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穿越遇到二手货
     清晨,天蒙蒙亮,西固山上寂静无声,稀薄的雾气在古木长藤间缭绕,如一袭轻纱,朦胧若现,看不真切。

     西固山,是古唐天朝北部百宗之一,千寻宗的驻地。山,高百刃,山上,古木参天,老藤环绕,各种珍禽异兽出没于山林之间,神草仙苗数不胜数,堪称一方福地。

     西固山的中段,一条土路的尽头,三间破败的瓦房杵在那里,左边的没后墙,右边的没房顶,最烂的就是中间的那间,房子塌了前面一半,只靠着一根房梁艰难的支撑着,风一吹,吱呀吱呀的乱响。

     而这根门梁上,耷拉着一块古色古香的黄桃木牌。

     火灶房!

     字,绝对是好字,苍劲有力,铁划银钩,拿到市场上少说也值二百个大子。

     但是!

     就这三个字,令西固山千寻宗的一万三千八百二十一个外门弟子永远也无法忘记,被那个身影支配的屈辱,以及囚禁在鸟笼里的恐惧。

     三间瓦房后,一溜二十个土灶台摆成一排,灶台下,果木噼里啪啦的燃烧,一股浓郁的果香味不断的散逸出来,灶台上,二十锅白粥咕咚咕咚的冒着泡,鲜嫩的白米翻滚着,散发出香甜的味道。。

     米小巴抱着烧火棍,靠在灶台旁边的柴堆上睡的昏天黑地,嘴角口水滴答,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

     睡着睡着,米小巴双手双脚徒然抖动起来,眉头渐渐锁紧,嘴里不停的梦话。

     “贼老天……哼哼……贼老天……”

     “天星七劫……”

     “妖神古宗……异兽,异兽……”

     “啊!贼老天!”

     米小巴四肢抖动到了极点,蓦地大吼,整个人直接坐了起来。

     他摸了摸头,满头大汗,咽了口口水,喘着粗气四处张望,面前,灶台内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灼热的火舌把初秋的湿冷卷噬的一干二净,空气非常干燥。

     米小巴擦了擦额头的汗,重新躺在了灶台旁边,看着醇红的火焰发呆。

     “还是个屌丝啊~”

     作为茫茫穿越大军的一员,米小巴认为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毁灭世界的大BOSS,一没作弊神器,二没升级系统,三没有白胡子老爷爷陪在身边。。

     而且,过分的是,他穿越的这个身体还是个死胖子!

     并不是瞧不起胖子,胖子乐观,善良,大肚……但胖子不好泡妞啊,上辈子米小巴一穷二白,到死都是个处男,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把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

     当然,这还不算过分,最过分的是这个身体还是个二!手!货!

     接受了脑子里部分的记忆后,米小巴得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米小巴是这西固山千寻宗火灶房茶米油盐四大弟子之一,掌座师侄,掌管外门一万三千百三十一个弟子的伙食,位低权重!

     可在八岁的时候,下山买菜被人敲了黑棍,直接撕票了。

     这具身体的第二任主人,那就厉害了,根据记忆,是古唐天朝一位世袭的小王爷,家里良田千万亩,别院数万座,家中娇妻美眷,女仆歌姬,生活乐无边。

     然而在小王爷结婚前夜,发现未婚妻与别人私通,一怒之下,被人打死了。

     小王爷穿越到米小巴这具身体,矢志报仇,每日修炼不怠,堪称修炼狂魔。

     可就在小王爷把一切准备就绪,准备开辟轮海,从此开挂升级,走上人生巅峰,再回去报仇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挂了。

     再就是米小巴了。

     高考落榜生,地球穷屌丝,家无三亩地,到死没**。

     说实话,米小巴穿越过来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这可是一个修仙的世界,醒时脚踏山河破,醉起万剑收人头,想想就无比的亢奋。

     而且,更不要说他外有掌座师侄的名头,无人敢惹,内有小王爷打好的底子,开挂升级,只要给他个十来年,说不准就逆袭成高帅富,成功**了。

     可当他进一步接收脑海里的信息后……

     “贼老天,你这是让我活不过三集的节奏啊!”

     米小巴望天无语,这具身体第一人主人、第二任主人全都莫名其妙的挂掉,而且挂在一片诡异幽深的蓝色芝兰草海洋中,鬼都知道其中肯定有猫腻,更何况看完了柯南八百集的米小巴。

     “哎,我只是个小人物,语数外三科加起来不过二百五的废柴,为什么要给我安排一个这样的充满诡异的人生起点?”

     “为什么就不能像萧炎啊、燕赵歌啊、姬昊他们一样,甩开膀子就是干,龙对龙,王对王的不好吗?”

     米小巴欲哭无泪,冲着老天张了张嘴,还是不敢说出那个字。

     就在这时,几声急切的呼喊声响起,瓦房转角,一座肉山轰隆隆的跑过来。

     “小巴子,出事了,小巴子!”

     米小巴看向肉山,叹了口气,“二师兄,出什么事情了?”

     二师兄游一缸,同为柴米油盐四大弟子之一,掌座师侄,性格嚣张,爱吃,素有千寻山第二胖的美名。

     游一缸跑到近前,气都没喘,焦急道:“小巴子,咱们上个月做下的事情……发了!刑房的那些老不死的带着人来抓我们了!”

     米小巴听得直翻白眼,上个月……上个月他刚查到成绩,250分,跟爹娘抱着头在家痛哭呢。

     游一缸一看米小巴动都不动,一把抓住米小巴的胳膊,“小巴子,火灶房咱是不能呆了,快跟二师兄出去躲几天,等过了风头,我们再回来!”

     说着,一使劲就把米小巴扛了起来,转身就跑。

     “粥,粥,我的粥!”米小巴趴在游一缸背上大叫。

     “呀呀呀,都什么时候了,就别管粥了,等安全了,二师兄请你吃龙肝凤胆,异兽珍禽!保管你吃到想吐为止!”

     游一缸骂骂咧咧,背着米小巴脚都不停,向着后山冲去。

     米小巴无奈,“那也是,规矩!规矩!师父定下的规矩!”

     “握草!”

     游一缸怒骂一声,一转身折了回来,也不放下米小巴,扛着他在柴堆里面翻检,找了半天拽出来一块四指宽,半米长的木板。

     拿到木牌,游一缸扛着米小巴飞速的冲到瓦房的门前,把木板往黄桃木牌下一挂,转身就跑。

     “游一缸,你往哪里跑!”土路尽头,一声爆喝骤然响起。

     游一缸一听这声音,身子一哆嗦,大吼道:“妈的,刘棺材,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这样斩尽杀绝,等日后,休怪你家缸爷不讲情面!”

     “哼!情面?你先你能活过这一关再说吧!”

     “轰——”一声巨响,土路尽头,如有一头巨兽苏醒,无尽血气冲天,镇压苍穹。

     “握草,你来真的!”

     游一缸怪叫一声,把米小巴往地上一丢,深吸一口气,浑身肥肉瞬间消散了半成,他的速度顿时暴涨三倍,嗖的一声就没了踪迹。

     米小巴无语,“……二师兄果然和记忆里的一样,关键时刻,落荒而逃。”

     这时,土路的尽头,无尽的血光一手,一道神虹划空而过,看都不看米小巴一眼。向着游一缸疾驰而去。

     然后,不多时,土路尽头,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国字脸,剑鞘眉,双目中四色光芒闪烁,浑身气势浑厚,每走一步,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他看起来走的很慢,但米小巴刚从地上爬起来,他就到了近前。

     米小巴连忙行礼,“严师兄,多日不见,还要恭喜师兄修为更上一层楼。”

     严德西,刑房长老,执掌千寻宗外门弟子的所有惩处,公正严明,不徇私情。

     严德西回了一礼,道:“米师弟也是一样,看你精气内敛,血液如铅,眉心更是一道灵光闪现,想来,开轮海也就在这几日了。”

     米小巴笑了笑,“一入修行,身不由己,师弟我不敢懈怠。”

     严德西点点,随机脸色一整,道:“可,你伙同你师兄亏空公款,上个月三十天竟有二十一天未曾提供饭食,导致外门弟子一万三千八百三十一人中二十七人饿晕,一百三十八人虚弱卧床,一千四百二十六人不得不下山围猎,造成十死百伤,此事,你可认?”

     米小巴心中破口大骂,认你妹啊认!上个月的事情是我做的吗?是这身体的第二任主人—小王爷为了捶打根基,与游一缸那混蛋一起做下的事情,我一点油水都没见到,你让我怎么认!

     他面上不动声色,点头道:“我认!”

     “好!敢作敢当,这才是肥遗师叔的弟子!”严德西脸色微缓,满意的看着米小巴。

     眼前的这个小胖墩师承千寻宗活着的传奇肥遗真人,虽长得痴肥,但天资卓越,不过十四岁的年纪,就已经达到开轮海的边缘,在外门弟子中,绝对可以排到前十。

     严德西继续说道:“你先回去,等开了轮海,去刑房自领惩处。”

     米小巴只能低头,“是,严师兄。”

     没办法,刑房既然已经把他登记在案,那么,他就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

     当然,这与肥遗真人不在千寻宗也有关系,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当年肥遗真人还在宗门时,柴米油盐四大弟子真真的是整个宗门的祸害,虽没有欺男霸女,但是堵门骂娘的事情没少做。

     据说,有一次都惊动了掌座,掌座亲自问责,眼看四人就要受罚,肥遗真人从天而降,啪啪啪的给了掌座几个大耳光子,直接打的掌座灰头土脸。

     严德西看到米小巴低头,欣慰的笑笑,便离开去追游一缸了。

     米小巴心里愁苦,这边还没理清楚前途在哪里,那边就要领一顿惩罚,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当下,也没心情做事情,靠在瓦房门前,翻阅脑子里的记忆。

     第一任主人的记忆没什么好说的,都是千寻宗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第二任主人,那个小王爷的记忆就有意思。

     根据记忆显示,这个世界有六大疆国。

     古唐,西元,三汉,商宋,大明,清水。

     六大疆国每一个占据的疆土都广阔无边,即便是传说中最快的异兽金翅大鹏鸟,都要耗费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横穿一个疆国的疆土。

     要知道,金翅大鹏鸟展翅便能横渡百万里,可想而知,这些疆国是多么的巨大。

     也因此,小王爷对于其他几个疆国都只浮于表面,并未深究,甚至,就连古唐天朝,小王爷也只是游历了北方群山以及西方大泽而已。

     而在小王爷的记忆里,在北方群山与西方大泽中,他都孕养一些东西在里面,后来由于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那些东西依旧留在了那里。

     米小巴道:“这就有意思了,我正愁无法应对宗门内潜藏的危机,准备借着宗门历练的名义外出避难,这就有了去处。”

     “也好,去看看小王爷都在北山群山与西方大泽中留了一些什么东西,虽然记忆里没说危不危险,但即便再危险,想来也比留在宗门好。”

     米小巴喃喃自语,心中暗下决定,等开辟轮海之后,就跟随宗门外出的试炼队伍离开宗门,先去北方群山,再去西方大泽,修为不足以碾压千寻宗绝不回来。

     就在米小巴发癔症,幻想未来的美好生活时,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米师叔……今日……今日又无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