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给点饭吃吧!
     修炼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之间就过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米小巴神清气爽的从床上站起来。

     搬运气血一夜,虽然全身都痛,但是米小巴心里无比满足,有一种前途坦荡荡的感觉。

     “啊,原来我的天赋在修炼,怪不得上辈子学习不好,真是,白白的被九年义务教育耽误了这么多年。”

     感叹了一阵,米小巴下床准备做饭吃,一开门,却是吓了一跳。

     只见房门外,乌压压的站了一地的人,这些人身穿灰色外袍,脸色发青,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一见米小巴出来,纳头就拜,“拜见米师叔!”

     米小巴吓了一跳,“你们干什么?”

     这些人全是外门弟子,加上前两日,连续五天滴水未进,他们看着米小巴哀求道:“米师叔,求求你,就让火灶房开火吧。”

     “再不开火我们就要饿死了啊。”

     “是啊,米师叔,求求你发发慈悲,开火做饭吧,我们饿了四天,今日的任务是万万完成不了了啊。”

     “米师叔……”

     一群外门弟子越说越悲伤,都说修仙好,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可谁曾想饭都吃不饱,一想到这几年饥一天,饱一天的,他们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掉下来。

     米小巴看着一群大男人抹眼泪,也感到心酸,但是,祸不是自己闯的,而且,自己好心的给他们吃粥,他们竟然还骂他,虽然误打误撞的让他接受了身份,得到了许多隐秘的记忆,但,狼心狗肺就是狼心狗肺,所以,这事,他绝对不管!

     “我那天不是告诉过你们,后山的树林里面有野猪群,你们去杀几头,也好过在这里找我哭啊。”

     “而且,你们找我,我也没办法,火灶房的大厨是我师兄,我除了烧锅,熬粥,其他的也不会啊。”

     这群外门弟子一听,哭的更伤心了,“米师叔啊,你说的轻巧,那野猪群是人能够招惹的吗?我们虽然打磨了几年的精血,但毕竟还是肉体凡胎,要是一不注意被野猪拱了,筋断骨折,流失大量的精血,那么我等就真的再没有活路了啊!”

     “米师叔,你久居高位,养尊处优,是不知道那些野猪的凶残,一个个凶面獠牙,看着就渗人,我等是万万不敢招惹分毫啊。”

     “切,野猪哪里有凶残!”米小巴眼睛一翻,“而且,也就是说,你们怕野猪拱,不怕我打你们是吗?”

     外门弟子们齐刷刷的磕头,“求米师叔怜惜,求米师叔怜惜!”

     米小巴心中鄙夷,摇摇头,“自作孽,不可活。你们散去吧,别打扰我!”

     外门弟子慌神了,“米师叔,你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同是千寻宗弟子,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可不能如此啊。”

     “是啊米师叔,我们认识了十年,虽没说上几句话,但是这份感情……这份感情……”

     说道最后,一群人竟哽咽起来,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来。

     米小巴头疼,伸手指了指,“你们,还有你们,别磕了,你们就算是说破了天,我也没有办法给你们变出来饭啊。”

     “都回吧,有这功夫,不如去想想办法,打猎几头野猪,保住命再说。”

     外门弟子见米小巴态度决绝,相互对视了两眼,叹了口气,“那,米师叔,您不是说您会烧粥吗?您看,能不能……”

     “粥?”

     不提粥还好,一提粥,米小巴就想起了那天被埋在地上的事情,当即眼睛一瞪,“你们还好意思说粥的事情,难道你们觉得前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

     外门弟子一听,楞了一下,前面的几人眼睛一转,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脸上却谄笑道:“明白,明白。我等明白米师叔的意思。”

     米小巴也是一愣,随即纳罕,我的话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那几人嘿嘿一笑,道:“前几日的事情我等已经听说,那几个不长眼的东西不仅辱骂师叔,还把师叔埋进了地里,实在该死,所以,为了向师叔赔罪,杂役房的钟师兄带人把那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揍了一顿,绑来给米师叔赔罪。”

     这边话音刚落,土路的尽头,出现二十多个外门弟子。

     人群迅速向两侧散开,那二十多个弟子走到近前,当先一人先是冲米小巴拱了拱手,“杂役房弟子钟不开,见过米师叔。”

     米小巴点了点头。

     钟不开笑道:“米师叔,昨日才知,那几位师弟竟对师叔犯下如此恶行,故而,今日特地带几位师弟来向师叔赔罪。”

     说完,身子向旁边一让,露出身后的路来。

     几个衣衫褴褛、鼻青眼肿的外门弟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米小巴一看,正是昨日骂他找了个好师父的几个弟子。

     米小巴刚才只是远看,这一细看,才发现这几位被打的那叫一个惨,眼圈黑了,鼻子塌了,嘴巴肿了,牙齿掉了,身上到处都是伤。

     钟不开继续说道:“米师叔,他们几个深感到自己的错误,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要给米师叔赔罪。”

     说着,钟不开掏出一个储物袋,“总共三十块下品血石,三瓶一品丹药气血丹,还有他们老家的房子、地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您老笑纳。”

     米小巴接过几个储物袋,疑惑的看着钟不开,钟不开迎着米小巴的目光,淡淡一笑。

     米小巴迟疑一下,本着东西上门哪有不取的道理,探手从里面拿出一块血石来。

     血石是修士修炼最主要的资源,是死去的生灵鲜血渗透在地下慢慢演变出来的,暗红的血石散发着一股香甜的味道,令人欲罢不能,可是闻得久了,就令人不自觉的作呕。

     千寻宗也算是一个大宗门,所以对待外门弟子也是优渥,每个月会发放一定的血石供为修炼,每人也就十几块的样子,又经过层层克扣,到外门弟子手中的数量也就只有可怜的几块罢了,所以三十块下品血石对于外门弟子来说,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米小巴放下血石,又从里面拿出两张地契出来。

     “古唐天朝通州泗原县狗家村,持有人,张汉。”米小巴抬头看向被打的几个人,道:“你们谁是张汉?”

     几人低着头,鸦雀无声。

     “快说,米师叔问你们话呢。”边上一人一脚踹了上去,踹的一人踉跄几步,差点跪在地上。

     “张……张汉,是弟子的父亲。”一人答道。

     “父亲?你是何人?”米小巴皱了皱眉,“这地契又为何在你这里?”

     那人苦着脸,趴在地上哀泣道:“弟子名叫张达,通州泗原县狗家村人士,家中还有老父老母,这地契,是当年弟子上山时,家中仅剩下的最后财产,家父思量着弟子上山若是身无财物,难免难做,所以……所以……就将地契交于弟子手中。”

     说到这,张达连连磕头,“求米师叔莫要嫌弃这份地契贫贱,收下他,宽恕我等昨日的罪行吧!”

     米小巴听完,脸色难看至极,他真的想一巴掌拍死张达,就为了几口饭吃,把老父最后的傍身物轻易的交给他人,此乃白眼狼!

     冷冷的扫了一眼几人,米小巴道:“若我拿着这份地契到了狗家村,你父母可是再无任何谋生的依仗了?”

     那人登时嚎啕大哭,“那可是弟子父亲的命根子啊!”

     米小巴怒了,手中的储物袋砰的一声丢在几人的面前,冷声道:“你就这样把你父亲的命根子交到我的手上了吗?哈哈哈……真是个好儿子!”

     冷哼一声,转头看向另外几人,“还有你们几个,你们又把谁的命根子交到了我的手上?”

     几个全都跪在地上,失魂落魄,仰天嚎哭。

     “哭!有什么好哭的,还不闭嘴,惹恼了米师叔,你就是罪人!”周边的弟子指着几人大声责骂道。

     几人立即停下哭泣,一个个趴在地上,肩膀一颤一颤。

     米小巴看着几人的样子,又扫了一眼四周的弟子,心中怒极反笑,“原来这就是修仙啊!”

     他说道:“起来吧,把这些东西都收回去,巴爷虽然不富裕,但是也不缺你们这东西。前两天的事情,巴爷就……饶了你们了!”

     痛哭流涕的几人蓦地抬头,眼中满是无法置信。

     周围的弟子一听这话,急忙大声问,“米师叔,那开火做饭……”

     米小巴摇头,“这个事情你们不要再说了,我不会也不可能开火做饭,你们自行去解决!”

     “可是……”

     米小巴打断道:“没有可是,我说了,我没办法。”

     “米师叔,你不是已经……”

     “我说了,别来烦我!”米小巴再次打断,一双小眼睛,冷冷的扫过一群,开口道:“谁在敢说一个字,哼哼!”

     一干外门弟子见米小巴说的坚决,脸色变了变,齐刷刷的看向钟不开。

     钟不开也是满脸寒霜,阴沉着脸冲米小巴拱手道:“米师叔,难道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我赶尽杀绝?哼,赶尽杀绝的是你们吧!夺人父生存之基,这也叫同门师兄弟?呸,真是恶心!”米小巴冷冷的看了眼钟不开,挥挥手,“我不想看到你们,趁我还没有发脾气之前,滚!”

     钟不开眼中寒芒一闪,“米师叔,你这是丝毫不留情面啊!”

     米小巴真的有些怒了,居高临下的俯视钟不开,“你们这种人,也要有情面?”

     一群人的面孔顿时黑如锅底,钟不开冷哼道:“米师叔,既然我们苦心哀求的话师叔不听,还出口伤人,那么就休怪我等失礼了!”

     米小巴蹙眉,不明所以。

     钟不开冷笑,“师叔可知什么叫做说假话的人多了,它就变成了真话?”

     米小巴不屑,“怎么,你还想陷害我?”

     钟不开笑道:“陷害?我相信,没有人会相信我们这是陷害。”

     说着,冲着身后众人一挥手。

     众人立即冷笑道:“火灶房贪渎公款,尸位素餐,造成外门混乱,我等上千理论,却被师叔米小巴痛打,且威胁自家财产,否则就要饿死我们!”

     “我等苦苦哀求,师叔米小巴置之不理,且还冷眼威胁,要我等别死在他的眼前,滚远一点死。”

     “我等气愤,虽深知自己地位卑贱,不配与师叔米小巴作对,但却不想如此了却残生,因此祈求宗门能赐予一条活路。”

     “我等外门一万名弟子,泣血恳求!”

     米小巴听得瞪大眼睛,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钟不开看着米小巴目瞪口呆的样子冷冷一笑,“师叔,现在,你觉得我们是在陷害你?还是在……讲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