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人生大喜大悲来的太快!
     晴日当空,阳光明媚。

     火灶房门前,米小巴被埋在土里,只露个头。

     “我怎么会被埋起来?”

     米小巴茫然的看着四周明显高大了许多的房子,脑子里如同一团浆糊,各种人、物、景在脑子里面翻滚,就像赶庙会一样,令人头疼。

     过了许久,脑子才安静下来,米小巴长出一口气,无奈道:“人家穿越都是吊打反派一二三,到我这,怎么就被埋了起来呢?”

     左右看了看,一个人人影都没有。

     长叹口气,双拳蓦地紧握,浑身的血液瞬间加速,心脏发出咚咚的巨响,体内一股巨力轰然爆发,两道白气从鼻孔里喷出,他低声嘶吼一声,“起!”

     “砰——”四周的泥土被挣出一条条裂缝,然后寸寸而裂,方圆两米内的泥土全都碎成了粉。

     米小巴双臂伸出泥土,按在泥土上,猛地发力,身体直接拔出了地面。

     他晃晃脑袋,拍了拍手,冲着地上的坑吐了口吐沫,“哼,这笔账,迟早,我们要算清楚!”

     背着双手,挺着肚子,米小巴穿过火灶房,来到了后院,斜眼看了看二十个连粥的影子都没见到的大锅,摸了摸咕咕响的肚子,迟疑了一下,左右看看,没有发现有人监视他,当即嘿嘿一笑,几步窜到一个灶台的下面,用小木棍伸进去拔了几下,一个人头大小的土疙瘩就滚了出来。

     “切,一群没见识的土包子,也不想想,巴爷我在可能只是熬了一上午的粥?”

     “而且还是二十锅粥,巴爷我也是见过世面的,谁会真的只喝粥,以为我养生啊?巴爷我这是养膘!”

     米小巴扒拉出来二十个土疙瘩,整整齐齐的摆在面前。

     他嘿嘿一笑,捞起一个土疙瘩,往地上一砸,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米小巴的口水一下子流了下来。

     “这个世界的鸡就是好,不仅个头大,做出来的叫花鸡的味道,也让人无法抗拒。”

     米小巴陶醉了片刻,低头扒开石疙瘩,一只金灿灿的叫花鸡落在了他的面前,他立即左右开弓,不到片刻,一只叫花鸡就消失在他的嘴里。

     砸砸嘴,米小巴再次拿起一个土疙瘩……

     一连吃了十七个土疙瘩,米小巴终于吃饱了,打了个饱嗝,随手把剩下的土疙瘩塞进怀里,摇摇晃晃的向屋里走去。

     进了屋子,米小巴把土疙瘩放在桌子上,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沉浸刚刚涌出的的记忆中。

     一夜很快过去。

     第二天清晨,米小巴神清气爽的打开门,将几个土疙瘩放在灶台下面,烧把火热了热之后,几分钟就吃完了。

     然后,将鸡骨头处理了一下,伸了伸懒腰,顺着左边的一条小道就上了山。

     之前冒出来的属于小王爷的记忆中,有一段极其特殊的记忆,记忆中,是一个地图,只是这个地图只有路线,而没有具体的地点,而且,这个地点就在西固山上,出于好奇,他决定去看看。

     走了半个时辰,米小巴换了三个山道,穿过一片密林,又钻过一个瀑布,就来到了一个山洞的面前。

     “按照地图上的路线,那块模糊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山洞的后面,可……”

     米小巴探头探脑的往山洞里面看了看,漆黑的洞窟犹如巨兽的咽喉,散发着腐臭的味道,阴冷的气息从洞窟中喷出来,如死人坟墓的阴风,米小巴猛地打了个哆嗦。

     “不能进去,不能进去,太可怕了。”

     他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

     刚退两步,他突然感到一个坚硬的柱状物抵住了自己的屁股,凉凉的,一股冷气直冲脑壳。

     “不会……有鬼吧?”

     米小巴哭丧着脸,颤抖着两条腿,就要转身向后看。

     徒然,柱状物动了,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他直接被推进了洞窟之中。

     “啊啊啊啊啊……”

     米小巴发出凄厉的惨叫,圆滚滚的身体打着滚直接掉进洞窟之中,没了踪迹。

     不知道滚了多久,米小巴终于停了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死死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他怕啊,作为相信科学,拒绝迷信的新人类,米小巴别说走夜路了,连少年包青天都不敢一个人看,就连名侦探柯南,也是拉着好基友一起看的,这突然掉到了一个漆黑的洞窟里面,给他一个胆子,他都不敢睁眼。

     等了好半天,米小巴都没感到危机降临,才壮着胆子。

     一睁眼,米小巴吓了一跳。

     蓝宝石般璀璨的天空上,几道漆黑的裂缝纵横交错,将天空撕裂成无数碎片,裂逢内,浓郁的黑光从天倾泻,化作一道道黑光瀑布,却在半空中化作虚无。

     黑光瀑布下,隐隐有无数狰狞黑影潜伏,似随时都会挣脱瀑布,冲天而上,窜进那一道道裂缝中。

     “我靠,这是科幻电影啊……”

     米小巴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语,下一刻,猛地抖了抖了身体,把那种油腻腻,滑溜溜的邪恶之感抖掉。

     “妈啊,西固山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地方?还被小王爷给找到了,里面肯定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一定要……”

     话说到这,米小巴一愣,想了想,“记忆里面,小王爷是灵魂穿越而来,如果说见不得的东西的话……魔功?小王爷到最后准备修炼的魔功!”

     米小巴眼睛亮的吓人,比天空上那些黑光瀑布还要吓人。

     那可是魔功!被古唐天朝以为世袭小王爷为之癫狂的魔功!要是他学会它,不就分分钟走上称王称霸的道路了吗?到时候,我的处男之身……哼哼,拜拜了喽!

     反正待在宗门里面也不安全,明面上外门弟子虎视眈眈,暗地里不知道有什么牛鬼蛇神要害他,索性,就拼上一次,成,一跃龙门,败,就把这条本该死在天台上的性命还回去。

     “拼了!”

     米小巴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前方,是一片枯萎的老树,光秃秃的树枝扭曲成狰狞的样子,乌黑恶臭的树洞就像死人张开的大嘴,树皮、树干,都烂到洞穿,毫无生机。

     米小巴胆战心惊的在老树中慢慢向前走,一步三惊,他的皮肤爬满了鸡皮疙瘩,汗水哗啦啦的往外冒。

     一个时辰过后,米小巴出了老树林,来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地,草地中间,一个茅草屋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茅草屋不大,七八平米的大小,隐隐透着淡淡的蓝光,和下方的草地重合在一起,若非米小巴此时注意力集中,他根本就发现不了茅草屋。

     米小巴慢慢走近茅草屋,左右看了看,没有人。

     于是推开门,探头探脑的打量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茅草屋内除了一张桌子,别无他物。

     桌子一米多高,通体暗红,可能是黄桃木做成的,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桌子上,放着一个卷起来的竹简。

     “怎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米小巴皱了皱眉头,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来时的路,想了几遍都没有发现,“算了,都来到这里了,要是什么都没得到就退了回去,恐怕得不偿失。”

     “也罢,就让我堵上一次吧!”

     米小巴伸出手,将竹简抓在手里,解开上面系着的绳子。

     “我倒要看看,连小王爷都感到恐惧的魔功到底是什么样子?竟然让他都不敢记住名字,甚至,连放置的地方都要可以的忘掉。”

     米小巴打开竹简,打眼一看,脑子轰的一下,如遭雷击,整个人呆立当场,手哆哆嗦嗦的,满眼的不敢置信。

     “这……怎么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