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仗势欺人米小巴!
     米小巴发誓,他绝对没有想过要以势压人,作为新世纪的人才,人人平等的理念烙印在他的心中,像高人一等的思想,他是万万没有的。

     可,太气人了!

     他穿越过来的这几天,可谓是安分守己,从未违法乱纪,对待外门弟子即便不是如春风般和睦,但也是和蔼可亲的。

     但是,外门弟子做的就太过分了,不就是猎杀一头野猪吗?有什么难的?一次,两次的来辱骂侮辱他,这还不算,这一次竟然栽赃嫁祸,严德西还把他提起来凶他,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的严师兄!瞪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米小巴拿出一块三尺长的紫金令牌,在严德西的面前晃了晃。

     严德西低头一看,眉头一皱,“太上长老令??”

     随即松开米小巴,退后三步,恭敬的向令牌行礼,“刑房弟子严德西,见过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令,必须是千寻宗足够老,足够厉害,名气足够大的人才能获得令牌,不仅代表了身份地位,还代表了特权。

     四周的外门弟子一见严德西的样子,心里虽诽谤,暗骂严德西没有骨气,但是行动上却不怠慢,一群人哗啦啦的躬身,齐声道:“外门弟子,见过太上长老!”

     米小巴冷冷一笑,收回令牌,看都不看严德西一眼,直接走到钟不开的耳边,轻声道:“这都是你逼我的,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有多大的仇,你要如此陷害我,但是我明白的是,现在,就算你身后有上万人,在我眼中,都是渣渣。”

     “因为,我拥有的,可不止一块简单的太上长老令而已。”

     然后站起来,看着如同吞了屎一样满脸便秘的钟不开,道。

     “你说我尸位素餐,可火灶房大厨是我二师兄,我只会买菜、烧粥,我且问你,那日,你喝粥了吗?”

     钟不开阴沉着脸,“火灶房内每一个弟子理应为外门上万弟子提供三餐,绝对不能因为任何一个人的原因而停火停灶。米师叔,你说喝粥,那我问你,喝粥,能喝饱吗?”

     米小巴冷冷一笑,上去狠狠的给钟不开一巴掌,打的钟不开头晕眼花,半边脸迅速的肿了起来。

     钟不开惊怒,“米小巴,你……”

     四周的外门弟子全都惊呆了,呆呆的看着米小巴,严德西眼中冷芒一闪,腰腹之处血光晦涩,似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米小巴道:“我让你说话了吗?”

     说着,上前抬脚就踹,一脚把钟不开踹飞了出去,四周的外门弟子顿时躁动了起来,米小巴冷哼,太上长老令再次掏出,往地上一丢。

     “我他妈的看谁敢动!”

     一句话,镇住了所有人,每个人的脸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米小巴毫不在意,大步走到钟不开的面前,一把提起钟不开,就像之前严德西提着他一样,冷声道。

     “你说我贪渎公款,我师承肥遗真人,乃是掌座师侄,虽说挂着外门弟子的名头,但却与宗门长老是同一级别,每月宗门下发的血石多达三千,我现在尚未开辟轮海,每日消耗最多五颗,一个月下来,也就一百五,这样算下来,我手中还剩余两千八百五十颗血石,你说,我这样的富二代,会去贪图你们这群穷屌丝的伙食费?”

     “还有殴打弟子,勒索钱财,哈哈……都是你们一直在说,我不说话就以为我是被你们这么多人吓到了吗?”

     米小巴拍了拍腰间储物袋,一根半尺长短,黑色尖角出现在手中。

     “太古年间,有一异兽,大者如牛,笑着如羊,类似麒麟,全身黑毛,双目有神,张一脚,能辨是非曲直,能识善恶忠奸。”

     “想必,你们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米小巴盯着面色猪肝一样的钟不开冷冷道:“现在,你敢摸着这根黑角再把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吗?”

     说着,把黑角向钟不开递了递,钟不开如何敢接,如避蛇蝎一样向后退去,米小巴随手把钟不开丢到一边,又把黑角递给了钟不开身后的那人,那人面色铁青一片,额头冒汗。

     米小巴冷笑一声,回头对严德西说道:“严师兄,你怎么看?”

     严德西面色微冷,此时此刻,他如何能察觉不出这里面有猫腻,大步向前,来到钟不开面前,猛地一瞪眼,道:“真相是什么?事实是什么?刚才所说的真的是米小巴做的吗?”

     钟不开被严德西吓得一哆嗦,喏喏道:“我……我……我没说谎!”

     “哼,死不悔改!”严德西大怒,伸手就去抓钟不开。

     米小巴在一旁看着,不屑的撇撇嘴,翻来覆去就是一招,一点新意都没有。

     钟不开吓得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身后的外门弟子也都跪下。

     “刑房长老明鉴,我们之前所说没有半句假话,之前说的所有事情确实都是米师叔做的,我等可用性命发誓。”

     严德西一愣,手下动作一停,看了看跪了满满一地的人,长叹口气,法不责众,这么多人,他也很难办啊!

     米小巴笑了笑,拿着黑角走到钟不开的面前,低头笑道:“你依然坚持之前的事情是我做的?”

     钟不开咬牙,心里恨不得活吃了米小巴,一时间恶上心头,索性豁出去了,点了点头,“米师叔,你就承认了吧,您的师父是肥遗真人,宗门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言下之意,识相的你就扛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咱们没完。

     米小巴心中冷笑,这个时候知道求饶了,晚了!

     几步走到那几个被打的弟子面前,拉起张达的一只手握在黑角上。

     张达抬起头,正对上米小巴的眼睛,顿时眉头一低躲闪掉了。

     米小巴也不在意,开口问道:“我记得张汉是你爹是吗?”

     “是……是的!”张达颤抖着声音道。

     米小巴继续道:“那你告诉我,你身上的伤是我打的吗?”

     那人哆嗦了两下,没有言语。

     “说,只要你说的是实话,这个黑角,就不会有反应,所以,你不必担心有人说你在陷害我。”

     “而如果你说假话……”米小巴凑近张达的耳边,冷冷一笑,“后果……你懂得。”

     张达冷汗直接冒了出来,抬头惊恐的看着米小巴。

     一边钟不开怒喝,“张达,别管那个黑角,它怎么可能会是异兽獬豸的角,所以,你就据实说就好了。”

     “米小巴,你夺人家产,现在又威胁他人性命,如此毫无人性,你简直不是人!”

     米小巴笑了笑,毫不在意,盯着张达的眼睛,问道:“你的伤,真的是我打的吗?”

     “我……我……”

     张达吞吞吐吐,说不出来一个句子。

     米小巴摇摇头,转身从严德西手里要来了装着血石与地契的储物袋,放在张达手里,继续问,“你的伤,真的是我打的吗?”

     张达呆呆的看着储物袋,抖似筛糠,米小巴的目光如同鬼怪的窥视,令他如坠入万载冰川,彻骨的冰寒在心里蔓延。

     下一刻,他徒然爆发出一声嚎啕大哭,“不是!不关米师叔的事,我的伤,是钟不开他们打的。”

     “他们说我冒犯了米师叔,才让米师叔不开灶做饭,所以才打的我,而且,还抢走了我爹的地契,要给米师叔赔罪!”

     “这一切,都跟米师叔没关系!”

     “没关系啊……”

     说完,张达直接把手抽了回来,抱着储物袋痛苦,声音之凄厉,令人痛心。

     一群外门弟子脸色骤变,瞬间面如死灰,钟不开则如一口气泄了,摊坐在地上。

     米小巴拍了拍张达的肩膀,道:“谢谢你了。”

     他站起,冷冷的看了一眼钟不开,嘿嘿一笑,张嘴,大大的咬了一口手中的黑角,一声脆响,黑角断裂,一股清香散逸出来,沁人心脾。

     “恩,墨叶竹味道不错,清脆爽口,饱满多汁。哈哈哈哈……”

     外门弟子顿时懵了,包括痛哭的张达,一个个傻眼的看着米小巴手中断了一节,露出白肉的黑角,一时间,满满的不真实。

     钟不开则脸色晦暗,眼中露出怨毒,不知道在想什么。

     米小巴扫了一眼惊恐莫名的一群外门弟子,心中得意,“你家巴爷不发威,真把巴爷当病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