

     足足打了我半个小时,他们才停手的,很有纪律的组织了逃跑。

     我被打得浑身都疼,感觉这伙人是有针对性的,什么地方也不踹就对准我被烫伤的腿,像他们知道我被烫伤一样。而且他们故意在学校附近灯光最昏暗的地带等我,显然对学校附近很了解,这么昏暗的灯光连监控都照射不到。

     没想到,我在饭厅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李瑞还是不肯放过我。看来他真以为自己投靠了柳如诗就可以随便对付我。

     拖着被打伤的身体回去了学校,豆芽和魏晓明立马就看了出来,为了方便他们两现在都住在我寝室,看到我受伤回来魏晓明立马问到我:“怎么回事,去尤丹家这么点远的地方你也能被打?”

     “妈的!”我一脚踹在了寝室的铁架床上,看着自己被烫伤的腿,我想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别说我不能服众,李瑞还真以为我和以前一样像皮球,谁都可以过来踹我两脚。

     “都怪我,之前情绪不好,要是我跟你一起去送尤丹,一定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韩磊看到我受伤气愤的说道。

     我知道,这事其实并不能怪韩磊,韩磊要跟我去了的话他们会选其他时机。

     “人你都看清楚了吗,是谁打的你?”魏晓明也很不服气,我们今天才誓师壮行我先被人弄了一身的油,回来还被打了一顿。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故意穿的校服在校门口让我放松警惕,一定是学校里的学生。这么晚不回家在等我,估计是住寝室的。”我仔细回忆了起来,说:“他们蹲的角落很黑我没看清楚脸,但身材都很魁梧,恐怕是高三年纪的。”

     “身材魁梧的太多了,有没有更独特的特征,他们现在打了你回来一定高兴地手舞足蹈,咱们马上还他一个狗吃屎,让他们知道罗雄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能打倒豺狼,还怕几个吃屎长大的?”魏晓明的话越说越带劲。

     我仔细想了想,从开头到结尾我都被套上了麻袋,这几个人的确没怎么看清楚。

     但我却记得,路灯之下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我的眼睛。

     “有耳钉!带头打我的男生耳朵上打了好几个耳钉。”我对魏晓明说到,这样目标应该就缩小了很多。

     “好几个耳钉?李瑞的那帮人你应该都认识,他也不会蠢到用自己的人来打你,所以一定是柳如诗的人。”魏晓明对我分析到,大脑似乎在飞速旋转想要找看看他印象里柳如诗的手下谁带了耳钉。

     想了好久,魏晓明没想出来,韩磊却急了说:“管他妈是谁,现在我们去要人就行了。打了我们熊哥,不管怎么都要将人给交出来。”

     韩磊气愤的声音我自然能听出来,但这种社交式处理方式对我们目前来说不适用。说白了,柳如诗和铁军两人根本不认可我的存在的地位,所以才会对我贸然出手。而我现在没有证据,他们肯定不会承认,别说交人了。

     “有了。”魏晓明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不仅可以让我的威信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还能教训一顿打我的人。

     “什么办法?”魏晓明好奇的看着我。

     “既然他们不可能承认,我们就栽赃啊!”我坏笑着说道,今夜必须要让他们知道不是谁都可以欺负我罗雄的。

     “怎么个栽赃法?”魏晓明又问。

     “韩磊投靠了我们,于洋说过要出名必须要先造势,咱们就用韩磊来造势,让所有人都知道韩磊现在是我们的人,我们就可以很轻松的顶替上豺狼的位置。”我对魏晓明说道,这也是于洋的一点希望。而且,我要帮可可,必须要有拿得出手的势力,陈虎在学校天不怕地不怕,区区三大天王之一并不算什么,我成长的路还有很长。

     魏晓明听完我造势的想法,给我竖起了拇指说道:“没想到熊仔你这么能活学活用,不过我们大晚上去闹,老师来了怎么办?”

     “再晚一点。”我说,老师毕竟是拿了工钱替人办事的,等到凌晨两三点老师就算知道了也不想来。

     “行!”韩磊和魏晓明点点头,豆芽依旧和之前一样不敢去,对于他这样的性格我早已经习惯了。

     整个晚上我们一直很亢奋,感觉辉煌在明天即将到来。到了晚上我们几个人猫出了寝室,提着棍子板凳挨个看哪个寝室没睡觉。

     在鱼龙混杂的实验高中,有玩手机,打牌,半夜翻墙回寝室从楼下爬水管到二楼避开宿管,然后再回寝室的人不在少数,灯虽然熄灭了但人的内心却在夜里狂欢之着。

     当然,同样狂欢的还有我们一行人,因为明天开始我们要让整个实验高中都知道,豺狼走了还有一个罗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