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回归日常
    工作?嗯………卧槽!

     易乐顿时想起他在一家餐厅工作的事情,本来想在今天就去辞职来着的,结果因为小狗的出现,导致他把注意力全放在这边,忽略了工作,不经意想起的工作,让他完全记起这件事情,虽说是要辞职,但放人家鸽子也是不对的啊!

     冷静下来,看现在这个时间,也早就下班了,想过去抱歉也不行了,只能等到明天。

     挠了挠头发,无奈的易乐带着小狗离开这个地方。

     回到家之前,坐在出租车的路上,由于小狗向他撒娇说肚子饿了,易乐虽然很想吐槽几个小时前刚吃过,但她作为目前保护自己最有力的打手兼保镖,易乐也就顺着她了,在外边随便吃了一顿夜宵。

     五楼的走廊上,易乐和小狗每人各持一个箱子,易乐拿着的是装钱的箱子,而小狗拿的则是神秘的密码箱子还有装在一个袋子里的几瓶酒,在路过沈大婶的门口,易乐刚好碰见了一身警装的肖荣科和他那位看起来有些洁癖,经常用手帕捂住鼻子的警察,两人从门口走出来。

     走在前头的肖荣科也碰见易乐,两人都在这一刻愣住了,眼角哭的红肿的沈大婶则站在门口送别两人,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拜托你了,警察同志。”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的。”肖荣科反应回来,握住沈大婶的手安慰的说道。

     说完这句,肖荣科就带着他的同事离开沈大婶的门口,向着下楼的楼梯走去,在路过易乐的时候,肖荣科停顿一下,他望了一眼易乐身后的小狗,咳嗽了几声提醒道“你们这个年纪,最好还是乖乖学习,对你们来说这种事情还太早了。”

     留下这句不明所以的话,肖荣科和他的同事就离开了,易乐一脸茫然的看着肖荣科下楼的背影,他什么意思来着?

     沈大婶关门的声音传来,唤回易乐的思绪,他不在多想这个问题,路过沈大婶家门口的时候,他还隐隐约约听到了哭泣声,这让易乐有些在意,警察他们难道还没有搞定这起失踪案件吗?

     结果到底怎样,易乐一概不知,毕竟他不是有关人员,这件事情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想帮上忙,前提也是要有条件才行,只能祈祷萧何雨真的没事吧,盘踞在心头的不安愈来愈强。

     打开房门,与小狗一齐进入,放好东西,老惯例,洗澡换衣服,就算有小狗在,易乐也不会不适应,仍旧保持一副处事不惊的表情,上一世,这种他洗澡,女人在床上等也不是没发生过。

     不过,想起小狗是女生,易乐觉得还是不能穿着一件内裤就出去,于是围上了一条围巾才出去。

     小狗还是一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样子,她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糟糕的睡相和睡姿,易乐也无话可说了。

     女生睡床,男生睡地板,向来都是这么做的,易乐微微打扫地板,从衣柜的上层拿出备用的被子和枕头,铺好后,正打算关上灯,可见小狗没有盖被子,这个白天热晚上冷的季节,这种踢开被子的人,很容易会着凉的,所以易乐在替她盖好被子后,才关上灯,老老实实的躺回地板上。

     老实说,虽然他的那张床是木板床,但怎么说也比睡这冰冷的地板好,硬邦邦的,对于常年睡惯软床的易乐而言,这是一种新的体验,也是一种折磨。

     易乐忽然觉得,要不明天干脆去买一个床算了………

     不适应归不适应,易乐最终还是在他的胡思乱想下睡去。

     醒来后,又是在闹钟的准时铃声下,情不愿离开温暖的被窝,易乐拿起书桌上闹腾的闹钟,将铃声关掉,揉着眼睛,望了一眼床上的小狗,没想到,被子又一次被她踢开了,还在睡的和一头死猪一样………

     不管她,易乐走进洗漱房,刷着牙,洗着脸,整理好发型,换好一身衣服,继续带着他的手枪,就悄悄的推开门,外边的景色还处于尚未被阳光笼罩的时段,在远方的地平线待着,空气有些微冷,外边的声音也有些安静。

     晨跑锻炼,在六点钟准时开始,和之前一样,跑到公园后,易乐就开始累的不行,休息好后,又是锻炼身体的仰卧起坐,深蹲跳等等,把自己累的个半死才满意。

     如之前一样,去了哪家碰上安衡的早餐店,今天的运气不错,没有遇到安衡,在老板娘的热情招呼下,吃饱顺带打包一份,易乐就踏着悠闲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

     回到家,小狗还是和之前一样睡的很死,不管什么动静她都醒不了,将冒着热气的早餐放在宽敞的书桌上,拿起一张便条写着这是早餐的字眼,贴在上面。

     距离上学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简单的洗个澡花费十五分钟,换回易恒中学的校服,该准备的都准备后,这才拿起书包,走到门口,心里想着那个被他们打伤的光头男应该不会再短时间内来,一边缓缓的关上门。

     普通又平凡的日常应该还能这么维持下去吧?公路上响起警车路过的声音………

     来到站点,乘坐公共汽车,下车,漫步,到学校,碰上陈东,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灵魂换了一个人而已。

     作为易乐唯一的基友陈东,似乎对易乐换了发型,还有昨天去忙的事情很感兴趣,在前往班级的路上,他老是问易乐这件事情,还有上一次在医院,易乐说要解释骗他的那件事,陈东也隐晦的指出。

     易乐还能怎么办,要是这么讲下去,恐怕到班级里都没讲完,于是乎,他俩就放慢了脚步,

     把答应过陈东的事情都一一交待了,还有昨天要忙的事情,易乐也篡改事实,他怎么可能会跟陈东说他昨天去杀人的事情,反正锅都丢到他在那家名为猫之厅的餐厅工作上,易乐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陈东也没有怀疑的信了,他还笑着说等放学后,就去他工作的那家餐厅体验体验,要有多天真就有多天真,搞得易乐都有一种撒谎犯错的念头了。

     回到教室,除了上课还是上课,易乐都快要闷死了,他心里奇怪的想,以前上高中的时候他没觉得学习有什么烦的,但现在看来,他却有着一种巴不得退学的冲动,果然年纪大了,体验也不一样了吗?